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多点执业,推动商业保险,中国医疗行业发展路得这么走

2020
08/05

+
分享
评论
刘牧樵(特约) / 健康界
A-
A+

让公立医疗机构回归公益、医生可以自由执业、国家全面推动真正的商业健康保险,医疗行业才能回归正常。

十年医改取得的成绩有目共睹,十年医改面临的问题不能违避。我国医改已经进入深水区,其结构性问题越来越突出,行业矛盾也越来越凸显。我们认为,医疗行业面临“价值结构危机”和“支付结构危机”。所谓“价值结构危机”,整体来看,我国医疗机构忽略医疗机构和医生的服务价值,依靠“药品、检查、手术”获得收益,“过度医疗”现象普遍,价值体系坍塌,全球绝无仅有。所谓“支付结构危机”,国家医保支付系统存在巨大战略性缺陷,现在全国医院使用的医保支付系统,是计划经济的产物,由公立医院费用补充而设计,严格按照标准诊疗疾病,无法覆盖成本,甚至大多数会产生亏损,无论公立医院或民营医院,无法获得正当盈利,亏损黑洞遥不可测。

面对医疗行业结构性危机我们别无选择,唯有突破“价值结构危机”和“支付结构危机”,建立新的符合国家、保险公司、医疗机构、医生和患者共同价值体系的新的结构体系。我们认为,公立医疗机构回归公益、医生可以自由执业、国家全面推动真正的商业健康保险,医疗行业才能回归正常,实现健康中国的梦想。

一、公立医院回归公益

所谓基本医疗服务,是指医疗保险制度中对劳动者或社会成员最基本的福利性照顾。也就是我们称之为公共医疗服务,或者为免费医疗服务。全球来看,英国的国家医疗服务体系,为英国人的骄傲,也得到全球公认。

无论全球任何一个国家,免费医疗为了体现其公平性,其本质就叫排队医疗。所以,我们也看到人们常常批评英国国家医疗服务体系,全科医生的平均预约等待时间达到15天,有多达440万患者在排队等候诸如关节置换等常规却重要的手术,其中超过1000人等待时间已超过一年。如果不想排队,可以多花钱去私立医院,或者到国外去看病。英国人当中就有13%是去私立医院或去国外看病,对于一般老百姓而言就只能通过排队获得医疗服务。

医改十年,在国家巨资投入下,我国公立医院发展一度失去控制。县级公立医院收入由5000万增长到5亿元;市级公立医院,收入由2亿增长到10亿元;省级公立医院,收入由5亿增长到20亿元。与此同时,我国诞生了宇宙最大的医院——郑州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床位超过1万张,收入超过100亿人民币。由于缺乏基层医疗看门人制度,公立医院医疗资源浪费巨大,调查显示,38.2%的上海人,出现发烧感冒这样的小病时,都会选择三甲医院。如此强势的公立医院,正在成为市场竞争的主体,无论民营医院怎么投入,也无法和其开展正面竞争。

我们认为,我国公立医院必须回归公益,在基本医疗保障、医学科学研究、医生队伍培养、重大卫生事件保障等方面承担主导责任,不能够正面参与市场竞争。其他营利性医疗服务机构,作为公立医疗服务的补充,需要在市场竞争中优胜劣汰。公立医院实现收支两条线,参照国家公务员薪酬体系,相对保障医生队伍的稳定性。

二、医生可以自由执业

一方面,公立医院垄断医生资源,特别是大型公立医院人才济济;一方面,基层医疗机构和民营医院医生资源十分短缺。于是,国家政策鼓励医生多点执业。对于医生来说,尽管非常期望多点执业。但是,作为拥有事业单位编制身份的公立医院医生,是“单位人”而非“社会人”,如果与单位要求多点执业权利,相当于用身份保障换执业自由,多数人不敢“冒险”。大医院更是显得左右为难,既不敢违背医师多点执业这一国家政策,又不敢放手让医生开展多点执业。某省会城市统计,截止到2020年,共有注册的医师有2万余人,仅有不到200人报备多点执业,比例不足1%。

卫生经济学理论指出,作为患者代理人,医生如果能够忠实代表病人的利益,就可以解决大部分市场失灵的问题。而让医生成为患者代理人的组织形式,是将医生同医院、药房和检验等服务部门分开,让医生能够全心为患者提供治疗服务。我国“单位人”的医生,首先是医疗机构的代理人,其次是药品商、器械商等的代理人。在这样的环境中,医生和患者的关系非常微妙,利益无法统一,共识难以达成。

本文为健康界原创,任何机构或个人未经授权均不得转载和使用,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
关键词:
健康保险,医疗改革,多点执业,公立医院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相关文章

推荐课程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打赏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