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疫列国志 | 瑞典,“群体免疫”的标杆?

2020
08/21

+
分享
评论
白雪松 / 健康界
A-
A+

被欧美国家视为“白月光”般心心念念的“群体免疫”究竟是个啥?

和中国抗击新冠疫情时,迅速决策、封城隔离、手起刀落的杀伐果决大相径庭,以英国、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国家在疫情初期,不封城、不隔离、不戴口罩的宽松措施就伴随着“群体免疫”理论一起成了防疫主旋律,虽然有些国家在“群体免疫”和严控政策之间摇来摆去、举棋不定,耽误了战疫时机,但“群体免疫”始终是崇尚自由的西方国家心中的“白月光”。

瑞典是这类西方国家中唯一一个公开承认并坚持实施“群体免疫”策略毫不动摇地国家。不封国,不封城,不禁足,不关闭餐厅、酒吧等娱乐场所,不完全关闭学校,不大规模核酸检测……

疫情初期时的瑞典

有赴瑞典留学的中国留学生记下了早期的“疫情日记”:

1月31日,瑞典确诊首例新冠肺炎,感染源:中国

是一位从中国返回瑞典的旅客,因主动就诊并居家隔离,这例输入病例并未引起当地疫情扩散。接下来的一段时间,瑞典的公共卫生部门,仿佛忘记了疫情的存在。这段时间,大家都在远距离关注着国内的疫情。

2月26日第2例新冠确诊病例,感染源:意大利

一位从意大利旅游回来的瑞典居民确诊。接下来几天,瑞典确诊的病例日渐增加。热爱滑雪的瑞典人打开了潘多拉魔盒,从意大利北部带回了大量的新冠肺炎输入性病例。

此后不到两周,瑞典的确诊患者数量呈指数型增长:从刚开始的2例增加到了将近1000例,而且这还只是官方通报的检测确诊数据,尚有大量未经检测的人群……

从公交车上的座位布置到排队距离就可以看出,瑞典人在日常生活中就喜欢与人保持距离,很少会有群聚活动。但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能有如此快速的增长速度,令人担忧……

瑞典公交车上的座位是前后错开布置的,人也比较少。图片来源于复旦大学交流生的瑞典疫情记录,摄于2020年2月20日

这时,中国的疫情已逐渐稳定,欧洲疫情却爆发起来……出于对瑞典医疗体系的信赖和对北欧疏离式社交的了解,留学生们当时并不认为疫情会在北欧扩散(瑞典政府可能也是这么想的)。

没料到,随着疫情的扩散,此后整个欧洲都越来越难难买到口罩。让国内亲友邮寄和通过大使馆调配口罩,成了留学生们唯一的希望。亚马逊上售价30欧元的单片N95口罩,令他们毕生难忘。

3月初瑞典疫情失控

3月9日,瑞典新增确诊52例,之后94例,137例,161例……确诊数隔天就翻倍。

3月12日凌晨,瑞典宣布停止对斯德哥尔摩地区的轻症患者进行新冠病毒检测。因检测能力过载,瑞典政府让轻症患者自行判断居家隔离。

4月下旬,这个仅有1011万人口的国家已累计确诊16004个新冠肺炎病例,其中大部分还集中在首都斯德哥尔摩周边。

在全球疫情日益严峻的3-4月间,至少45个国家实行了防疫封锁措施。这时,瑞典“一枝独秀、特立独行”,酒吧继续营业、学校依然上课,娱乐场所继续开放。对付疫情,瑞典实际上是采取不封城、不隔离和不进行大规模病毒检测、只对症状明显的患者进行检测、只收重症患者、只限制大型集会等策略,因此被认为是典型的“群体免疫”代表国家。

瑞典的防疫策略基于“群体免疫”理论,政府推出自愿措施,让老年人和病毒易感高危人群避免社会接触;建议人们在家工作,勤洗手,避免非必要的出差和旅行,但国境依然开放,国内城际交通依然畅行无阻。甚至连社交隔离措施都是只能“建议”而不是政令。

被视为“白月光”般心心念念的“群体免疫”究竟是什么?

