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疫列国志 | 法兰西不相信眼泪,只相信自由

2020
08/07

+
分享
评论
闫荣伟 / 健康界
A-
A+

疫情此起彼伏,但法国人对自由的追求却一成不变,哪怕付出沉重代价。

封城容易封嘴难。

3月17日凌晨,法国总统马克龙宣布全国“封城”。然而就在当日,医学家布赞向法国《世界报》爆料:早在1月份,她就曾提醒总统和总理新冠肺炎疫情形势严峻,但政府并未及时采取有效措施。

布赞的这一爆炸性言论让法国媒体和民众大为惊愕,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她此前的特殊身份:前任法国卫生部部长,刚刚在巴黎市长竞选中失败。

就像堤坝决口前的第一道裂缝,法国政府应对疫情的疏忽大意,一时成为众矢之的。

据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自新冠肺炎暴发至6月底,法国申诉委员会已收到来自新冠患者、监狱人员、警察等递交的90份投诉,其中有9份被共和国法院认定值得调查,37份投诉正在审视,44份投诉以证据不足或技术因素为由决定不调查。

身为总统,马克龙享有刑事诉讼豁免权,在职期间不会吃官司,但其他内阁成员却不能幸免。7月3日,法国总统府证实,马克龙接到总理菲利普提交的辞呈并予以批准。同一天,法国共和国法院确认,启动对3名前任和现任政府高级别官员的调查,调查对象之一便是刚辞任总理的爱德华·菲利普。

历经两月的“禁足令”,虽让境内疫情得到初步控制,但抗击新冠疫情不力也让法国付出了沉重代价。据Worldometers实时统计数据显示,截至北京时间8月7日02时31分,法国新冠病毒确诊病例超过19万例,死亡人数超过3万,成为继英国、意大利之后新冠疫情较为严重的欧洲三大国家之一。

“我们定会战胜疫情,拥抱自由,让法兰西重新焕发活力。”马克龙曾在6月初的解封电视讲话中曾这样说。

然而,解封并不意味着病毒已经消失。法国公共卫生部门的最新数据显示,法国本土多地疫情呈复燃态势,几个地区的感染率已超过警戒阈值。法国人天性浪漫,渴求自由,纪律较差,是当今世界上最著名的“自由主义者”。面对依然高悬在头顶的这只“达摩克利斯之剑”,“自由主义者”能笑到最后吗?

缓慢拉响的抗“疫”警报

2月28日,可以看作是法国疫情扩散起始日。

这一天,法国卫生部长奥利维耶·韦朗宣布,新冠疫情在法国本土传播开来。第二天,法国出台了一些防控措施,包括禁止在密闭场所举办超过5000人的聚集性活动。

但电影院、歌剧院、博物馆等娱乐场所,因容量没有超过5000人,因此依然开放。

包括总统先生马克龙在内,也继续“自由地生活”。3月7日,他带着比自己大25岁的妻子到巴黎安托万剧院看话剧,这是他们自恋爱之初就有的共同爱好。巴黎安托万剧院老板传达了马克龙的“精神”:虽然存在新冠疫情,但是生活仍然继续。总统先生鼓励大家按照原来的生活习惯继续生活。“没有任何理由,除了弱势群体,没有任何人需要改变出门享受生活的习惯”。

常居法国的华人导演、航海旅行者尔尼回忆说,那段时间,好朋友有展览,她没有去;书店邀请她参加开幕活动,她没有去;女权运动有游行活动,她也没有去。她不断地告诉朋友们:少去人多的地方。

然而她得到的回应是,有的朋友非常生气,还拿出车祸的死亡率说服她:“难道你不会继续坐车了吗?”甚至一个法国朋友说:“没想到爱冒险的你这么怂,这个和流感差不多,没什么可怕的,你不能让恐慌绑架了你!”

就在话音刚落的3月14日,法国总理菲利普宣布,为阻止新冠肺炎疫情蔓延,从当天午夜开始,关闭全国所有“非必需”公共场所,包括饭店、电影院、咖啡厅和俱乐部会所等。他说,法国这个喜欢人群聚集的民族,现在需要增加“社会距离”,咖啡馆和饭店的人太多了。“在平时,这会让我开心。因为这是我们都爱的法国。但几周内,这不是我们应该做的。”

3月15日是星期天,巴黎的所有店铺都在政府法令下关门,但人们似乎毫不在意。“周围的人似乎一点感觉不到危机,依然继续聚会,继续看展览,继续派对。”尔尼这样描述3月的巴黎。

