广西贺州男童夭折案判决结果公布 医院被判承担60%责任

2020
09/02

+
分享
评论
侯沐伟 / 津云
A-
A+

判决书显示,贺州市人民医院在诊疗陈泓霖过程中存在医疗过错,且该过错与陈泓霖最终死亡结果之间具有一定因果关系。被告贺州市人民医院对陈泓霖的死亡应承担60%的民事赔偿责任,应赔偿原告陈承飞、陈小玉夫妇各项经济损失共计521707.42元。

经历了反复沟通、前后两次司法鉴定、一次司法鉴定申诉和一次行政复议申请后,广西贺州的陈承飞终于盼来了期待已久的医疗损害责任纠纷案判决结果。此时距离他3岁的儿子陈泓霖在贺州市人民医院住院后夭折,已经过去了近两年半时间。

2020年8月7日,陈承飞儿子夭折的医疗损害责任纠纷案在贺州市八步区人民法院开庭。近日,津云新闻记者从原告陈承飞处获悉,该案的民事判决书已经送达他的家人手上。判决书显示,贺州市人民医院在诊疗陈泓霖过程中存在医疗过错,且该过错与陈泓霖最终死亡结果之间具有一定因果关系。被告贺州市人民医院对陈泓霖的死亡应承担60%的民事赔偿责任,应赔偿原告陈承飞、陈小玉夫妇各项经济损失共计521707.42元。

历时17个月的重新鉴定之路 其间遭遇多次波折

2019年8月24日,津云新闻独家报道了《广西贺州3岁男童夭折疑云:“我儿子根本没做过那些检测!”》一文,指出了在3岁男童陈泓霖夭折背后,存在病例记录不一致、用药不符合规范、出现了没做过的检测报告、司法鉴定有失公正等疑点,引起了广泛的关注和讨论。

该报道中提到,由于质疑梧州中正司法鉴定所(以下简称“梧州中正”)做的鉴定存在很多程序不规范、不公正的地方,夭折男童父亲陈承飞坚持申请重新鉴定。陈承飞表示,在申请重新鉴定的过程中,一些鉴定机构不接受重新鉴定,一些鉴定机构要求自己送尸检标本,还存在审判法官与技术室委托鉴定法官沟通不畅等问题。由于种种波折,他在几个月的时间里奔走于多个鉴定机构之间,鉴定材料也曾在四个鉴定机构之间反复来回。

最终,北京法源司法科学证据鉴定中心(以下简称“北京法源”)接受了陈承飞的重新鉴定申请。而这个重新鉴定结果的出炉,距离梧州市司法局2019年1月9日作出“建议重新鉴定”的答复,又过去了17个月之久。

陈承飞告诉记者,在获得可以重新鉴定的答复后,他持续坚持和新的鉴定机构北京法源对接和配合,但由于前后鉴定机构的变更拖延了重新鉴定的进度,导致取证愈发困难。此外,鉴于案情较为复杂,一个器官往往需要做上百个切片检测,而此前梧州中正保留的陈泓霖遗体的全部器官共仅有25个切片,重新鉴定的时间被拉得较长。

2019年11月,北京法源的鉴定专家就此案到贺州开了听证会,并指出了贺州市人民医院存在的其他几项用药问题。陈承飞告诉记者,鉴定专家在听证会中提出,早在五年前,国家卫健委已经发文禁止将喜炎平、热毒宁两个中成药提供给儿童和老人静脉输液,而贺州市人民医院还在使用。对上述质疑,贺州市人民医院的医生竟在听证会上回答道:“没有收到国家卫健委的批文。”

陈承飞还回忆道,在整个重新鉴定的过程中,曾遇到多次阻碍。“我儿子刚死亡时的尸检视频,梧州中正表示不愿意移交给北京法源。不仅如此,在今年6月份,梧州中正还以检验是委托梧州市工人医院病理科操作为由,称无法提供我儿子陈泓霖的免疫组化实物玻片。律师还告知我们,这项鉴定明显地违反了国家规定的免疫组化鉴定应在死亡后24小时内做的标准,明显超时。”陈承飞说道,“他们一直在‘作弊’。”

新鉴定结果认为医院应承担同等至主要责任 男童父亲表示对判决结果基本认同

2020年7月7日,在历经多次鉴定材料移交过程中的艰难交涉后,北京法源完成了对陈泓霖死亡的重新鉴定。该司法鉴定意见书提出的鉴定意见指出,贺州市人民医院在对被鉴定人陈泓霖的诊疗过程中存在医疗过错,与被鉴定人最终死亡结果之间具有一定因果关系,从技术鉴定立场评价分析,建议为同等至主要程度范围。

8月7日,陈泓霖死亡一案在贺州市八步区人民法院开庭。原告代理律师谢青松告诉记者,医疗损害责任纠纷对医方责任的认定,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司法鉴定意见,即被告贺州市人民医院应承担同等至主要程度的责任。此前夭折男童陈泓霖的家属提出的伪造病历、病例记录不一致、出现了没做过的检测报告等病历质证内容,已在此前法院组织质证时进行了举证质证,本次开庭主要是就鉴定意见进行质证,并就诉讼请求是否有法律依据和事实依据进行辩论。

8月21日,贺州市八步区人民法院作出了本案的民事判决书。判决书指出,贺州市人民医院在诊疗陈泓霖过程中存在医疗过错,且该过错与陈泓霖最终死亡结果之间具有一定因果关系。被告贺州市人民医院对陈泓霖的死亡应承担60%的民事赔偿责任,应赔偿原告陈承飞、陈小玉夫妇包括医疗费、护理费、住院伙食补助费、丧葬费、丧葬误工费、死亡赔偿金、尸体解剖和病理检验费、鉴证咨询服务和鉴定费、交通费、精神损害赔偿金在内的各项经济损失,共计521707.42元。判决书还显示,贺州市人民医院应将上述应付款项于本案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履行完毕。

陈承飞是在住院病房里获悉上述判决结果的——判决书下来时,他刚在贺州市的一家医院办理了住院手续,随后进行了一次心脏搭桥手术,陈承飞告诉记者,近日他还将再接受一次心脏方面的手术。对于判决结果,陈承飞表示基本认同,在和代理律师沟通后,不准备上诉。

南宁市律师协会医疗卫生专业委员会主任、广西科豪律师事务所谢青松律师就该案的判决结果向津云新闻记者陈述了自己的看法:“该案中,医患双方对病历真实性、患者死因和医疗机构是否存在过错均存在争议,案情较为复杂。为了解决专门性问题,法院委托了国内比较权威的鉴定机构进行司法鉴定,鉴定中心认定医方对患儿的死亡承担同等至主要责任,鉴定意见客观科学,法院判决医方承担60%法律责任是公正的。”

谢青松律师还提示道,发生医疗纠纷时,患者要及时采取封存病历和进行尸检等证据保全行为,对于医疗行为是否存在过错等争议,需要委托司法鉴定机构进行鉴定。

本文转载自其他网站,不代表健康界观点和立场。如有内容和图片的著作权异议,请及时联系我们(邮箱:guikequan@hmkx.cn
关键词:
结果,责任,死亡,广西,医院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相关文章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打赏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