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人学医天打雷劈?他们用行动证明:继承父亲的衣钵,真香!

2020
06/30

+
分享
评论
凌武娟 / 健康界
A-
A+
有的人学医,可能是因为自己的父亲是医生。

有的人学医,可能是因为兴趣;

有的人学医,可能是因为有一个当医生的梦想;

还有的人学医,可能是因为自己的父亲是医生。

中国医师协会在2018年发布的《中国医师执业现状白皮书》显示,45%的医生不希望子女从医。然而,国内外医生圈里子承父业不在少数。约翰·霍普金斯医院的医生保罗·内斯塔特就是其中之一:父亲杰拉尔德·内斯塔特并不希望他学医,最后自己却成了一名医生,而现在,他也不希望两个孩子学医。

兜兜转转,选择成为和父亲一样的专科医生

约翰·霍普金斯医院精神科医生保罗·内斯塔特(Dr. Paul Sasha Nestadt)起初也没想到自己会成为一名医生。

保罗的父亲杰拉尔德·内斯塔特(Dr. Gerald Nestadt)是约翰·霍普金斯医院强迫性神经官能症诊所(OCD Clinic)主任,也是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精神和行为学教授。算上住院医师培训和博士后,杰拉尔德已经在约翰·霍普金斯医院工作了43年。

杰拉尔德做博士后期间儿子保罗出生。“其实,那可能是我最忙的一年。”杰拉尔德告诉健康界,在儿子保罗懂事后,他们经常讨论一些科学问题,因为保罗从小就对科学非常感兴趣。杰拉尔德猜测这可能培养了他的研究思维。

正因此,杰拉尔德一直认为儿子保罗的终身事业应该是科学研究,以致于对他后来成为一名医生感到非常惊讶。

保罗透露,自己的第一份工作是在一所高中当科学老师,之后辞职做了画家以及脑成像研究人员。在他此前工作的影像实验室不仅有心理学专家,也有精神病专家和社会工作方面的专业人士。这段工作经历让他意识到,精神科医生才最了解如何帮助改善精神压力患者的生活,而自己真正要做的是这个。于是他找到了机会参加培训。

杰拉尔德·内斯塔特和儿子保罗·萨沙·内斯塔特

2011年,保罗来到约翰·霍普金斯医院参加精神科住院医师培训并成为了一名真正的精神科医生。现在他还是约翰·霍普金斯医院门诊焦虑诊所的共同主任,也是精神病学和行为学助理教授。

谈起父亲杰拉尔德对自己的影响,保罗说,父亲的工作充满智慧,需要在临床和研究工作间平衡。“他喜欢当医生,却反对我做医生,因为做医生从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然而,听到父亲向他描述的一个个有趣病例,看到父亲把病人从“不正常”“变为”正常,父亲表现出的极大成就感和满足感让他目瞪口呆。“于是我赌了一下,我想自己也能像父亲一样有同样的满足感。幸运的是,我赌赢了。”

“我父亲为我做得最伟大的事情就是为我树立了榜样。他一直让我不要模仿他的生活,但是正因为他,我成为了一名更好的医生、科学家和爸爸。”

保罗告诉健康界,自己也有两个孩子,像父亲反对自己做医生一样,他也不希望自己的两个孩子学医。

对于儿子的决定,杰拉尔德最终还是支持,“非常幸运我们是同一个系的教师,也在同一单位工作,能一起讨论经验和病例也是我的乐趣。”

同为医生,父女俩却选择完全不同的专科

谈起自己学医的原因,罗纳德·布苏提尔(Dr. Ronald Busuttil)说是命中注定,因为祖母的父亲是医生,祖母在他读高中的时候就对他说过“你一定要成为医生”这句话。正因此,罗纳德·布苏提尔后来成为了医学界的大专家。

现年75岁的罗纳德是UCLA 医疗中心大外科主任、UCLA 医疗中心普弗雷格肝脏研究所(Pfleger Liver Institute)所长,也是该中心亚专科肝脏和胰腺移植科的创始人。

1971年开始,罗纳德在ULCA医疗中心接受外科住院医师培训。两年后,罗纳德选择攻读博士学位并在1975年毕业后,回到UCLA医疗中心,于1978年完成了住院医师培训并留下来工作。

这期间,1976年,他的小女儿阿什莉·布苏提尔(Dr. Ashley Busuttil)出生。在陪女儿成长的同时,罗纳德继续投入自己的医学事业。1984年,他创立了肝脏移植项目。

