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女医生年度报告:薪资待遇都靠边,她们最关心这个

2020
07/23

+
分享
评论
秦若桐(编译) / 健康界
A-
A+
当个女医生不容易。

每种职业从事者都有其最关心的问题,医生也不例外,那么女医生最为关心哪些问题呢?

为此,美国Medscape在2020年3月6日至5月1日期间对3000余名不同科室的女医生进行了线上调查。其中35岁以下的受访者占8%,35岁至44岁的占24%,45岁至54岁占30%,55岁至64岁占27%,65岁以上占11%。

女医生最关心8大问题

结果显示,女医生在工作中最关心的问题主要有8个:

1. 工作与生活的平衡(64%)

2. 薪资待遇(43%)

3. 育儿和工作的平衡(30%)

4. 性别歧视(19%)

5. 职业发展(16%)

6. 同事关系(16%)

7. 年龄歧视(6%)

8. 工作中的性骚扰(1%)

不同年龄段的女医生担心的问题有所不同。

45岁以下的女医生在平衡育儿和工作方面更具挑战性。45岁以上的女医生则更关心薪酬待遇、性别平等和年龄歧视等问题。同时,照顾年迈的父母对他们来说的也是一个难题。

一位急诊科医生表示,年轻漂亮的女医生可能不会受到太多尊重。

难以平衡工作与生活

几乎有三分之二的女医生称,过劳使她们和伴侣之间的关系变得紧张。

因为工作安排很密集,有伴侣的女医生很难抽出时间陪伴对方,如有约会,即便有时间赴约,也常常会因为工作而迟到。


那么,女医生会因为照顾家庭而在工作中作出妥协吗?根据调查结果,绝大多数的女医生称自己不得不作出妥协。

一位心脏病科女医生说:“女性更有可能为了家庭在工作上作出妥协。我不能破坏我的家庭关系,也不能置丈夫和孩子于不顾,但是这种妥协极大地限制了我的职业发展。”

Medscape高级医学总监汉萨·巴尔加瓦(Hansa Bhargava)说:“尽管女医生们热爱自己的工作,成为医生也是她们自己的选择,但医生这个职业对女性而言很有挑战性,她们经常需要牺牲一部分私人时间,比如晚上或者周末。”

薪酬待遇较低

在薪酬待遇方面,女医生似乎也比较吃亏。

Medscape《2020年医生薪酬报告》显示,男专科医生的薪酬比女专科医生的高31%,男性家庭医生的薪酬相比女性家庭医生的高25%。

此次针对女医生开展的调查显示,超过三分之一的女医生收入受到了性别的影响,另有一半以上的女医生表示女性身份并没有影响她们的薪酬。

女医生收入较低的一个因素是缺乏谈判加薪的能力和信心。据美国平等薪酬谈判(Equal Pay Negotiations)创始人凯蒂·多诺万(Katie Donovan)说,只有30%的女性会费心思找上司谈薪资,而男性的这一比例则为46%。一些女性不知道自己是否应该谈判,还有人担心如果提出对薪资待遇不满就会被其他人取代。但很多女性也愿意多学一些谈判加薪的技巧。

育儿与工作难两全

在已经当妈妈的女医生中,几乎三分之二的人总是分身乏术,45岁以下的女医生(73%)更是如此。因为私人时间有限,她们可能没有足够的时间陪孩子。

同时,超过半数的女医生表示,她们生育的孩子数量受到工作安排的影响。

有的女医生还因为自己的事业推迟了成家的时间,甚至因此错过了最佳生育年龄,导致受孕困难。

由于需要平衡家庭、育儿和工作,很多女医生倾向于选择时间更为自由的科室,而薪资水平也会相应缩水。

做了母亲的女医生的日子也很不好过,当她们休产假或照顾孩子时,同事的评价会变差,她们甚至会遭到歧视,因此她们的收入水平也因此难以提升。

遭遇性别歧视

经历过和没经历过性别歧视的女医生的比例是一半一半。相比在医院工作的医生(61%),独立执业的医生受到歧视比例更低(42%)。

一些女医生表示,性别歧视的表现形式很微妙,比如男医生会被尊称为“某医生”,而女医生则会被直呼其名。

被问到男同事是否支持性别平等,约半数的人给了肯定回答,只有3%的人认为男同事完全不支持性别平等。

超过半数的女医生认为,她们需要改变自己的行为方式,才能被认真对待。在这些人中,45岁以下的女医生所占比例更高。

不仅受到性别歧视,有些女医生可能还会受到性骚扰。有女医生表示,在自己参加工作之初遭受过性骚扰,但随着年龄的增长,受到骚扰的频率慢慢降低。

职业发展有前景

在该调查中,近一半受访的女医生担任领导或者督导的角色。她们指出,并不是每个人都想要当领导,一些人为了不被占用太多私人时间会选择不当领导。

担任领导角色的信心随着年龄增长而增强。相比于X一代(20世纪60年代中期至70年代出生)(68%)和千禧一代(1981年至1996年出生)(58%),婴儿潮一代(1946年至1964年底出生)的女医生(79%)更有自信。

大约有三分之一的女医生希望获得更高的职位。从年龄来看,在45岁以下的女医生中,有52%在寻求晋升,而45岁以上的女医生中只有29%希望得到晋升。

大多数女医生并不认为女性会在取得学术成就方面受限。

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妇产科医生Rosalyn E. Plotzker说:“大约20%的女性医学学者在学术方面遭受过性别歧视,她们可能受性别影响而无法发表作品或无法在会议上发言。每5名女性医学学者中就有1名认为,她们的性别阻碍了自己潜力的发挥。这是一个需要医疗机构内部和整个医学学术界解决的问题。”

在45岁及以上的女医生中,近三分之一有指导医生。相比年龄较大的同行,45岁以下的女医生有女性指导医生的比例更高。

与老一辈医生相比,千禧一代的医生在工作中更依赖同行朋友和指导医生,其中一个原因可能是千禧一代中女医生的数量更多。

只有大约四分之一的医疗机构会为女医生们提供课程、研讨会、导师项目或其他学习交流活动,以培养领导者。

一位预防医学专家称:“大家似乎普遍认为,一位好的管理者不需要接受培训,经验会从脑袋里蹦出来。按这种想法是不可能培养出优秀的领导者的,会导致管理不善,人员流动性也会因此增大。”

女医生们平均每个月会花8小时来学习新技术,其中,年长者所花的时间更长——10个小时。

有超过三分之一的女医生认为,获得更多的专业资格证书十分重要,有助于保持专业技能,推进职业的发展。

尽管在行医过程中存在各种各样的问题,大部分女医生们仍然不后悔选择从医这条路,就如一位女家庭医生所言:“我十分感恩能够从医,这是全世界最好的工作。我对年轻的女性从医者的建议是,做自己,早点建立起自己的核心价值观,然后,好好享受行医之路。”

原文来源:Medscape

原文标题:Women Physicians 2020: The Issues They Care About

本文为健康界原创,任何机构或个人未经授权均不得转载和使用,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
关键词:
她们,女医生,女性,时间,薪酬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相关文章

推荐课程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打赏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