在新冠病毒全球流行之前,“群体免疫”概念恐怕还鲜为人知。之前健康界在《战疫列国志:模型里的“英国病人”》中曾经提到,“群体免疫”概念最初在3月13日由英国首席科学顾问帕特里克·瓦兰斯提出,他在回答媒体提问时给出了“群体免疫”的实现场景,即约有60%的人感染,从而形成“事实上”的免疫屏障,而这一屏障的最大受益者,将是老年人。

群体免疫(英语:herd immunity或community immunity)是指人或动物群体中的很大比例获得免疫力,使得其他没有免疫力的个体因此受到保护而不被传染。拥有抵抗力的个体的比例越高,易感个体与受感染个体间接触的可能性便越小。

群体免疫水平高,表示群体中对传染具有抵抗力的动物百分比高。而这一安全比例公认为60%,意味着当60%左右的公民被认为具有免疫力时,群体免疫就达到了。

因为人感染病毒后往往不会立即表现出强烈症状,会潜伏一段时间,在这期间有一部分人会产生抗体活下来,而另一些人则会发病死亡。当有大量的人群感染病毒时,产生抗体的人也相应的增多。在病毒随机传播的时候,具有免疫力的人群就形成了一道传播屏障,将没有免疫力的人群与病毒隔离开来。病毒接触到具有免疫力的人时会被抗体杀死,无法大规模传播到没有免疫力的个体中继续生存和传播。即使病毒传播到没有免疫力的人身上,也会被更多具有免疫力的人隔离,从而抑制病毒的传播,直到患病者被治愈或死亡。

病毒流行的可能性不仅取决于人群中有抵抗力的个体数,而且与个体间接触的频率有关。如果群体中有70%—80%的个体对病毒具有抵抗力,就不会发生大规模的爆发。群体免疫就是通过阻断病毒在人与人之间的传播,从而让病毒消亡。

但是,这一情况通常是通过接种疫苗实现,而不是大规模的死亡。

瑞典病例数据下降,“群体免疫”成功了?!

瑞典“群体免疫”的战疫策略,即使是在“群体免疫”理论大行其道的欧洲,也曾遭到盟友们的诟病。但在瑞典疫情高峰期的4月,首席病毒学家安德斯·泰格内尔曾预言,斯德哥尔摩的“群体免疫”将会在5月份实现。

据美国全国广播公司(CNBC)报道,瑞典首席流行病学家泰格内尔说,“数据显示,20%的斯德哥尔摩人口已经对新冠病毒免疫,并且在接下来几周的时间内,我们可以获得群体免疫。这就是为什么尽管我们检测的越来越多,但可以看到一个缓慢下降的感染情况。”

此后的瑞典确诊和死亡数据表现似乎支持了这一预言。瑞典的疫情高峰正是四月上中旬,截至4月23日,瑞典有16000多例确诊病例,1900多例死亡。在此之后死亡数字一路下降,至7月17日共死亡15人,再创新低。从趋势看疫情确实已经得到了控制。

瑞典2月15日-7月26日确诊病例数据走势(图片来源于健康界UGC作者周鹏)

瑞典在疫情早期对并不重视全民大规模核酸检测,仅将有限的检测资源重点放在老年人、医护人员等高风险人群。6月初,瑞典认为多个地区的疫情已经进入“晚期阶段”,因此扩大了检测范围,致使感染数字暴增。但是由于这个时段的感染者以低风险人群为主,所以尽管感染数字一度大涨,死亡人数仍然持续降低。进入7月之后感染数字也开始出现显著下降。

7月下旬,瑞典的确诊病例日均约为200人,低于6月中旬约1,140人的峰值。每日死亡人数已经连续两个星期保持个位数,远低于其4月中旬一天中有115人死亡的峰值。

瑞典2月15日-7月26日死亡病例数据走势

这时,世卫组织也向瑞典竖起了大拇指,称瑞典为全世界提供了一种“模式”,为正准备解除封锁的国家提供了可借鉴的经验。

可以看出,瑞典新冠感染和死亡数据趋稳并双降的事实符合了当时众多封锁中的欧洲国家急需解封的心理需求。当初犹犹豫豫不肯强制隔离,而后疫情汹汹之下不得不封国封城、停工隔离,多国都扛着巨大的经济压力盼着欢送新冠疫情离去,是多么乐于见到瑞典的“群体免疫”成功,但瑞典的“成功”案例当真可以复制吗?

