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房托管继续退潮,电子处方或是新出路

2020
07/10

+
分享
评论
梁建 / 健康界
A-
A+
对于药房来说,没有了企业的托管,自身的发展命运再次陷入未知的发展境地。

7月7日,步长制药发布公告,公司拟以2175.23万元的价格,将其所持有的湖北步长九州通51%股权转让给九州通。步长制药方面在公告中表示,步长九州通只是九州通业务板块中很小的一部分,股份收购完成后对九州通的业绩不会有明显的影响。

步长制药与国内民营医药流通巨头九州通的合作始于2017年12月。当年,步长制药和九州通联手成立步长九州通,宣布进军药房托管,上述合作最初暂定的期限是十年,如今合作还不到三年,步长制药就急着剥离业务,其背后的行业变局令人唏嘘。

此前,国药控股、瑞康医药等上市公司都曾先后涉猎药房托管业务、又纷纷退出该业务。这些知名药企陆续剥离药房托管及其相关业务,意味着又一条带金销售之路走不通了。未来在合规压力升级,医药环境发生改变的情况下,药企不再寄希望于变相沿袭老路,而更倾向于聚焦核心业务或加速转型升级。

药房托管滋生腐败

曾几何时,药房托管是公立医院尝试“医药分开”的一种模式,医院通过契约形式将药房交给具有经营管理能力较强的医药企业,但药房所有权仍归属医院。

该模式最早可追溯至2001年。当时三九集团托管了广西柳州市中医院等7家医院药房(药剂科)。接下来的19年里,药房托管断断续续在各地开展。而且在药房托管兴盛之初,包括国药控股、上海医药、康美药业等在内的多家医药公司已经纷纷涉足。

国药控股在2017年年报中表示,公司下属公司国药股份通过非公开发行筹集约10亿元,用作社区医院药房托管等项目。上海医药在年报中提到,公司2017年共托管医院药房226家,新增97家。

医院把药房交付企业托管,自己会收取供应商巨额履约、质量保证金或药价折扣。而对于企业来说,布局药房托管,不仅可以加大与医院合作数量,还能对接处方资源。在药房托管兴起之时,国内国药控股、上海医药和步长制药在内的多家大型医药公司均有涉足该业务。

医改行业观察人士徐毓才向健康界表示,当时在医药分开的大趋势下,药品要实行零差率,医院无法从药品销售中获得利益,于是就开始想对策。通过契约形式,在药房的所有权不发生变化的情况下,将其交由具有较强经营管理能力,并能够承担相应风险的医药企业进行有偿经营和管理的药房托管逐渐受到医院欢迎。

不过,此举也容易滋生腐败。因为托管企业需要向医院付费,这势必造成了一定程度的利益转换和利益输送。2016年11月,武汉市蔡甸区中医院院长张友军就利用职务之便在药房托管项目中受贿逾百万元被查处,因此后来要求规范药房托管的呼声也越来越高。

有违医药分开初衷

根据官方描述,医药分开是指医治和用药分开,医只是医治,药不随医,降低医疗费用,但是药房托管虽然减少了药品流通的中间环节,但并未切断医生与药企的利益关系,医生在药品流通利益链上的地位未发生改变。

医疗战略咨询公司Latitude Health创始人赵衡告诉健康界,药房托管模式违背了医药分开的初衷,并不能达到降低患者医疗费用的目的。

赵衡认为,药房托管的本质是通过药房经营主体的转换,绕开了政府对公立医院釆购和价格的管制。企业管理药房后,自然可以不理会省市级药品集中采购政策而继续议价,进而获得盈利。

“药品价格虚高越严重,企业和医院赚的差价和托管费就会越多。因此,药房托管无法从根本上降低药品价格,反而助推了药价上涨。”赵衡说。

实际上,不仅仅行业研究人士,企业界人士也如此认为。老百姓大药房董事长谢子龙就曾表示,我国医院药房托管实质上都是药房产权和采购权的分家,是采购权、使用权和审批权的分离,而非根本性的改变,这些模式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医药分开”。

电子处方或是新出路

对于药房来说,没有了企业的托管,自身的发展命运再次陷入未知的发展境地。赵衡告诉健康界,企业剥离之后,药房的管理权自然回收到了医院的手中,医院可能会考虑发展院外店的模式与企业合作,不过这样的模式本身也面临高度的政策风险,未来该如何发展,值得关注。

值得一提的是,广东省卫健委曾经在2019年的一则要求暂停药房托管的通知中指出,对于药房未来要加强处方审核和处方点评工作,积极推进“互联网+药学服务”,加强电子处方和长期处方管理,探索推广医院“智慧药房”。因此,对于药房来说未来拥抱互联网或许是一条出路。

对于企业来说同样如此,医药营销专家刘检便认为,相比费时费力费钱的药房托管,企业更应该想办法获得电子处方,因为这样投资更小,效益更大。

“未来,医院药房将只剩住院部和急诊。一般常用药、多发病的药、慢性病药,都会由院外药店来供应。企业应该重点考虑的,不再是药房托管,而是如何与医院深度合作,做好院外电子处方的流转。“刘检如是表示。

目前,已经有企业在行动。典型如阿里健康已于2019年初便与昆明市政府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将开展“电子处方+药品配送到家”的试点创新。

而上药、国药、百洋等大型药业也在积极筹备电子处方流转,步长制药也不例外。在披露退出药房托管业务的同时,步长药业发布公告称,公司拟对外投资设立参股公司北方健康医疗大数据科技有限公司。

从其他投资方的信息来看,北方健康医疗大数据科技有限公司的最大股东为由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部署、牵头组建的联仁健康。在业务布局上,联仁健康的业务覆盖“健康医疗大数据”“互联网+医疗健康”“健康医疗产业园”等板块,由此披露信息可见,步长制药新的发展方向可能为互联网医疗业务。

事实上,近年来,为破除“以药养医”机制,弱化对处方的“独占性”,国家已经陆续推出相关政策推动处方外流,让就诊和药品分离。对于药企来说,布局药房托管最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对接处方资源。剥离药房托管业务后,药企将会寻求新的方式争抢处方外流这一巨大市场。

北京中医药大学国家中医药发展与战略研究院副研究员邓勇在此前接受媒体时便表示,药房托管虽然被叫停,但在“互联网+医药”的背景下,处方外流市场前景依然广阔。

在邓勇看来,国家卫健委、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两部委发布的意见中,不仅有叫停药房托管的命令,也有规范电子处方流转的规定。这也意味着,除了承接传统处方的‘药房托管’模式,电子处方是药企的另一发展方向。

如果您有线上问诊相关的不同意见或更多建设性思考,欢迎入群与作者交流,进一步探讨与分享。

本文为健康界原创,任何机构或个人未经授权均不得转载和使用,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
关键词:
药房托管,电子处方,医药分开,药店,流通企业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相关文章

推荐课程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打赏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