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疫列国志 | 巴西:总统抢了特朗普的剧本

2020
07/13

+
分享
评论
凌武娟 / 健康界
A-
A+
在卫生专家看来,如果总统的病情较为严重,对巴西的抗疫策略走向,也许未必是坏消息。

一再带领国民放飞自我的巴西现任总统博纳索罗,终于超越了他的偶像特朗普。

当地时间7月7日,博纳索罗宣布自己的第5次新冠病毒核酸检测呈阳性。

当天,巴西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26051例,新增死亡病例620例。美洲大陆的巴西和美国,是目前全球新冠肺炎蔓延速度最快的国家。

“新增还很高,但现在已经复工了,除了工作外,我几乎不出门。”中国人蔡女士在巴西待了七八年,在圣保罗州做生意的她坦言,当地是巴西疫情最严重的的地区,“政府在应对疫情方面实在做得比较差,比如盲目复工,对于违反防疫规定的人也没有任何措施。”

巴西从6月初开始逐步复产复工。与之相伴的,是疫情的“一路高歌”。

从6月1日至7月8日,巴西单日新增病例数走势波动较大,但每天的新增病例数都在1万+,最高达到54771例(图1)。在这样的节奏下,巴西的累计确诊病例数几乎呈直线上升(图2)。在38天时间里,这个数据从49余万例增至160多万例。

图1:巴西6月1日至7月8日单日新增病例数走势,数据来源于WHO

对应的,死亡人数从2.8万多人上升至超过6.5万人。

图2:巴西6月1日至7月8日累计确诊病例数走势,数据来源于WHO

巴西境内首例确诊病例出现于2月底,过去了4个多月,巴西这个新兴经济体,疫情超过了人口最多的国家、老牌发达国家……,一路超车跃升至“全球第二”,仅次于美国。

巴西,是怎样做到的?

一场桑巴狂欢拉开疫情暴发序幕

2月下旬,当新冠病毒陆续在中国、意大利、美国等国肆虐之时,远在南美洲的巴西风平浪静。

此时的巴西,注意力全在狂欢节。

一年一度的狂欢节是巴西的年度盛会,由于规模宏大、场面壮观,被称为世界上最大的狂欢节,也有着“地球上最伟大的表演”之称,每年数百万巴西人以及世界各地游客慕名而来,通宵达旦狂欢。

虽然鉴于全球疫情形势,巴西卫生部早在2月3日就将疫情风险等级提高至最高的三级,但狂欢节如期举行。

2月21日,2020年巴西狂欢节在里约热内卢盛大开幕。热情奔放的巴西人和游客们涌上街头,伴着欢乐激昂的音乐,一边欣赏耀眼的彩车,一边扭动身体跳着桑巴舞,每一张脸上都洋溢着灿烂的笑容。

据统计,此次狂欢节至少有3600万人参加。华彩之外的阴影里,病毒即将展开自己的“狂欢”

巴西2020年的狂欢节现场

就在官方狂欢节即将结束的2月26日,巴西卫生部报告巴西出现首例确诊病例。这也是拉美地区的首例确诊病例。

虽然官方狂欢节于2月26日结束,但民间的街头狂欢一直持续到3月1日。

4天之后,里约热内卢也出现了第一例确诊病例。在狂欢节结束四周后,巴西累计确诊近4000例,死亡超百人。

在抗疫的轨道上,“火车头”博纳索罗,应该加速了。

逼走两位卫生部长后 巴西特朗普“求仁得仁”

巴西现任总统博索纳罗素有“巴西特朗普”之称,他毫不避讳自己是特朗普的粉丝。这也几乎注定了他的“宿命”——历经5次核酸检测终呈阳性,更像是一次“求仁得仁”的个人秀。

从一开始,博索纳罗就低估了新冠病毒。

3月初,博索纳罗不顾各方反对,执意率政府代表团访问当时疫情已经严重的美国,并会见特朗普。返回巴西后,超过20名代表团成员确诊感染新冠病毒。博索纳罗当月三次接受检测,结果均为阴性。曾是运动员出身又服过兵役的博索纳罗,因此嘲笑新冠病毒只是一种“小流感”(新冠病毒OS:有被冒犯到)。

他曾多次在公共场合和集会中不戴口罩,不保持社交距离。3月15日,在巴西利亚的一次总统支持者游行中,博索纳罗无视当时实施的社交距离政策,与支持者拥抱、自拍。

博索纳罗在游行中

《柳叶刀》对此的评价是,博索纳罗是巴西抵抗新冠病毒传播的最大威胁。

病毒在威胁民众,总统在威胁州长和市长。

3月24日,博索纳罗敦促巴西各市长和州长撤销封锁措施,尽快重启经济。他说:“其他病毒杀死的人比新冠病毒多得多,但没有造成这种骚乱。少数实行封锁措施的市长和州长是在犯罪。他们正在摧毁巴西。如果我们不恢复工作,巴西就可能脱离民主常态。”

时任巴西卫生部长路易斯•恩里克•曼德拉警告,新冠疫情对巴西的医疗体系构成了严重威胁,巴西医疗体系可能在4月开始崩溃。

这种警告对总统根本没用,两人对是否实施社交隔离等重要议题上出现强烈分歧。4月16日,在曼德拉表示支持关闭企业和学校后,博索纳罗直接解除了他的职务,并任命纳尔逊·泰奇为新卫生部长。

泰奇的卫生部长生涯,几经挣扎也未能“满月”。5月15日,他宣布辞职。

在特朗普大肆鼓吹羟氯喹为“神药”后,3月下旬,博索纳罗也发布了一段视频,大肆宣传羟氯喹的疗效,并声称该药“在每个地方都有效”。他还下令,让军队储存数百万剂羟氯喹。5月上旬,博索纳罗要求泰奇发布新指南,允许巴西广泛使用羟氯喹治疗新冠患者。

泰奇对此持保留意见,并认为巴西应该实施更严厉的社会封锁政策,暂停经济活动。他显然没有吸取前任走人的“教训”。

截至当地时间7月9日,巴西“卫生部长”一职已空缺60多天。在巴西这样的人口大国,在抗击疫情的关键时期,没有卫生部长不可想象。目前,这个职位暂时由巴西将军爱德华多临时代理。

这位没有公卫经验的将军,一上任就显现了与前两任不同的“神”逻辑——他认为,每天公布的确诊人数与死亡人数,对经济的重启非常不利,甚至打击了国民的意志。6月6日,他要求巴西卫生部停止公布死亡人数、改变数据统计方法,甚至关闭了卫生部官方网站每天公布疫情数据的网页。直到6月9日,巴西最高法院作出裁决,数据网页才得以被恢复。

从淡化新冠病毒的严重性到反对各州的封锁措施,从亲自下场抗议封锁到在疫情加剧时要求重启经济……这不免让人怀疑,博索纳罗是不是抢了特朗普的“剧本”。由此,巴西疫情形势一路追随美国,也就不再让人意外。

博索纳罗与特朗普

本文为健康界原创,任何机构或个人未经授权均不得转载和使用,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
关键词:
新冠疫情,博纳索罗,巴西,公立卫生系统,羟氯喹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相关文章

推荐课程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打赏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