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元一针进口药卖70万元”—谣言背后的玄机

2020
08/07

+
分享
评论
烧伤超人阿宝微信公众号
A-
A+

 烧伤超人阿宝表示,我对这些患病孩子和家无比同情,但我反对将该药纳入医保,除非医保部门能逼迫药企将药价降至每支一两万的水平。

最近,治疗脊髓性肌萎缩症的特效药“诺西那生纳”的价格,成为媒体和民众关注的热点话题。

先是一群媒体和自媒体大肆炒作:“诺西那生纳”国内售价高达70万,澳大利亚售价只有人民币200多元,日本近乎免费!

70万与200元,高达3500倍的价差,瞬间引爆了网上的舆论。医药价格关系百姓切身利益,多年来是中国老百姓最关心的话题之一。而中国的药物管理部门,自郑筱萸之后,一直是中国老百姓心目中腐败的高发部门。

理所当然的,各种猜测和阴谋论开始盛行,有人甚至向国家药监局申请公开药物定价信息。由于该药并非医保药品,属于企业自主定价,药监部门只能据实回复并建议其向国家发改委申请信息公开。

这种合情合理的回复,立刻被很多人解读为“不敢回答”,引发了新一轮的猜测。而光明网等媒体,更是以《光明网评论员:200元一针进口药卖70万,何其狠也》为标题,写了一份措辞激烈的评论。

评论称:“此款药物中外差价之巨,让一切说辞都显得矫情和虚伪”。“将一针200多元人民币价格的药品,卖出比包一架飞机来回美洲还要贵的价钱来,这无论如何也说不过去”。

评论质问:“发放药品进口许可证的部门及市场监管机构,在如此巨大的中外价差和巨额暴利面前的无动于衷,以及那些治病救人的机构面对一些图财不救命的医药进口商时的无所作为,算不算是冷漠和失职?”

评论最后呼吁:效仿抗癌药物,对该药实施零关税,大幅度降低进口环节增值税,将其纳入医保报销目录,消除流通环节不合理加价。

阿宝刚看到这些匪夷所思消息和这些义正词严评论的时候,第一反应是疑惑。

任何事情,邪乎到家,必定有鬼。

一款进口药物,国外售价二百多甚至接近免费,而国内售价高达70万,这明显违背了正常逻辑和常识。

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曾经说过:如果有10%的利润,它就保证到处被使用;有20%的利润,它就活跃起来;有50%的利润,它就铤而走险;为了100%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300%的利润,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绞首的危险。

抗癌药物,进口药和印度药几倍几十倍的价差,就催生了庞大的药物代购产业。如果有3500倍的利润,我估计全世界的毒品和军火贩子大概都要改行从澳大利亚和日本往中国走私“诺西那生纳”了。

我有一个朋友,是做药厂的,属于那种每个月要给手下员工开几千万工资的老板。在医药这个领域,属于见多识广的资深人士了。

当我把我的疑惑抛给他的时候,他会心的一笑:都是套路!

然后,他就啥都不肯说了,在我一再追问下,他又提示了一句:医保目录到了调整的时候了。

我觉得自己似乎明白了。

诺西那生纳,国外2016年批准上市,中国2019年批准上市,是治疗脊髓性肌肉萎缩的特效药物。属于国外原研药物,国内无权仿制,药物专利2030年才到期。

这个药物在中国的售价贵不贵呢?是不是中国卖的比国外贵3500倍呢?

与国外售价比起来,这个药物在中国的售价并不离谱。

诺西那生纳在美国的售价,是12.5万美元一针,合人民币86.7万元。中国售价比美国足足低了20%。

在澳大利亚,该药纳入了政府福利计划,网上传说的41澳元并不是药物价格,而是患者自付费用。该药在澳大利亚的政府采购价格是11万澳元,相当于55万人民币。

网上很多媒体没有搞清楚澳元和美元的差别,糊里糊涂计算出来的数字,大家看看就好了,不要当真。

很多人可能觉得:55万元也比中国低很多啊。

这也有合理解释。

首先,中国售价是70万,但是生产该药的渤健生物在中国搞了援助项目,第一年买一赠二,第二年买一赠一,把实际价格削减了一半以上。

毕竟,韭菜也不能割太狠,否则就无韭菜可割了。

这个援助后的实际价格肯定不会被企业作为和政府谈判的依据,因为赠药是药企“捐赠”的,是资本家们在学雷锋做好事。

其次,澳大利亚将该药纳入政府福利计划后,用得起药的患者会大大增加,药企其实并不吃亏。而政府出面谈判,也大大增加了议价能力。

诺西那生纳为什么卖那么贵?这里面有客观的原因,也有主观的原因。

客观的原因,是冠冕堂皇众所周知甚至可以说老生常谈的:诺西那生纳属于“孤儿药”,研发费用的高昂,市场狭小。

“脊髓性肌萎缩”是一种遗传性神经肌肉罕见病,在新生儿中发病率约为1/6000~1/10000。由于患者数量很少,药企想在专利期内,收回巨额的研发费用并获利,肯定要卖高价。