疫情初期,法国大部分人不屑一顾的态度,加重了病情的上升速度。尔尼认为,法国人这种迟缓反应的根源,也许来自恐怖袭击后对待生命及时行乐的态度。“如果我们从此不敢出门聚在一起,那就是恐怖主义的胜利。”一位法国人说。

此时,疫情已在法国大范围传播开来。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马克龙3月16日晚发布电视讲话,宣布法国实施“封城”措施,以应对新冠肺炎疫情。讲话内容主要包括:法国已经处于战争状态;所有人居家隔离至少2周,除了前往超市的必经之路外将不得有人上街,人与人至少保持1米距离,不得握手、贴面礼;所有企业必须执行远程工作,如果无法避免,则需要进行防疫措施;听医护人员的话:不要出门……

至此,法国开始进入举国“封城”的全民禁足阶段、为期八周(3月15日至5月11日)。马克龙公开承认:当前医疗系统面临巨大压力,特别是在疫情严重的地区。

有关专家分析认为,法国前期的疫情走势与意大利有相似之处,法国基本上是仿效了意大利的“封城”模式。

旅法学者、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研究员宋鲁郑认为,虽然意大利出现的严重疫情让法国上下比较紧张,但法国并未立即采取防控措施,直到本土有了确诊病例后,才真正行动起来。就应对疫情而言,法国的举措不仅出台得太晚,而且力度不够。

从一月底发现病例,到三月封禁措施出台,法国政府从初期慌乱,缺乏准备,医用物资短缺到渐渐稳住阵脚,持续了一个半月时间。此时,法国重症确诊病例从零到5423例,死亡人数也达到127例(截止3月15日)。

此外,3月14日发布禁令,要求关闭各类公共场所,商店、餐厅、电影院等,但次日的法国市政选举第一轮投票却仍然举行。政府这种摇摆不定的抗疫措施,也被法国《世界报》批评为“法国抗疫的不可承受之轻”。

医护裸体抗议与总统的反思

3月17日是法国进入“封城”的第一天。当时,包括首都巴黎在内的大巴黎地区确诊病例已经突破2000例,成为法国疫情最为严重的地区。

面对严格的封城措施,不少民众因难以忍受在巴黎被限制出行,从而选择到外省住所,因为那里相对舒适和自由。事实上,“战时状态”不仅改变了法国千千万万人的日常生活,也改变着这个国家各个层面的运行方式。

疫情持续蔓延,让法国医疗系统面临前所未有的压力。多年来,法国政府一直在削减公共卫生系统方面的预算,导致医疗设施内缺乏人员和医疗物资。新冠疫情来袭后,医疗保障物资的短缺,让医护人员陷入暴露在病毒中的境地。

法国全科医生协会会长不幸被传染,这位老人无奈地表示:“政府说我们在打仗。打仗,是要有武器装备的,要枪,要子弹。这场战争是病毒之战,武器就是口罩、手套、护目镜、密封医护服。我们是医生啊,口罩还是没有!给我们口罩!这该死的口罩!”

口罩等防护物资紧缺的背后,是政府防控疫情不力的表象之一。3月19日,三位法国医生代表一个刚刚成立的医护人员团体C19(即Covid-19简称)的600多名同行,向法国共和国法庭(CJR)起诉,要求追究总理菲利普和前卫生部长布赞防控疫情不力的责任。

三名原告认为,如果防控措施能提早采取的话,“毫无疑问”将减少感染人数,并随之减小再感染范围。此外,前卫生部长布赞此前还信誓旦旦的表示“口罩储备充足”,如今事实却是全法各地都陷入“口罩荒”。在他们看来,“政府撒谎”是导致如今被动局面的罪魁祸首。

对政府的抗议持续发酵。4月4日,法国数十名抗击新冠病毒的医护人员发起“裸体抗议”,抗议政府未给医疗工作者提供必要的防护措施和设备。各个年龄段的医务人员都通过将标语摆在隐私部位进行抗议。参与者表示,该举是为了传达“政府让我们赤裸着抗击疫情”的信息。

疫情持续,患者需要医护的救治,而医护奋战在一线,更需要关怀和抚慰。因此,新冠疫情暴发以来,马克龙多次视察收治新冠肺炎病人的医院,甚至还因被拍到未佩戴口罩而引发舆论关注。

5月15日,马克龙前往承担着治疗新冠患者重任的法国知名大医院巴黎皮提耶-萨尔佩特里尔医院视察,受到不少医护人员的指责,他们要求提高工资,改革公共卫生系统。与其他医疗一样,皮提耶-萨尔佩特里尔医院也存在防护装备短缺的问题。

本文为健康界原创,任何机构或个人未经授权均不得转载和使用,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
关键词:
法国,新冠肺炎,禁足令,防控措施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相关文章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打赏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