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公立医院道路,民营医院能解决人才荒问题吗?

2020
07/15

+
分享
评论
杨瑞静 / 健康界
A-
A+
与公立医院相比,有新的技术,新的设备,灵活的服务,这些走“公立医院模式”的民营医院,还缺什么?

又到毕业季,一场场毕业典礼在众多公立高校举行。而这其中,有越来越多的民营医院为硕士生、博士生颁发毕业证书并拨帽穗,他们就是成为公立高校附属医院的民营医院。

2010年,三博脑科医院(下称三博脑科)被纳入重点高等院校科研教学体系,成为首都医科大学第十一临床医学院,此后三博脑科开始探索“学院型民营医院”新模式。

2014年,“武汉大学亚洲心脏病临床学院”挂牌成立后,武汉亚洲心脏病医院朝着“心血管医教研医学中心”的目标继续迈进。

“他们走的是公立医院的发展模式,希望通过科研带动医院实力。”华盖资本投资经理王泽玮告诉健康界。在与公办高校合作后,民营医院走公立医院的道路是否行得通?民营医院能否借此解决人才短板问题?健康界采访了多位业内人士。

多家民营医院与公办高校“攀亲戚”

此前,公办高校附属医疗机构一直都是公立医院。直到2005年,东莞东华医院与中山大学合作成为附属医院,拥有博士、硕士培养点和国家级重点专科。温州康宁医院紧随其后归为温州医科大学附属医院。

2007年,南京医科大学设立第四临床医学院,同时吸纳三家非公立医院作为附属医院,各附属医院院长均担任临床医学院副院长。南京医科大学给这些医院一定学校编制,鼓励他们用学校编制吸引高层次人才;三家非公立医院成为附属医院之后,承担与之对应的教学和培养人才工作,如承担临床理论课和选修课、见习与实习教学任务、研究生培养、科研课题、学科建设等。

在一批民营医院实力不断增强后,越来越多的高校愿意选择其中自身条件比较好的、具有先进技术和一流设备的作为附属医院,医学生在这里可以率先接触到国内甚至国外领先的医疗资源。

健康界查阅艾力彼发布的“2018届非公立医院100强”名单发现,前20名中都是大学教学医院,在剩下几家中,则有医院向健康界表示正在寻求与大学合作的机会。

寻找科研“通行证”

民营医院为何热衷与公办高校合作?

“其实是为了一块金字招牌。”资深医院运营管理职业院长郭俊给出这样的答案。在他看来,民营医院帮公办高校培养学生,公办高校为民营医院站台,给一张申报国家重大课题等科研上的通行证,拿到通行证的民营医院则可以在科研上“一飞冲天”。

在公立医院,医生可以申请科研经费,做实验,在专业领域继续深造。而民营医院申请国家科研资金的可能性非常低。根据目前医师考核体系,如果没有高质量的课题和论文支撑,医生职称晋升的机会渺茫,也中断了个人职业发展的路径。

“之前,我们一直没有得到国家科技部、北京科委等部门对一些重大课题的支持。”三博脑科创始人之一、首都医科大学第十一临床医学院院长栾国明告诉健康界,直到真正成为首都医科大学的直属医院后,所有的科研都归到了首都医科大学,三博脑科才可以名正言顺地从国家申请研究课题。“在特殊机制下,靠着大学,我们才有了做科研的希望。”栾国明说。

得到顶尖医学院校的认可和支持,三博脑科在学术上的发展高度不再受限,在科研立项、申报资金、医生职称评定等方面都有了保障。同时,三博脑科的教学和科研平台搭建在首都医科大学上,基本与公立医院相媲美,医生除了一流的医疗平台,还有一流的教学和科研平台,扩大自己学术影响力。这些软实力可以培养人才,自然吸引了不少顶尖专家的加盟。

