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疫列国志 | 印尼:千岛之国的绝望与希望

2020
07/10

+
分享
评论
刘宇琪 / 健康界
A-
A+
避免成为全球新冠疫情风暴的下一个“震中”,在下一个选择来临时扭转命运,艰难的印尼还有机会。

6月29日,一个视频在印度尼西亚的社交网络上流传,视频的主角是东爪哇省泗水市的女市长丽斯玛哈莉妮。

画面显示,当听到一位呼吸科医生讲述医院挤满了新冠肺炎患者,而医务人员无力医治时,她下跪抱住医生的腿,嚎啕大哭请求“原谅”。

东爪哇省是印尼仅次于首都雅加达的第二人口大省,是目前该国新冠疫情确诊病例和死亡人数最高的地区。截至7月9日,全省累计确诊15484例,死亡1125例,其中一半以上的确诊和死亡病例发生在泗水市。

(丽斯玛哈莉妮在与医务人员会面时下跪并大哭,图为视频截图。视频来源:雅加达邮报)

这个拥有世界第四人口总量的发展中国家,正在经历日益恶化的新冠肺炎疫情。据其卫生部最新数据,7月9日全国新增确诊2657例,再次打破单日新增数记录。累计确诊病例增至70736例,累计死亡病例增至3417例。

这与印尼卫生部门在疫情早期坚持“看不见病毒”形成了强烈反差。

2月底,科研人员曾对印尼的“零病例”提出质疑,卫生部长普特兰托以“祈祷的力量让我们远离病毒”来回应。3月2日,印尼报告了首例确诊,两周后政府便称新冠肺炎疫情已经成为“国家灾难”。

“回避”策略瞬间破功。

丽斯玛哈莉妮崩溃的画面,也许折射了印尼政府的态度转变,除了悲伤、失望、悔恨,更多的是无奈。

印尼之“悲”

截至目前,印尼新冠肺炎累计确诊数、累计死亡数和死亡率均为东南亚地区最高。而这些数据在持续攀升,疫情形势严峻。

澳大利亚迪肯大学流行病学系主任凯瑟琳·贝内特4月根据全球疫情数据推算了各国的疫情单日“增长因子”,如果增长因子大于1,那么该国每日新增病例将会继续增加。

根据其推算,印度尼西亚的这一指数到7月初也无法压制在1以下。

(根据模型预测的印尼的每日新增病例增长因子数值。 图源:ABC NEWS新闻网)

当前的确诊数据印证了这一模型的预测。自3月2日印尼官方宣布了第一例确诊病例以来,总确诊数、总死亡数、单日新增病例和单日新增死亡数均线性上升(趋势如下图所示)。

(印尼新冠肺炎疫情相关数据统计趋势图。左上:总确诊病例数;右上:总死亡人数;左下:单日新增确诊数;右下:单日新增死亡数。数据截至2020年7月10日,来源:worldometer网站)

印度尼西亚大学流行病学家潘都·里诺也在本月初做出感染率会“持续上升”的预测,认为到9月或10月每日新增病例数可能会达到4000例以上。他说,模型表明,除非采取更严格的措施,否则这种增长将持续下去。

疫情恶化对应的是居高不下的死亡率。印尼的新冠肺炎病亡率一直位居东南亚之首,甚至一度达到9.33%。高死亡率与匮乏的医疗资源有很大关系。

在印尼,每万人享有的床位数是12个,该指标数值在韩国是115个,中国42个,马来西亚19个;每万人的医师数,韩国为24人,中国和马来西亚分别是18人和15人,而印尼仅为5人。据路透社报道,由于医疗资源挤兑,在三月份有许多患者在等待的过程中便不治而亡。

(亚洲五国每千人医疗资源对比图 图源:BBC,数据自WHO、Worldbank统计)

总体稀缺的医疗资源还面临着地区差异:大部分资源都集中在经济水平较为发达的爪哇岛。位于印尼群岛东部的落后省份巴布亚,当地202个隔离病房只有2个能达到世界卫生组织的卫生标准。疫情爆发之前,当地70%的床位就已被普通病患占用了,没有多余资源可以应对疫情。