两大争议:

一、瑞典的群体免疫成功了吗?

二、就算瑞典的群体免疫成功了,其他国家能否效仿?

根据瑞典公共卫生署最新数据,截至2020年7月30日16时,瑞典累计报告新冠肺炎确诊病例80100例,重症病例2515例,死亡5739例,累计追踪到密切接触者69532人,尚在医学观察的密切接触者28576人。如今,瑞典已经开始在全国扩大检测范围,做到应检尽检。

尽管从未实施过全面的封锁,瑞典的疫情曲线从5月起亦逐渐呈下降趋势。

瑞典重症和危重症病例数较长时间内一直逼近0%

按人均计算,瑞典的新冠肺炎死亡率远远超过其他北欧国家,每百万人中有567人死亡,与其他北欧国家丹麦、芬兰挪威相比(丹麦每百万人中有106例死亡,芬兰每百万人中有59例死亡,挪威每百万人中有47例死亡),瑞典百万人口死亡率要高出10多倍。瑞典的数字更接近意大利,每百万人中有581人死亡。实际死亡率超过了12%,百万人口死亡率超过了美国。虽然代价惨重,但是瑞典民众的生活和出行基本没有受到影响,经济活动没有停止。

瑞典公共卫生部门认为防疫政策是正确的,世卫组织也曾声称“瑞典”模式成功了。但是也有人认为这种防疫政策是一种赌博,因为瑞典的死亡人数远高于其他北欧国家。

在坚持执行“群体免疫”策略下,瑞典新冠数据在暴涨后持续下降是事实,但高死亡率的惨重代价也是事实。瑞典的“群体免疫”是否成功,尚难定论。

瑞典做对了什么?

必须提醒的是,瑞典是著名化学家诺贝尔的祖国,诺贝尔奖以他的名字命名。瑞典作为世界医学科学强国,一年一度的“诺贝尔生理和医学奖”就是由瑞典的卡罗林斯卡医学院来评定并主持颁奖的。这样一个有着尊崇医学科学历史积淀的国家,不可与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前后矛盾、似是而非的抗疫主张相提并论。

瑞典的抗疫政策是他们的国家政府及科学家结合自身国情,考虑到民众的生活需求、社会隔离的经济成本,针对病毒扩散的特性认真思考并设计的。

首先,瑞典民众对于政府政策支持率高,民众自觉性高,能够自觉保持社交隔离;

其次,瑞典人口密度低,45万平方公里国土总人口只有1011万,且独居人口众多,容易保持社交隔离。

再次,瑞典的医疗系统目前没有被挤兑,仍然运作正常,甚至还空余了大约三分之一的重症监护室床位。

因此,瑞典防疫经验有值得借鉴的地方,但是很难被其他国家复制。

在疫情时期,瑞典民众主动自觉的进行了社交隔离,如减少聚会,减少外出餐馆就餐,减少乘坐公共交通,居家办公,老年人居家隔离等等,这些民众自发的社交隔离行为与其他国家强制隔离的民众行为差距不太大。在不需要政府强制命令的情况下,瑞典人把这一整套隔离行为做起来不仅没什么难度,而正因为这一切源自主动自发行为,而且减少不意味着隔绝,所以放松地将隔离一步步进行,但生活仍在继续。

瑞典人因为所处地域海拔较高、气候寒冷,生活环境宁静平和,文化素质、教育程度较高,其国民一直有着既爽朗又疏离、既乐观又沉默、既爱社交又孤僻的民族性格。

他们在公共场合或社交场所交谈时习惯保持一米多的社交距离,感觉比较舒适;

本文为健康界原创,任何机构或个人未经授权均不得转载和使用,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
关键词:
群体免疫,新冠肺炎,瑞典,疫情失控,养老院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相关文章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打赏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