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亚出现高致死率“不明肺炎”,疑似新类型冠状病毒

2020
07/13

+
分享
评论
界弟 /  医学界感染频道
A-
A+
“不明肺炎”四个字挑动着国内读者的神经,但很多疑问目前还没有答案。

7月9日,中国驻哈萨克斯坦大使馆发布的一则通告,在网络上引发了轩然大波。

官网截图

通告提醒在哈中国公民注意防范“不明肺炎”。今天,包括人民网、央视新闻在内的多家主流媒体也转发了这一条通报,称“不明肺炎”致死率高于新冠,提醒民众警惕。

央视新闻截图

“不明原因肺炎”从哪里来?

中国驻哈萨克斯坦大使馆的这则通告,援引了当地媒体的报道——6月中旬以来阿特劳州、阿克纠宾州和奇姆肯特市肺炎发病率较同期显著升高。截至目前,三地已有近5百人感染、30余人病危。今年上半年,哈境内非新冠肺炎共导致1772人死亡,仅6月就有628人死亡,其中也包括中国公民。

通报还表示:“哈卫生部等机构正对该肺炎病毒进行对比研究,尚未予以明确定性。”

哈萨克斯坦最大的信息门户网站Tengrinews的报道,提供了更详细的数据。报道称哈国有2.8万名肺炎患者在医院接受治疗,这些人新冠病毒核酸检测结果都是阴性。

哈萨克斯坦“法律”网援引本国免疫学专家拉法伊尔·罗杰森的观点指出,哈萨克斯坦此前并无在6月出现“社区获得性肺炎”疫情的先例。罗杰森据此认为,除新冠肺炎疫情外,哈萨克斯坦正在流行另外一种原因尚不明确的肺炎疫情,该类型肺炎患者的体内并未检测出COVID-19病毒,“原因虽然还无法100%确认,但99.999%仍是一种冠状病毒”。

这些报道似乎暗示,哈萨克斯坦“不明原因肺炎”是另一种冠状病毒导致的、致死率很高的疾病。

面对这样的舆情,哈萨克斯坦卫生部迅速做出了回应。7月10日,其在社交媒体“脸书”上发布声明称,部分媒体称哈萨克斯坦出现“比新冠肺炎致命性更强的不明肺炎”是不实消息。

哈萨克斯坦卫生部脸书声明

声明指出,该国卫生部是根据世界卫生组织发布的《国际疾病分类》(ICD-10)的规定,做出“肺炎”的诊断。根据ICD-10,当临床诊断或流行病学诊断出现CVI——如肺部出现毛玻璃样变,但未经实验室检测确认,都可以诊断为“肺炎”。

此外,据荷兰BNO新闻网消息,哈萨克斯坦卫生部认为,“那些病例很可能就是新冠病毒病例”。

关于“不明肺炎”,专家这样说

“目前哈萨克斯坦‘不明肺炎’的信息非常少,贸然说‘不明肺炎’的致死率比新冠更高,是不准确的,虽然应该警惕,但不必过于恐慌。”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主任医师张新告诉“医学界”。

张新表示,哈萨克斯坦目前暴发的肺炎还没有公布病原学、影像学方面的结果,同时也不能明确能否人传人,“病原体种类、患者年龄、合并症、当地医疗条件等因素都可能影响致死率。目前我们掌握的信息仅有死亡人数和诊断人数,仅此去判断疾病的严重程度,是远远不够的。”

张新认为,如果要给哈萨克斯坦的“不明肺炎”定性,至少要明确3个关键信息:疾病具体的发病情况(人数、波及范围等);疾病是否人传人(即传染性和传播途径);“不明肺炎”的临床表现(影像学和症状等)是指向一种病原体还是多种病原体。

“在给疾病定性并明确其病原体之前,贸然谈及疾病的严重性和危害性是不恰当的。”张新强调。

哈萨克斯坦卫生部表示,如果民众迫切关注“不明肺炎”的情况,他们将尽力在下周公布一些数据和调查结果。

“不明肺炎”会传到中国吗?

