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支架收万元回扣,医疗机构成了生意场,腐败出血点有哪些?

2020
07/27

+
分享
评论
瞭望
A-
A+

多地纪委监委办案人员认为,针对医疗领域腐败需猛药去疴。

医疗机构负责人被围猎,吃回扣等现象仍有发生,违纪违法手段更加隐蔽,一经查出常是串案窝案……记者在江苏、广西、湖北、安徽等地调研了解到,一些地方的医疗机构腐败问题易发,集中在药品和医疗器械采购、基建工程、财务管理等领域。个别医疗机构从业人员以权谋私,挥霍医疗资源,扰乱正常市场秩序和医疗卫生管理秩序。

近日,国家卫生健康委等九部委联合印发了《关于印发2020年纠正医药购销领域和医疗服务中不正之风工作要点的通知》,剑指医疗机构从业人员收取回扣等不正之风。

多地纪委监委办案人员认为,针对医疗领域腐败需猛药去疴。既要坚持行贿受贿一起查,加大对行贿企业和人员的处罚力度;也要进一步完善涉医疗机构和行业相关管理制度,加强外部监管和内部主体责任、监督责任落实;还要通过以案释法,强化医德医风和行业自律教育,在医疗领域构建一体推进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体制机制。

医疗机构负责人被围猎

药品、耗材、设备等医药用品能否进入医院,作为把关人,手握重权的医疗机构高层管理人员话语权大,容易成为不法分子重点围猎的对象。

今年4月,广西桂林市纪委监委通报,该市人民医院原党委副书记、院长钱畅被开除党籍、取消退休待遇。经查,钱畅在担任医院院长职务期间,利用职务便利,在医疗设备、药品采购等事项上为他人谋取利益,单独或伙同他人收受财物,数额特别巨大,涉嫌受贿犯罪。

这并非个例。以中部某省为例,党的十八大以来,共处理医疗单位违纪违法人员2000多人,其中500多人被追究刑责,有些为高层管理人员。

图源:图虫创意

多地纪委监委受访干部说,有的医疗机构因“三重一大”事项集体决策制度长期落实不到位,缺乏有效监督,设备采购、工程建设等事项常由主要负责人一人说了算;个别医疗机构高管利用专业医学知识私下交易,容易因信息不对称对其权力行使的监督和制约不足。

在不法商人长期围猎下,个别医疗机构负责人甚至认为“我给商人老板办事,他们来感谢我、给回扣很正常”,闯“红灯”、越“红线”,最终身陷囹圄。

业内专家建议,为防止医院管理制度、内部监督形同虚设,需健全内外部监督管理机制。如加大对执行“三重一大”制度的监督力度,修订完善医疗卫生系统物资采购、招投标等相关制度和流程,在药品和医疗器械采购、工程建设、财务管理等易发生腐败的关键环节,对权力进行适当分解,防止一把手大权独揽,并实行领导岗位和关键岗位负责人定期轮岗制度。

吃回扣、收贿赂更为隐蔽

“装一个支架吃万元回扣”——2019年5月,苏州大学临床医学研究院心血管内科主任杨向军被实名举报给病人乱装支架吃回扣。同年8月8日,江苏省苏州市人民检察院依法以涉嫌受贿罪对杨向军作出逮捕决定。

据了解,少数医疗机构从业人员与部分医药代表、医疗器械供应商等长期交往、关系密切,吃回扣现象时有发生且不易被发现。个别地方还存在医疗领域招标采购内外勾结、药品和医疗器械采购涉嫌利益输送、工程建设合同执行力度不够等问题。

“王芳任后勤保障部主任长达8年,经常利用负责医疗设备和耗材采购的部门职权牟利。”湖北省纪委监委办案人员介绍,隶属鄂东医疗集团的黄石市中心医院原副院长王芳,在2009年至2017年期间分管该集团后勤保障部门,利用职务便利,为供应商承接中心医院相关业务给予关照,涉嫌收受商业贿赂近140万元。

以往常见的行贿手法是以“搞好关系”“感谢关照”为名赠送红包、购物卡等。随着监管加强,行贿手段也更加隐蔽,如为医生请保姆,帮助子女升学,或把贿赂款列为咨询费、推广费等。

华中科技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王国华建议,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应加大监督执纪问责力度,“抓大不放小”,严肃查处药品耗材采购、工程建设中索贿受贿行为,重点治理收受红包和吃回扣、违规非法接受捐赠、借集中配送形成垄断等问题,形成警示和震慑效应。

“暗手法”需外部监督

“在程序上,医疗设备采购和药品采购要层层申报,需经多道关口审批。”西部某市纪委监委办案人员说,但从查处的案件看,有的地方“明招暗定”,用暗箱操作的方式让公开招标采购变成走过场,招标采购程序成为个别人权力寻租的“遮羞布”。

例如,个别医院领导干部收受投标公司贿赂,向投标公司暗中通报预算价格、设备参数等信息,甚至按照某一品牌医疗设备的参数量身定做采购标准,暗中决定中标供货商。为了让医疗设备能进入医院,代理商行贿后“院长拿大头,科长拿小头”。

某省卫健委相关部门掌握药品、耗材采购目录和设备集中采购的权力。在不法商家围猎下,该部门曾随机扩大采购目录,将同一厂家的同一成分药品以不同名称、不同品规、不同剂型为由,违规纳入本不能进入采购目录的药品。

多地纪委监委受访干部表示,应加强外部监督,对医疗器械购销渠道及各个环节运行情况进行适时跟踪监督,斩断代理商和医疗机构从业人员之间的“利益链”,打破行业潜规则。

安徽省纪委监委受访干部建议,一方面,严厉打击商家不正当竞争和商业贿赂行为。完善从业禁止制度,对于通过行贿牟取暴利的供应商及其股东、高管采取从业禁止措施,在医疗供应商准入目录中永久性剔除,收缴违法所得。

另一方面,建立医护人员从业信息库,对违规医护人员吊销从业资格,彻底清理出医护队伍,收缴违法所得;建立延伸核查机制,对医疗产品供应商开展延伸审计,规范供应商财务管理水平,保证财务和业务数据完整真实。

出现串案窝案

2018年3月,广西来宾市监委对该市人民医院原院长周方涉嫌职务违法和职务犯罪问题立案调查。

“拔出萝卜带出泥”。来宾市纪委监委办案人员说,去年5月至今年6月,该市已立案查处医疗卫生系统70人。

“从院长、副院长到科室负责人,一个行贿人可能牵出一串受贿人。”多地纪委监委办案人员说,如果医院主要负责人受贿,有可能败坏医院内部风气,医院工作人员甚至可能养成“收回扣”陋习。

多位湖北省纪委监委、湖北省卫健委受访干部建议,应坚持“管行业必须管行风”的工作原则,进一步健全纠风工作部门联动的协调机制,通畅联合行动模式,标本兼治、纠建并举。

“单位党建工作责任落实不力、出现严重问题的,依纪依规严肃问责,既追究主体责任,又追究监督责任。”西部某市纪委监委干部说,医疗机构党组织要把全面从严治党的主体责任扛在肩上,加强党对纠风工作的全面领导。同时根据岗位职责,对腐败风险系数较大的岗位负责人进行重点防控,着力构建廉政风险防控体系。从长远看,需持续加强医疗机构从业人员理想信念教育,提升职业道德素养。

本文转载自瞭望。

本文转载自其他网站,不代表健康界观点和立场。如有内容和图片的著作权异议,请及时联系我们(邮箱:guikequan@hmkx.cn
关键词:
回扣,支架,行贿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相关文章

推荐课程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打赏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