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医的未来,谁来担当“全村的希望”?

2020
07/08

+
分享
评论
赵家将 / 健康界
A-
A+
你愿意当一名村医吗?

你后悔吗?

当笔者向一位植根农村近20年的村医询问时,他停顿了一下,说,“入了这行,怎么也得坚持。”

国内疫情暴发后走访排查返乡人员、上门测体温,排除疑似病例、定时消毒、转诊发热和疑似病例,成为近百万村医的日常。面对庞大的村民群体,他们常常是没日没夜连轴转,有的身患疾病依旧坚持,有的却牺牲在抗疫一线。

由于村医普遍脱胎于原来的“赤脚医生”,普遍存在学历层次偏低、医技水平差、年龄日趋老化的问题;另外,生活条件艰苦、待遇水平低、职业晋升困难等原因使得“回到乡村”并不在医学毕业生的考虑之列。尽管国家在政策上已有所倾斜,例如通过定向培养等方式来保障村医的输送,但远不足以摆脱目前“招不来、引不进、留不住”的尴尬境地。

“在夹缝中求生存”

(来源:健康界)

根据2009年以来我国卫生健康事业发展统计公报数据显示,全国村卫生室人员总体变幅不大,但乡村医生和卫生员自2012年开始逐年减少,7年间减少近30万名乡村医务人员。截止2019年底,我国乡村医生和卫生员仅剩84.2万人。

“你看,工资又低,生活条件又苦,工作也没有保障,有谁还愿意来这村里上班呢?村里有几个学医的大学生基本上都去大城市发展了。”一方面是欣慰这些大学生找到了适合自己的工作,另一方面是担忧农村医卫资源的未来。面对笔者,张建国医生多少显得有些无助。

张建国在山西某地,当村医已近20年。他所在的村登记在册有1800人左右,但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外出求学、谋生,实际上村里的常住村民不到一半。人口的流失,让他的收入少了许多。

这种减收是由他的收入结构决定的。

他告诉我们,目前的收入基本上依赖于基本卫生服务、基本医疗服务、基本药物补助这三方面。但随着生活成本越来越大,这些收入已完全不能支撑自己一家人的开支,自己偶尔也会做些零工来补贴家用。

“虽然每年的基本公共卫生服务经费补助都在提高,但人口越来越少,这样就会影响收入。另外,在基本药物补助这方面,补助比例上没有发生变化,但基药目录在调整,报销金额在逐渐降低。”他告诉健康界,2014年的时候,基本药物每月会报销6000元;到了2017年,变成了3600元;而从2019年开始就变成了2400元,他拿到的补助比例始终是上述额度的30%。然而,这部分钱也并不会按时发放。他直言,现在就是“在夹缝中求生存”。

据了解,对于补助金延迟发放早已有媒体报道,去年,河南通许县36名许村医集体辞职事件引发舆论关注,该县承认,在拨付基本公共卫生服务项目补助等资金方面存在迟延,影响了基层卫生工作的顺利开展。张建国告诉健康界,据他了解,这个问题在很多地方都普遍存在。

“乡聘村用”的步伐还不够快

长期以来,村医处于“单枪匹马”状态,没有稳定的收入和养老保障,人才难以稳定。而要想改变这种状态,“实行‘乡聘村用’或许是目前最能见效的办法。”张建国称。

自2009年实行新医改以来,乡村卫生一体化制度便逐步在形成并在全国推广。2009年3月17日颁布的《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的意见》,其中在农村医疗卫生服务方面就鼓励有条件的农村实行乡村一体化管理。

时隔一年,2010年3月,原国家卫生部发布的《关于推进乡村卫生服务一体化管理的意见》指出,要在乡镇卫生院和村卫生室人员实行聘用制,建立能进能出的人力资源管理制度,乡村医生在暂不改变农民身份的前提下实行聘用制,并在村卫生室执业,乡村医生的业务收入、社会保障和村卫生室的资产纳入乡镇卫生院统一管理。同样,2011年7月14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了《关于进一步加强乡村医生队伍建设的指导意见》,要求积极推进乡镇卫生院和村卫生室一体化管理。

本文为健康界原创,任何机构或个人未经授权均不得转载和使用,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
关键词:
乡村医生,乡聘村用,基层,医学毕业生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相关文章

推荐课程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打赏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