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某医院保安收号贩子“好处费”42万,大医院挂号还是难?

2020
07/07

+
分享
评论
拇指医药
A-
A+
这是一个“猫和老鼠”合谋的号贩子江湖。

本文转载自拇指医药,作者:稿王。

宋伟是山东人,在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当保安已经很多年了。

这是一份大城市里最普通的工作,宋伟从来没有抱怨过。他已经快40了,只有高中文化,在这个一块广告牌掉下来都能砸到三个硕士的城市里,能在不吹风不淋雨、常年都有空调的医院工作,住着医院的宿舍,交着社保,每月到手能有4500块钱工资,他很知足。

但这只是宋伟的表面,私底下,他的收入不止4500块。

近日,一份判决书出现在网上。北京大学第三医院的两个保安因索要、收受“号贩子”的“好处费”而获刑。

在2014年3月到2018年9月期间,宋伟和他的同事张喜昆从十几名号贩子手中一共拿到了42万多元好处费。

算下来,二人每月光是号贩子“孝敬”的钱,平均就能达到4500元。

号贩子给医院保安送的钱,自然要从病人这里赚回来。一个号500、1000,这是北京医院门口常见的价码。

这是一个“猫和老鼠”合谋的号贩子江湖。

1

北医三院始建于1958年,直属于国家卫生健康委,目前日门诊量超过8400多人次,连续十几年位居北京大医院的前三名。

北医三院最知名的专业是骨科和运动医学科,门口的号贩子也是全北京有名的。

和北京的很多大医院一样,北医三院门口常年有人排队。近几年各医院搞网上预约挂号,普通门诊号基本可以在医院微信公众号上挂到。但是专家号,尤其是知名专家的号,就没那么容易了。

在北京有过彻夜排队挂号经历的人都知道,多年以来北京各大医院放号的时间是早上5点半。当你好不容易睡眼惺忪熬到快天亮,准备等着门诊大楼开门后进去挂号,却发现身边早已挤满了一群精力充沛的号贩子。

有一个北医三院的保安曾记录下他看到的医院门口排号的壮观场面:

排号的人从门诊楼大门开始,沿着西边的楼梯绕墙依次排下去,一直排到大门外马路边上。一般都用个水瓶、袋子、凳子等在那儿,表示有人。为了保证秩序,我们保安每天晚上八九点登记前30人的姓名,第二天早上进挂号室的时候,按名字依次进入。

30个号,这是一般大医院一天特需号的数量。能连夜排队的,都是冲着特需专家号去的。

这名保安观察到北医三院门口的号贩子固定有5个,他们会雇佣老乡、亲戚等,因此常年都有那么十来个号贩子。

头天傍晚,号贩子会在排第一名的人面前放四五个凳子。到晚上登记姓名的时候,会有十来个号贩子来登记,带着约好的患者姓名。登记完了,多余的位置开始对外出售,300块钱一位。

等第二天一早,门诊大楼开门时,号贩子先冲到挂号处,此时离放号还有一段时间,他们可以继续卖位置给后面来的人,或者按照接到的单子抢挂专家号。

整个过程中,只要有人有异议,他们就会群起而攻之。一般人遇到这样的场面都会吃亏。

宋伟2012年开始任北医三院门诊保安队分队长,具体工作就是治安维护和打击号贩子,每天早晨到岗后,将号贩子轰出排号队伍。

常年在医院门口排队的都是那几个人,保安一般都认识。

有一个姓吴的号贩子连续好几天从队伍里被揪出来,熬了一夜一分钱没挣到自然晦气。尤其是他发现,他好几个“同行”从没被抓过。姓吴的不死心,找几个同行讨教经验,才知道:自己几个朋友都给宋伟交了“好处费”。

姓吴的因为“上供无门”,只好托朋友转送,用个信封装了1000块钱,外面写上自己的名字。第二天一早,他发现平时凶神恶煞赶人的宋队长,竟像没看见他一样,从他身边走过去了!

另一个保安也发现了问题。他们每晚登记名单时,会在认识的号贩子名字后标上星号,第二天直接赶出去。但好几次,标星号的号贩子都堂而皇之地挂上了号。

2

在宋伟和张喜昆的判决书里,向二人直接或间接送钱的号贩子多达11人。

每个号贩子每月交2000-3000元,可保一个月平安。交易方式仿佛谍战片,有的是交给医院后面的花店,有的是交给医院对面的餐馆,有的是在医院的厕所、楼道当面交易。

花店是宋伟收钱的“地下据点”,号贩子和宋队长电话商量好价格之后,直接交给花店老板娘,说是“给老宋的”,对方就知道了。

宋伟也不在自己身边放钱,而是每次把钱交给他的大姨子收着,到年底回老家时一并再取回来。

据号贩子们说,每月倒卖号源能挣到六七千块钱;但如果被抓住,不但钱挣不到,还经常被送到派出所拘留,所以不敢不向医院保安交钱。

每天清晨排一次队,号贩子们至少可以挣200元,还不影响白天正常工作,难怪有很多人兼职从事这项“事业”,兼职费在每晚100-150元不等。

2016年,“京医通”挂号平台正式上线运行,可实现全市医院在线挂号。但这并未阻挡号贩子们的脚步,开始出现通过计算机技术抢号的违法分子。等网上号源一放出来,马上组织抢号,抢到号之后,联系买家,在取消预约的同时立刻用真实患者的信息在线挂号。

而且,京医通只支持北京市属的30家医院,协和、301,包括北医三院等非北京管理的医院,有的开发了自己的挂号平台,有的支持114电话挂号,各家有各家的规矩。

微医等互联网医疗平台号称也支持在线挂号,支付宝、微信也可以挂号,但各家医院的放号规则都不尽相同,尤其是大三甲,在这些平台上放号数量也有限。要想在线挂上指定的专家,那真的只能靠运气了。

线上线下,总是有真正的患者挂不上号。

挂号难的背后,是稀缺公共资源如何分配的社会大问题。在无法增加资源供给的情况下,试图找到对所有人公平的分配方式,那就只能跟北京的汽车摇号一样:等,或者靠运气。即便在生死攸关的事情面前也是一样。

疫情期间,钟南山一个专家号1200元曾成为热议话题。大部分人认为顶级专家配得起这1200的挂号费。这么贵的挂号费或许不公平,却是一种有效的资源分配方式。

医院想了很多办法,互联网企业想了很多办法,患者也想了很多办法。

但是,号贩子也想了很多办法,把号源攥的紧紧的。

北京的号贩子江湖还将继续下去,在医疗资源配置均等化实现之前,短期之内看不到有效的解决方式。

本文转载自其他网站,不代表健康界观点和立场。如有内容和图片的著作权异议,请及时联系我们(邮箱:guikequan@hmkx.cn
关键词:
号贩子,保安,北京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相关文章

推荐课程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打赏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