简单来说,民营医院可以拿到这张通行证,为自己吸引和培养更多顶尖专家,从而吸引患者。

打造人才补给和培养体系

也正是这张通行证,让他们更容易敲开投资者的大门。

三博脑科不久前完成超8亿元的B轮股权融资,这是医疗服务行业近年来最大的交易之一。本轮融资由泰康领投,易凯未来产业基金、广发信德、宏鼎投资、朴道医疗、秉鸿资本、朴弘资本等多家机构跟投。栾国明告诉健康界,除了医院实力等原因,投资人也看上了三博脑科“学院型医院”的发展模式,“因为这种模式具备更好的可持续发展前景。”

“像三博脑科这些民营医院很受资本欢迎,他们在融资的时候,完全可以自由选择投资机构。”王泽玮告诉健康界,民营医院若能成为学位授予点,证明他们在学术科研上拥有一定实力,有科研实力也就能留住大专家,“一个医院有大专家,怎么会没有患者?他们的收入是会持续上涨的。”

自2005年申请成为首都医科大学硕士点、博士点至今,三博脑科培养了硕士、博士、博士后两百余人,有近40人毕业后留在三博,其他则分散在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儿童医院、首都医科大学宣武医院等公立医院。栾国明坦言,凭借首都医科大学提供的教学和科研平台,三博搭建了一个完整的可良性持续的人才补给体系。

像三博脑科、武汉亚洲心脏病医院等将自己定位成研究型医院,愿意在科研上有所作为,而不是着眼于眼前利益,会更倾向于在一开始就成为公办高校附属医院,从而留住优秀的人才资源。而像爱尔眼科、何氏眼科、通策医疗等,自身做大做强之后,也在探索与医学院合作办医或独立办学的方式,从源头为自己的医生部队打造专属于自己的“黄埔军校”。

6月5日,暨南大学与爱尔眼科达成战略合作,包括共建3家大湾区核心区域医院:“暨南大学附属广州爱尔眼科医院”“暨南大学附属深圳爱尔眼科医院”“暨南大学附属东莞爱尔眼科医院”,并着手成立“暨南大学爱尔眼视光医学院”。

爱尔眼科作为最早登陆创业板的个股之一,自2009年10月底登陆资本市场至2020年,市值涨幅高达30倍。爱尔眼科主业的核心是技术和设备,只要将医疗流程简单化、标准化、专业化,便具有极强的可复制性。

按照王泽玮的分析,三博脑科和爱尔眼科是两种完全不同的发展模式:三博脑科做的是风险系数高,公立医院不想做的项目,通过市场机制,以高薪鼓励医生挑战高难度手术;爱尔眼科做的是最挣钱、公立医院没有权限做的项目,例如一些高端手术。

在与公办高校合作之前,爱尔眼科独创的“医疗合伙人计划”,才是他们吸引人才的重要法宝。“合伙人计划”具体来操作起来就是:首先在全国范围内筛选有技术、有管理水平的优秀医生,作为合伙人股东参与投资设立新医院。在新医院达到一定盈利水平后,爱尔眼科通过发行股份、支付现金或两者结合等方式,以公允价格收购合伙人持有的医院股权。这相当于医生作为股东来投资医院,最后收取投资回报,得到了定向定点的激励。据了解,爱尔眼科的“医生合伙人”计划至今已5年有余,首期投资回报数据显示:医生的收入回报与加入爱尔眼科之前平均超过3倍,最高达14倍。

另一方面,不少业内人士认为,爱尔眼科的医生合伙人计划必须满足以下四个条件:第一,轻资产,投入成本不会太高;第二,标准化,容易估值;第三,规模化,能实现商业价值;第四,有变现通道,上市或准上市公司更容易做。不具备的话,反而更容易失败。

与“一家独大”的公立医院相比,有新的技术,新的设备,灵活的服务,这些走“公立医院模式”的民营医院,还缺什么?用资深医疗投资人林掌柜的话来说,可能缺的就只是成熟的人才培养体系、学术地位和品牌历史沉淀。

总的来说,民营医院想要破解“人才荒”,提高医疗和管理综合水平才是最硬的道理。有了实力和口碑之后,人才的雪球才会在利好前景下越滚越大。

本文为健康界原创,任何机构或个人未经授权均不得转载和使用,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
关键词:
民营医院,公立医院,三博,医疗,高校,附属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相关文章

推荐课程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打赏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