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感染了也要照料新冠肺炎患者?这些一线医护人员太难了

2020
08/24

+
分享
评论
秦若桐(编译) / 健康界
A-
A+

别让“治病”变成“致病”。

由于对新冠肺炎的进一步了解,美国政府发布的指导方针也在不断演变,但有一条始终如一:如果出现不舒服情况,则待在家中勿出门。然而,美国一些医疗机构无视这一简单要求,向感染新冠病毒的医护人员施压,在他们还未恢复至健康标准就要求他们重返工作岗位。

美国医疗界中有一种根深蒂固的“出勤文化”:员工常因害怕被辞退而故意多出勤或延长加班时间。疫情肆虐期间,由于准备不足,美国医院人员短缺现象加剧,而医院对护理人员的迫切需求与这种“出勤文化”却刚好吻合。

美国斯坦福大学急救医学系主任安德拉·布罗姆坎斯(Andra Blomkalns)说,尤其是一线医护人员,即使生病了也要努力工作,因为他们认为其他人“病得更重”。

任人摆布的“商品”

一项对近1200名美国新泽西州卫生工作者工会成员进行的调查显示,约三分之一的人在生病时不得不回去工作。

另一项由美国《凯撒健康新闻》和英国《卫报》进行的调查发现,至少有875名一线医护人员死于新冠肺炎,且他们可能是在工作环境中感染的新冠病毒。

医护人员的职责本是治病救人,但病情未愈就上岗可能会把新冠病毒传播给他们本应治疗的患者,得不偿失。

纽约长老会医院的一位发言人在谈到一线医护人员时说:“我们一直在按照纽约州卫生部门和疾控中心的指导方针,在保证他们的安全和健康的同时坚持为他们提供所需的支持和资源。”

事实真的是这样的吗?

今年春天,美国职业安全与健康管理局(Occupational Safety and Health Administration, OSHA)关于新冠肺炎相关投诉的资料显示,有的医疗机构要求核酸检测呈阳性的员工返回工作岗位;有的医疗机构告知患新冠肺炎的员工若不复工就会被解雇;还有员工因为没有其他收入来源而选择带病上班。

“在这次疫情中,员工没有得到雇主的保护,他们感觉自己像商品一样被任意摆布,”注册护士、新泽西州卫生工作者工会主席黛比·怀特(Debbie White)说。

被迫“上战场”的“伤员”

4月初,隶属于新泽西州哈肯萨克子午线医疗系统(Hackensack Meridian Health System)的一家医院的护士A接到检测中心打来的电话,通知她核酸检测呈阳性,需要隔离两周。不到20分钟后,她又接到了医院打来的电话,通知她两天内可以回去上班。她回复说,医生要求她自我隔离,因此无法返回工作岗位。

虽然没有被解雇,但护士A每天都会接到医院的来电,告诉她人手不足,她的同事“在煎熬”,而且她累计的大部分带薪假期也被取消。

她对此提出质疑:“我虽然没发烧,但有咳嗽、呕吐的症状,新冠肺炎的胃肠道症状我都有。因为我没有发烧,你们就认为我去照顾病人是安全的?”医院给出的回答是“是的”。

怀特表示,哈肯萨克子午线医疗系统在3月份进行了所谓的“薪资调整”,并在没有给出解释的情况下取消了很多员工的假期。

哈肯萨克子午线医疗系统发言人玛丽·乔·莱顿(Mary Jo Layton)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在对感染新冠病毒的员工进行评估、检测和治疗时,该系统的职业健康办公室一直遵循美国疾控中心的建议。

美国联邦官员承认,由于人员短缺,医院可能会要求患新冠肺炎的医护人员在康复之前重返工作岗位。美国疾控中心对此甚至有应对策略,列出了针对人手不足的缓解措施,其中一些措施已被广泛实施,例如取消可做可不做的手术;为与高危人群生活在一起的医护人员提供住房。

但美国疾控中心也承认,这些策略可能还不够。如果健康的医护人员确实不够用,疑似或者确诊新冠肺炎的员工可以照看免疫系统未严重受损的患者,并首先照顾确诊患者,其次照顾疑似患者。只有到了万不得已之时,确诊感染的医护人员才可能会为没有感染的患者提供护理。

最近刚退休的弗吉尼亚联邦大学卫生系统(Virginia Commonwealth University Health System)首席执行官玛莎·拉普利(Marsha Rappley)说,与战场上的士兵一样,前线医护人员一直在吞下制度和社会层面上缺乏准备的恶果。这将给未来几代人留下创伤。

个人选择还是没有选择?

谢尼塔·怀特·巴拉德(Shenetta White-Ballard)是路易斯安那州的一名护士,两年前因患上严重的呼吸道感染病需要辅助呼吸。她在工作时背包里会装一个氧气罐。谢尼塔的丈夫艾迪·巴拉德在沃尔玛上班,薪水不足以维持一家人的生活,于是谢尼塔在疫情期间只好坚持上岗。不幸的是,5月1日,年仅44岁的谢尼塔就去世了。

谢尼塔去世后,她所在医院没有任何表示,只告诉她的丈夫“来取她的最后一张支票吧”。

美国护士协会道德与人权中心(American Nurses Association's Center for Ethics and Human Rights)主任利兹·斯托克斯(Liz Stokes)说:“有免疫缺陷的工作者在疫情期间面临着艰难的抉择,有时来自医院的压力会使抉择变得更加艰难。”

斯托克斯讲述了华盛顿一位患有克罗恩病的外科护士的经历。这位护士在医生的建议下暂时离开工作岗位,又在老板和同事的压力下复工。

“她觉得自己抛弃了同事和病人,没有尽到护士的职责,深感内疚。”斯托克斯解释道。

医护人员只想做正确的事

住院医师或正在接受培训的医生工作日程过于紧凑,缺乏弹性,常常一整天在一线为数十名病人提供护理,是最脆弱的群体之一。

纽约市首批确诊新冠肺炎患者被纽约长老会医院收治后不久,该医院的住院医师劳伦·施莱默尔(Lauren Schleimer)就出现了咳嗽、喉咙疼痛等新冠肺炎症状。因为她没有接触过新冠肺炎患者,所以被告知可以继续工作,如果咳嗽可以戴口罩。

之后她的症状消失了。几周后,正在新冠肺炎重症监护室工作的施莱默尔症状复发。她根据医院的要求在家隔离了七天,期间从未进行核酸检测。

施莱默尔在症状再次消失后结束隔离,又回到了新冠肺炎重症监护室。虽然她从未觉得自己是病人,但还是担心会传染其他人。

她说:“我确实有一些症状,但这不是我待在家的理由。我只是想做正确的事情。”

原文来源:Health Leaders

原文标题:NURSES AND DOCTORS SICK WITH COVID FEEL PRESSURED TO GET BACK TO WORK

注:文中图片源自图虫创意

本文为健康界原创,任何机构或个人未经授权均不得转载和使用,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
关键词:
医护人员,新冠肺炎,新冠病毒,感染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相关文章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打赏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