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医院发展新动向,更多药企入局申办

2020
07/14

+
分享
评论
姬华奎(特约) / 健康界
A-
A+
中国医改,破解看病难、看病贵难题,或从更多的药企参与互联网医院开始,我们拭目以待。

看病贵,往往是吃药贵。如今,看病贵的难题正在缓解,也必须解决。大量药企参与互联网医院建设,或是解决这一难题最有效的方法之一。

随着互联网医院实践不断深入,互联网医院终将走出单纯的咨询问诊、预约挂号等诊疗环节,业务将围绕处分权,拓展至为患者或健康人群的的疾病提供解决方案。药企、药店、保险公司等利益相关方也将纳入互联网医院范畴,不管是主动还是被动。

据笔者不完全统计,截至2020年6月22日,注册“互联网医院”的公司有422家。通过国家、地方卫生健康委官网以及各新闻媒体网站查询,全国目前已有430家互联网医院,通过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统计信息中心全国医疗机构查询,包括独立设置的互联网医院在内领取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的109家,分布在全国19个省、直辖市、自治区。

互联网医院参与主体多元化,药企或成为生力军

互联网医院成为互联网医疗进入诊疗核心的标准,各机构围绕自身优势,从各环节切入市场,围绕互联网医院进行医疗资源优化配置以及医疗服务流程再造,各显神通。

互联网医院参与主主体也逐步扩大至多方,包括体检、健康管理企业、互联网企业、药企、实体医院以及医疗IT企业,其中药品流通领域的药企成为建设互联网医院主体不可忽视的一支军队。

2016年5月,旗下拥有1药网的岗岭集团联合贵州省政府共建国内第一批互联网医院试点医院——西南互联网医院(原名:有来互联网医院)。这是国内第一批家庭医生服务试点机构,专注于直接面向社区提供远程门诊服务;2019年底,浙江施强制药有限公司投资1亿元,建设的桐庐施强互联网医院,项目将通过与浙江施强制药有限公司建立长期合作关系,10万名医生多点执业,建设实体综合医院及互联网医院,开展互联网医疗服务;

2020年4月22日,复星医药(集团)旗下江苏万邦生化医药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成立安徽星邦互联网医院。

2020年6月5日,海南省卫生健康委员会发布关于《海南省互联网医院管理办法(试行)》政策解读,该文表示:国家卫生健康委《互联网医院管理办法(试行)》中对独立设置互联网医院的定义、各级卫生健康行政部门的设置权限、不同互联网医院诊疗范围都没有细化定义。

海南省目前批准筹建设置的有58家,其中通过执业登记的27家。在我省设置互联网医院的以互联网科技、医药、保险企业为主(24家),包括阿里、腾讯、百度、上海医药、国寿、众安保险等,京东、阿斯利康、辉瑞等也在筹备落地,在阿里、腾讯等头部企业落地的示范效应下,大量的互联网医药企业进入海南申办互联网医院。

三天后,6月8日,辉瑞普强发布公告,宣布调整大中华区组织架构——中国业务团队拆分为3个部门,分别是医院销售业务、零售业务、创新互联网医疗服务业务,各业务负责人直接向普强大中华区总裁汇报。

受2020年新冠疫情影响,辉瑞普强与互联网医疗平台合作,涉足互联网医疗服务。此次公司框架的调整,把创新互联网服务业务提高至医院组、零售组同等地位的部门,直接向总裁汇报,这也说明了公司未来的一个发展方向,相信作为全球最大的以研发为基础的生物制药公司辉瑞申办及落地互联网医院,只是时间的问题。

本文为健康界原创,任何机构或个人未经授权均不得转载和使用,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
关键词:
互联网医院,药企,互联网医疗服务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相关文章

推荐课程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打赏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