至于主观的原因,就不那么冠冕堂皇了。资本家投入巨额资金研发新药的目的,不仅是救死扶伤,还要获取利润。最大限度的榨取利润,是资本的本性。诺西那生纳是一种垄断性的救命药物,手握患者的性命,企业自然是想方设法以各种理由来定出尽可能高的价格。

价格太高了患者吃不起怎么办?没关系,资本家们早就替你想好办法了:找政府报销,让政府掏钱。

在全世界范围内,跨国大药企对媒体的掌控,早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形成了极其成熟的运作模式。

首先是帮助患病孩子家人联系媒体和记者,然后精心帮助孩子和家长设计各种方案,通过各种渠道进行公开求助,恳请政府将药物纳入医保范围。

面对急需药物救命的可怜孩子,善良的民众完全无法抵挡这种悲情,呼吁政府掏钱救助的声音会很快形成压倒性的主流民意。面对这种汹涌的民意,很多将民众支持率视为生命的政客,自然也乐得慷国家和纳税人之慨。个别持反对意见的顽固分子,最后基本都被汹涌的民意碾压的粉碎。

靠着这种悲情营销,这些跨国药企在全世界攻城略地,拿下了一个个国家的报销资格。

至于另一个选项“让药企降价”,则基本不会被提到台面上讨论,全世界的媒体众口一词的为药企的高定价辩解。资本力量的巨大,你根本想象不到。

事实上,药品研发成本确实高,市场也确实小,但成本是不是高到了企业和媒体宣扬的程度,是大有可疑的。别的不说,很多大企业每年在全世界的营销推广费用,是高于研发费用的。

目前,诺西那生纳在全世界40多个国家已经纳入政府救助范围,其中14个国家可以做到全部报销。

诺西那生纳在中国掀起的这波舆情,始自“200元一针进口药卖70万元”的谣言,但顺理成章的,现在大家热议的重点,已经成了“诺西那生纳啥时候能进医保“。

诺西那生纳在中国2019年2月上市,没有赶上当年医保目录修订。现在,国家2020年医保目录调整即将开始,在这个微妙的时间点上,关于该药的舆情突然成为热点,其背后有没有什么玄机,我们就不得而知了。

最后,冒着被无数正义圣母们唾骂的危险,我表明我的态度:

我对这些患病孩子和家无比同情,但我反对将该药纳入医保,除非医保部门能逼迫药企将药价降至每支一两万的水平。

理由很简单:以中国现在的经济水平,这药实在太贵了。

这个药物,每支70万元,第一年要打6支,此后每年3支,而且要终身用药。

也就是说,第一年要400多万,此后每年200多万,注意是终身用药。

即使我们通过谈判将药物降低到比澳大利亚还低,每支50万元,那第一年的费用也高达300万元,此后每年150万元。

这样,患者头三年的治疗费用,就高达600万元,在中国600万元足以挽救上百名危重患者性命,保障数千上万名慢性病患者的正常治疗。

民众对医疗资源的需求,是无限的。但国家的经济水平和保障能力,是有限的。在无限的需求和有限的资源之间,主管部门只有做出最理性的选择,才能将有限的资源最大限度的发挥作用。

说白了,国家的全民医保,体现扶贫救弱的大爱。但其具体方案的设计和报销目录的制定,却必须用最冰冷的理性进行最科学的测算,将有限的资源发挥最大的效果。

医保资金,绝不是天上掉下来的,国家的每一笔医保支出,都是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医保资金不可能超出经济发展水平无限制的增加,对一些过于昂贵的医疗需求,也不可能无限度的满足。蛋糕就这么大,分配到这边的多了,分配到另外方面的肯定要减少。保障了天价的孤儿药,对其他病种的保障力度必然下降,除非让老百姓交更多的钱补充医保资金。

罕见病不止一种,各种昂贵的药物和治疗方案,不断被开发出来。每种疾病都纳入,医保没有那么多钱。

作为药企,当然会想方设法提高民众的支付意愿,用民意倒逼医保将这些昂贵到天价的药物和疗法纳入医保。药企会想方设法的宣传这些病人,求得民众支持和关注,叫的越响的,就越有可能逼迫医保主管部门在民意面前让步,让宝贵的医保资金滚滚流入这些药企巨头囊中,变成他们光彩夺目的财务报表上的数字。

那这些孩子该怎么办呢?

很遗憾,在家庭力量无法承担的情况下,只能暂时求助于社会慈善救助和商业保险。十年后专利期满,中国企业可以仿制的时候,药品价格会大幅度下降,那时候,或许医保就有能力支付了。

这世上最要命的病,就是贫穷。

说来说去,发展,才是硬道理。

本文转载自其他网站,不代表健康界观点和立场。如有内容和图片的著作权异议,请及时联系我们(邮箱:guikequan@hmkx.cn
关键词:
诺西那生纳,罕见病,医保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相关文章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打赏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