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中心城区救护车出车量节节攀升,医生提醒,高温天这些人更易“上车”

2020
08/21

+
分享
评论
王星 / 文汇网
A-
A+

烈日炎炎下,医护人员提醒,中风、心梗、血栓等心脑血管疾病,并非只在冬天易发,夏季高温时同样易发,老年人,高温天更要当心!

37度!处于三伏天末伏时段的上海,昨天(20日)迎来第20个高温日。滚烫的马路上,“滴嘟滴嘟”疾驰的救护车也正悄然刷新着记录。就在8月17日,上海的救护车出车数就达到1316次,创下历史新高。8月的前19天,上海中心城区救护车的日均出车达1155次,比今年二季度同比上升14.58%。烈日酷暑下的救护车,太忙了!医护人员特地提醒,中风、心梗、血栓等心脑血管疾病,并非只在冬天易发,夏季高温时同样易发,老年人,高温天更要当心!

最快最便捷路线,都在脑海里

昨天上午7:45,急救医生陈艮果、驾驶员施伟仁、急救员何佳超和护士洪佳玲就已分别从松江、徐汇华泾和闵行吴泾赶到了华山路1576号的上海市医疗急救中心南区分中心。等待他们的,将是熟悉又陌生的12小时工作时段。

8:12,第一单来了——斜土路嘉汇广场,有老人抽搐、晕倒。一分钟不到,救护车已经载着这四人小组发动了,陈艮果首先拿起手机打给求救者:“病人现在情况如何?呼吸心跳正常吗?有呕吐吗?人在户外还是室内?现在天热最好让他在室内先平躺,呼吸保持通畅,我们很快到。”9分钟后,陈艮果在一楼的一处办公场所见到了病人,此时他已恢复了意识。原来,这位老人早上来找熟人串门聊天,没想到熟人才走开一会儿,老人就在桌上趴下了。一番检查之后,老人的心跳血压都正常,且并没有神经系统症状,陈艮果舒了一口气。

“可能是短暂性的脑缺血,先送你们去医院,改天最好到神经内科详细查一下。短暂性脑缺血是脑梗的先兆,千万不能掉以轻心。”一边安抚着老人的妻子,陈艮果一边把老人抬上担架,送往邻近的中山医院。8:26,第一单任务结束。

“如果暂时没有任务,我们一般会先往站里开,不过……”洪佳玲的话音未落,新任务又来了。宛平南路的上海市第一社会福利院,一位88岁的老人出现不适且血压偏低。正值早高峰,零陵路是单行道,尽管前方缓慢挪动的车辆纷纷给救护车腾挪着位置,但施伟仁还是一踩油门借着边上的非机动车道超了上去:“时间就是生命。我们会在确保安全的情况下,走最快、最便捷的路线到达目的地”。而这些最便捷的路线,早就刻在了施伟仁的脑海里。入行五年的何佳超告诉记者,和施伟仁搭班那么久,就没见他用过导航。

碰到这些情况,一分钟也别耽误

9点半,交通大学地铁站内,一位48岁的女乘客打通120,诉说自己头痛、心跳加快、手脚发麻。陈艮果帮她一量血压,158,85。“以前有过高血压吗?”“没有。”“那你要注意,你的上压偏高,有可能是高血压引起的头晕头痛。最好尽快做相关检查。”

陈艮果说,很多人以为高温时节中暑的病人会很多,但事实上,他们面对最多的,是自身患有基础性疾病的患者,“尤其是中风、心梗、血栓等心脑血管疾病,并非只在冬天易发,夏季高温时同样易发。”陈艮果解释称,因为夏季人体新陈代谢加快,身体对养分需求量增加,但因气温较高、空气湿度较大,含氧量降低,心脏、大脑血液供应减少,会加重缺血、缺氧反应。

“前天下午就手脚不能动了,为什么不早点打120?脑中风的最佳抢救时间是四个半小时。怕新冠肺炎?你们要相信我们120,肯定会确保你们安全的。”十点出头的这一单,让陈艮果有些“胸闷”。

救护车疾驰到虹桥大楼的路上,陈艮果的电话一直没有挂:“阿姨你口罩带好,手机带好,微信支付宝里有钱吗?身上再带点现金。六院借床要扫码,中山借床只收现金,500块一个。不要谢,我们到了!”

电话那头的崔奶奶已经79岁,两天前发现82岁的老伴李爷爷出现了明显的中风症状,但由于怕麻烦,崔奶奶只去社区医院配了一些治疗中风的药物给老伴服用。没想到昨天感觉他症状更严重,这才拨打了120。

“老先生你手脚抬一抬看看。”一边给李爷爷检查,陈艮果一边继续给他俩普及知识,“这次求救真的晚了,以后万一出现手脚不能动、流口水这种情况,一分钟也别耽误,马上去医院,子女不在身边,就找亲戚朋友帮帮忙。千万不要怕麻烦!”

再次回到中山医院急诊室,陈艮果把李爷爷送到了急诊医生面前。何佳超则拉着崔奶奶的手带她去付押金借床。原来,考虑到以往医院急诊床位不够经常会出现救护车被病人“压床”的情况,近两年上海市医疗急救中心在中山医院和长海医院安排了专门的救护车和工作人员提供“借床”服务,同时还有救护车会根据其他医院的需要“送床上门”,极大地减少“压床”现象。

每天几乎都有一单,快递小哥能不能慢点开?

中午11:00,车载信息屏突然安静了下来。“要不抓紧吃个饭去?”施伟仁熟练地把车停在一家小面馆门口。葱油拌面、辣肉拌面……也就五六分钟,四个人已经齐刷刷地吃完了。

一个月前才到南区分中心轮岗的洪佳玲却说,这是她这一个月里吃得最慢的一顿饭。“多数时候,饭刚上来就来了任务,只能匆匆扒两口,或者打包在车上吃。”在她看来,虽然跟救护车比较辛苦,但她还是很喜欢这份充满未知感的职业体验。

趁着没有任务的间隙,救护车回到了站里。陈艮果打开电脑,把早上病人信息飞快地录入电脑。休息室里,施伟仁站到了空调出风口下,湿透的白衬衫,已经紧贴在他的后背上。虽然驾驶室里空调常开,但直射的阳光还是让他和何佳超满身大汗。

午后的阳光,更毒辣。下午1点多,上海市中心气象台发布了高温橙色预警。救护车来到了田东路龙漕路。一位生鲜配送员被出租车撞倒,重重地摔在了路中间。把配送员抬上了救护车,同一家公司的另一位小哥看到地上倒着的电动车凑了上来,“是你啊!”“跟公司说下我被撞了。”

“你能不能陪他去医院?他现在动不了,到医院做检查得有人陪。”陈艮果问。“不行啊,我送单要超时了。”小哥答。没想到担架上的配送员也催促他快走:“我们送单都有时间限制,不能超时……”陈艮果无奈苦笑了起来:“现在我们一辆车每天平均接12到15单,其中至少有一单是为外卖、快递小哥‘服务’的。如果他们的速度能慢点、再慢点……”

本文转载自其他网站,不代表健康界观点和立场。如有内容和图片的著作权异议,请及时联系我们(邮箱:guikequan@hmkx.cn
关键词:
医院,救护车,上海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相关文章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打赏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