中国和哈萨克斯坦接壤,“不明肺炎”四个字挑动着国内读者的神经。去年12月底,武汉新冠疫情正是以“不明原因肺炎”进入公众视野的。

哈萨克斯坦和我国直接接壤

据港媒消息,香港9日新增42个新冠确诊病例,有8例是输入性病例,其中有5人就来自哈萨克斯坦。

目前,我国与哈萨克斯坦的航班已经停航。一家货运代理公司口岸联系人在接受《南方周末》采访时表示,我国的陆上货运防控十分严格:“从司机进入国门开始,就会在驾驶室贴上封条,直到离境都不允许出驾驶室。”

新疆是预防中亚疫情输入的重要门户。李先生在新疆从事工程器械出口工作,客户主要来自中亚国家。哈萨克斯坦疫情被报道之后,李先生接到很多亲朋的问询,他告诉“医学界”,“新疆与诸多国家接壤,边境口岸众多,随着一带一路的推进,新疆与周边国家的贸易确实非常频繁。”

但是对于哈萨克斯坦的疫情,李先生并不担心。他认为,新疆的疫情防控工作做的很好,武汉疫情暴发之后,新疆就对边境口岸进行了严格的管理。

哈萨克斯坦是中亚最大的经济体,截至7月10日中午,该国确诊病例达到54747例,死亡264人,确诊病例数排名全球第31位。

哈萨克斯坦累计确诊病例变化图/ EURACTIV

7月8日,哈萨克斯坦总统卡瑟姆若马尔特·托卡耶夫刚刚宣布了一系列遏制冠状病毒在该国传播的措施,并警告他的国民,形势依然严峻。根据总统的说法,当局在大流行开始时,从3月16日至5月11日,实施了严格而强硬的防疫措施,以遏制病毒在该国的传播。

“这帮助我们挽救了很多生命。令人遗憾的是,由于很多人不遵守隔离规定,前卫生部领导层犯下系统性错误,以及市领导的无能,我们实际上正面临第二波疫情,同时肺炎病例大幅增加。”总统表示。

从7月5日至19日,哈萨克斯坦重新在全国实施为期两周的隔离检疫。

上周三的数据显示,哈萨克斯坦当局改变了统计方法,开始将以前没有被纳入总数的无症状感染病例包括在内,病例数量激增。7月9日,哈萨克斯坦报告新增1726例冠状病毒感染病例。其中,936例为无症状感染者。

中亚五国的“神秘”抗疫战

哈萨克斯坦此次“不明肺炎”引起舆论的轩然大波,和其政府疫情通报的透明度也有关系。总体来说,中亚五国是主流媒体报道的“盲区”,它们正经历着一场怎样的抗疫战?外界鲜少能获得非常详细的信息。

中亚五国之一的土库曼斯坦就是该地区最神秘、最专制的国家。目前,土库曼是中亚唯一一个没有正式登记一例冠状病毒病例的国家,也是全世界范围内少数几个没有记录任何冠状病毒感染病例的国家之一。

专家们认为,土库曼斯坦不太可能没有受到这场大流行病的影响,没有报告病例是因为土库曼政府试图掩盖疫情。

近日,土耳其驻土库曼首都阿什哈巴德大使馆的一名官员死于肺炎,但该国官员仍然表示,土库曼没有新型冠状病毒病例。

5月9日,土库曼首都阿什哈巴德,二战结束75周年,该国举办了大型纪念活动/美联社

与土库曼斯坦政府进行了数月的讨论之后,世卫组织欧洲区域主任汉斯·克鲁格于7月6日在推特上表示,一个特别小组将前往土库曼斯坦评估该国的局势。

世卫组织只有在有关国家政府批准后才能进行评估。4月,世卫组织曾表示,塔吉克斯坦和土库曼斯坦都邀请世卫组织进行评估,但在世卫组织代表前往塔吉克斯坦期间,由于未具体说明的原因,对土库曼斯坦的访问没有成行。

图片来自推特

上周,土库曼斯坦政府宣布人们应该戴口罩,但声称这只是为了保护他们远离高浓度的灰尘。国家卫生部还发布了健康建议,建议用盐水漱口,并使用国家总统推荐的传统药草。

中亚五国的其他三个国家——乌兹别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截至目前,都至少报告了数千例确诊病例。

乌兹别克斯坦是中亚人口最多的国家,有3200万人口。截至10日中午,确诊病例总数达到11564例,51人死亡。但由于严重缺乏检测,而且有人指责官员漏报病例,因此实际感染人数仍不得而知。

吉尔吉斯斯坦则正遭到新冠肺炎疫情和社区感染性肺炎疫情的双重威胁。吉卫生部表示,自今年3月以来,社区感染性肺炎患者已逾3000人,有268名患者死亡。与此同时,吉累计新冠确诊病例达到9358例,死亡122例。

塔吉克斯坦直到4月30日世卫组织专家访问前夕,才开始公布病例数据。卫生部的数据显示,该国确诊病例总数达到了6410例,54人死亡。但一份调查报告显示,官方的数字明显低于当地活动人士和医务人员的估计。

本文转载自其他网站,不代表健康界观点和立场。如有内容和图片的著作权异议,请及时联系我们(邮箱:guikequan@hmkx.cn
关键词:
肺炎,疫情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相关文章

推荐课程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打赏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