创立该项目的起因是一位患者。

20世纪七八十年代,美国仅一家在匹兹堡的医院移植项目有名。当时罗纳德遇到了一位棘手的患者需要肝脏移植。他原本打算将这名患者转院至匹兹堡,但是悲剧发生了,这名患者还没有送到匹兹堡就因为肝衰竭身亡。这起悲剧性事件刺激了罗纳德,他决定在医院创立肝移植项目。

在这件事发生后,经过一年猪肝移植的练习,他于1984年成功完成了医院的首例肝移植手术。目前,他和团队已经完成了近7000例肝脏移植手术,而且手术范围扩展至成人和儿童的肝胆外科。UCLA医疗中心也成为世界上最大的肝脏移植中心之一。

在医学事业上如此成功的罗纳德让自小看着他工作长大的女儿阿什莉也对医学产生了浓厚兴趣。“父亲刚创立肝脏移植项目那年,我8岁。我记得他经常带着我去拜访他的同事或走访邻居,和很多人打交道,也会带我去医院。”阿什莉回忆道。

阿什莉告诉健康界,父亲对待患者以及医院其他工作人员的态度,不论自己是个普通医生还是现在成为了领导,前后都一样,这对她影响很大。

罗纳德·布苏提尔和女儿阿什莉·布苏提尔

和祖母一定要让自己成为医生不一样,罗纳德对女儿阿什莉的决定更多的是支持。比如说,罗纳德是外科医生,阿什莉却对外科并不感兴趣,而是选择了自认为更有趣的医院医学,成为了一名医院医生(hospitalist physician)。

现在阿什莉在UCLA医疗中心身兼多职,既是Ronald Reagan UCLA Medical Center和 UCLA医疗中心圣塔莫尼卡分院的医院医学副主任,也是UCLA Health住院服务执行医学总监和临床运营医学总监,不仅负责住院医学服务的临床运营,还负责优化患者流程管理,改善患者体验

阿什莉虽然已经有了自己的家庭,但离父母家也很近。加上和父亲在同一家医院上班,讨论病例或医学问题,串门、家庭聚餐都是常有的事。对于女儿的成就,罗纳德说自己非常自豪。

从小在父亲的影响下,毅然成为了医生

现任UPMC国际高级副总裁、副首席医疗官,UPMC麦基斯波特分院(UPMC McKeesport)医疗事务副总裁、首席营销官,马修·哈林斯坦(Dr. Matthew E. Harinstein)的医生之路却显得更为“理所当然”。

马修的父亲大卫·哈林斯坦(Dr. David A. Harinstein)现在是UPMC麦基斯波特分院的内科医生,也是该医院的医务部门总裁,平时还负责课堂和临床教学工作,在医疗领域已经耕耘了33年。他告诉健康界,儿子马修在自己进行医学培训期间出生。在马修约10岁时,他会在周末带着马修一起去医院。“那时我就肯定他将来也会成为一名医生。”大卫说。

马修自己解释了原因。原来,马修从小就很喜欢学父亲的行为举止,也深深被父亲帮助患者的做法所吸引。因此,他从小就希望长大后能和父亲做同样的事,帮助患者康复。

在马修眼里,父亲是他认识的最有爱心的医生,也会非常尊重患者。“我遇到的每个病人都会对我说‘我很喜欢你的父亲’,这让我很惊叹。小时候去医院,我记得患者和医院工作人员都会告诉我父亲对他们的影响。”马修说。如果父亲的患者在别的场合遇见父亲,他们也会非常高兴。“我就想,如果我能为患者提供相同的医疗服务,对他们的生活也会产生同样的影响。”

大卫·哈林斯坦和儿子马修·哈林斯坦

然而,和父亲选择做内科医生不同,马修选择了心脏科。“我对能快速解决患者的关键问题非常着迷,因此心脏病学很适合我。”

马修在现任岗位上已经工作了8年,此前还专职做了14年医生。

两人职务的相近让马修和父亲常有见面的机会。大卫告诉健康界,自己和儿子都很喜欢运动,经常有空一起去打高尔夫球或者定期参加体育赛事,例如棒球赛、曲棍球赛和足球赛等。

一位成功的医生背后不一定有位成功的医生父亲,但有位成功的医生父亲,或许你也是位成功的医生。

本文为健康界原创,任何机构或个人未经授权均不得转载和使用,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
关键词:
父亲,医生,医院,患者,成为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相关文章

推荐课程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打赏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