医务人员的感染让本就岌岌可危的医疗体系雪上加霜。

印尼医院大多缺少床位、医护人员和重症护理设备,疫情之下有些医生甚至开始自制装备,使用雨衣和自制口罩防护。据当地媒体报道,与意大利9.5%的医务人员感染率相比,印尼的数字可能更高,医疗体系处崩溃边缘。

据路透社4月10日报道,印尼全国因新冠肺炎死亡的病例中至少包括26名医生和9名护士。高死亡率和医护人员死亡引发了公众对疫情更大的焦虑。

路透社报道了一名医生的葬礼:“10日傍晚,在首都雅加达一座墓地,46岁女医生拉蒂·布瓦里尼下葬。只有长子费洛斯近距离注视裹着塑料布的棺木沉入墓穴,其他家人按照指示,从安全距离外观看下葬。”

医护人员的去世令同行和印尼民众痛心。印尼医学会成员普里约·西迪普拉托莫对媒体说:“印尼在开始时准备不足,医务人员的个人防护装备也不足……这是这么多医生死亡的原因。”他还补充说:“全国已经暴露于病毒之下,但在3月前,没人意识到这点。”

新冠疫情何以至此?在陷入困境之前,印尼曾经有过多次面临选择的时刻。

曾面临的三次选择

病毒存不存在?

新冠肺炎疫情从今年年初在中国被报告,此后泰国、日本、韩国等国家陆续报告了病例。

直至2月底,印度尼西亚尚未在其领土上报告任何一例新冠病毒感染病例。由于与之接壤的许多国家报告了感染病例,这引起了一些怀疑。

哈佛大学研究人员2月初通过一个数据模型对印尼的新冠肺炎感染情况进行研究,初步结论认为,印尼应该已经记录了感染新冠肺炎病毒的案例。但卫生部长普特兰托对哈佛的这一推测表示不满。

在发布会上 ,普特兰托向哈佛的研究人员喊话:“请你们来印尼亲眼看看,绝对没有病毒。” 这位卫生部长系军人出身,并无医学背景。

(印度尼西亚卫生部长特拉万·阿格斯·普特兰托将该国未出现新型冠状病毒的病例归因于祈祷。图源:路透社)

该组织的怀疑源于印尼官方对确诊病例信息的闪烁其词。2月,印尼从武汉撤离了238名侨民,这些侨民在抵达印尼时没有检测,原因是检测试剂价格太贵。此后他们被送往纳土纳群岛隔离。出院后,这批侨民全部得到了健康证明。

在此之前,1月份,新加坡报告了首例印尼籍新冠病例,是一名被其雇主感染的印尼女工。同时,据媒体报道,在印尼本土,1月份曾有一名荷兰确诊游客连续在东爪哇三家医院就诊,但该病例却遭官方否认。

3月,印尼的各大岛屿仍在接待游客。3月2日,印尼官方才正式宣布出现首例本土病例,病例位于雅加达近郊的德波。总统佐科表示,两名印度尼西亚感染者为母女二人,她们曾接触过曾来访印度尼西亚、在马来西亚工作的日本女性感染者。

3月11日,印尼出现了首例本土死亡病例,一位英国籍感染者在巴厘岛的医院离世。

此后,印尼接连通报了多起高官感染新冠的案例:曾参与钻石公主号侨民撤离的交通部长最先公开被确诊;曾去土耳其旅行的茂物市市长也确诊感染,以及万隆副市长、国家监察部部长、苏拉维西省卫生部长、议会议员等。

而法新社根据雅加达城市公园和森林服务处的数据发现,雅加达在3月举行的葬礼次数,比2018年以来任何一个月份都还要高出40%。下葬人数出现了不明原因的激增,约有4400人被埋葬。而截至4月1日,印尼官方通报的新冠肺炎死亡病例数是136人。

(医护人员在雅加达的一家医院为新冠肺炎患者祈祷。图源:路透社)

3月初,在政府宣布首例确诊病例前,就有医务工作者警告说,医院可能很快就会人满为患。一些组织敦促政府为医院工作人员提供足够的个人防护设备。

而根据官方口径,印尼3月上半月对新冠肺炎病毒的回答是“病毒不存在”。

要不要检测?

本文为健康界原创,任何机构或个人未经授权均不得转载和使用,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
关键词:
印尼,孤岛隔离,医务人员感染,巴厘岛,检测能力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相关文章

推荐课程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打赏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