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地区互联网医院呈井喷式发展

2020
06/22

+
分享
评论
田巧萍 杨洋 / 武汉晚报
A-
A+
对于大多数由疫情防控催生的互联网医院来说,目前运行得最成熟的是互联网诊疗,只要医生在线,患者随时随地都可以看病,还包括图文咨询和视频问诊。

2020年6月19日下午6时左右,随着最后一个门诊病人的离开,同济医院汉口院区、中法新城院区、光谷院区这一天的门诊量达11812人。晚上7时,同济医院398位专家在互联网医院上线,开启夜间线上视频问诊,继续为病人看病。这一天,同济医院互联网医院白天和晚上的门诊量为1122人。百年同济因互联网医院建设而发生的嬗变,成为目前武汉地区实体医疗机构兴办互联网医院的缩影——疫情防控倒逼实体医院从线下跑步进入云端。

武汉市中心医院的网络医院专职医生在线上接诊病人  武汉晚报通讯员杨洋 供图

跑步入场 疫情防控推动互联网医院建设加速度

1月24日,同济医院发热门诊的医生加班加点,也无法应对源源不断涌来的病人。当天,该院召集相关部门讨论如何利用线上的方式缓解发热门诊被挤爆的问题。

下午6时,同济医院线上发热门诊正式推出,300多位专家立即响应。同济医院门诊部主任李刚介绍,至当晚12时,仅6个小时挂号10500余个。

疫情,成了武汉互联网医院建设加速的发端。

2015年7月,《国务院关于积极推进“互联网+”行动的指导意见》下发,这是第一次从国家层面提出建设互联网医院。2018年8月,国务院又出台《关于促进“互联网+医疗健康”发展的意见》。从2018年到2019年,国家卫健委、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国家药监局、国家医疗保障局又陆续联合或单独出台了与互联网医院相关的6个文件,推动中国互联网医院的建设。

武汉大学人民医院的互联网医院从2018年底开始筹建,到2019年11月,命名为“武大云医”的互联网医院粗具规模。

“那时我们没有获批互联网医院资质,还不能开诊,只能接受咨询。”武汉大学人民医院门诊管理服务部主任孙璇介绍,疫情防控形势严峻,必须尽快开通网络诊疗功能,满足市民的看病需求。2月3日,该院互联网医院资质获批。    

同样情况下开诊的还有湖北省中医院。分管互联网医院的副院长刘建忠表示,当时医院大部分医疗力量都抽调去救治新冠病人,非新冠病人就医成了大问题。医院迅速制订方案,互联网医院紧急上线开诊。

疫情防控之下,为了进一步鼓励实体医院探索互联网医院。2月23日,湖北省卫健委下发了《关于公布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间互联网医院建设单位名单的通知》,文件明确告知在疫情防控期间紧急遴选一批实体医院作为互联网医院建设单位的原因是:“为加强新冠肺炎疫情救治和防控工作,减少群众不必要的聚集性就医,满足人民群众、尤其是慢病患者就医需求。”

同济医院、协和医院、武大人民医院、武大中南医院、武大口腔医院、湖北省中医院、武汉亚洲心脏病医院、武汉市第一医院、武汉市中心医院、武汉市儿童医院、武汉市普仁医院,11家武汉地区医疗机构被选为“互联网医院建设单位”。

据了解,国家要求各个地方要在互联网监管平台建成之后,再接受互联网医院的统一申报和许可批复。在此之前,只能以“建设单位”和“试点单位”来批复各医院互联网医院。

未来已来 互联网医院实现了无限可能

目前,武汉地区实体医院的互联网医院大多由医院门诊部管理,没有统一的模式。各医院摸着石头过河。    

既然是建设,就有一个不断优化的过程。武大人民医院门诊管理服务部3位负责人在这个过程中分别扮演了3个角色:主任孙璇永远是病人角色,副主任王莹颖是医生和管理者的角色,她俩从患者、医生角度对这个互联网医院如何优化功能、质量控制提出意见和建议。护士长刘靖则管理穿戴设备和远程会诊,她要体验穿戴设备如何让病人感觉方便实用,后台的参数用AI分析是否准确。

5月28日至6月5日,武大人民医院互联网医院与水果湖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对使用了智能穿戴设备的几位病人进行了3场会诊,这些病人都曾经在武大人民医院住过院,现在已回家,由社区进行慢病管理。智能穿戴设备将这几位病人的监测数据上传到互联网医院,后台医生对数据进行分析,听取社区医生对病人体征检查的汇报后,为社区医生提出了调整用药的建议。

据调查,武汉地区实体医院兴办的互联网医院,有两种模式,第一种是医院自己搭建互联网医院平台,第二种是在第三方的平台上建设互联网医院。

互联网医院模糊了医疗行为的时空概念。2015年,武汉市中心医院成立了网络医疗部来推进互联网医院的建设。2017年4月,湖北省首家互联网医院在这家医院挂牌,经过3年多的探索,武汉市中心医院互联网医院与线下实体医院的就医流程已无缝融合。

武汉市中心医院网络医疗部负责人杨洋介绍,目前该院互联网医院在两个方面发挥作用,一是对社会公众,提供视频问诊、图文咨询、名医直播、慢病延方、在线审方、在线随访、慢病管理、院外延续护理等多项服务。二是对医联体机构,提供远程会诊、远程诊断、双向转诊、远程联合门诊、联合病房等服务。目前服务人数达77万,覆盖全国十余个省份,医院的优质资源下沉到了200多个乡村和社区。

对于大多数由疫情防控催生的互联网医院来说,目前运行得最成熟的是互联网诊疗,只要医生在线,患者随时随地都可以看病,还包括图文咨询和视频问诊。

图文咨询的过程为:病人按格式填写症状,并上传检查结果后,医生在24小时内给回复,做出初步判断和建议。视频问诊即在医患双方都在线的时候,像实体诊室一样面对面。

从2月14日开始,由疫情防控催生的互联网医院,陆续开通了诊疗开单,全面打通了线上线下,互通无边界。

部分互联网医院陆续开通了医保结算,如武大人民医院互联网医院实现了门诊重症病人无卡结算,该院4月18日又开通了医保无卡结算,武汉市的医保病人可以线上缴费。

互联网医院 在疫情防控中生长在常态中规范

6月19日10时32分,同济医院神经内科教授王芙蓉查完房,回到医生办公室,打开同济医院互联网医院的医生端,已有7个病人挂了她的号。    

她打开呼叫器,第一个被叫进网上诊室的是一名22岁的癫痫病人。这名病人在王芙蓉教授这里看了好几年病,这次是开药。在实体医院,王芙蓉教授每周有3次门诊,共两天半时间,每个月能看700个左右的病人,2/3以上是老病人,只是开药、调药,“因为他们比新病人更懂得抢号的技巧。”

王芙蓉希望用自己的医学知识去服务更多的更需要专家帮助的新病人。2月14日,同济医院开通线上诊疗后,王芙蓉教授有意识地将这样的老病人挪到互联网医院上去。4个多月的时间,王芙蓉教授线上视频问诊3264人次,图文咨询547人次,共计3811人次,远远高于她在实体医院门诊的问诊量。她在实体医院门诊看的新病人超过总问诊量的2/3,大多利用碎片化时间完成。

对医患双方来说,被疫情防控推动而加速发展的互联网医院,已经随着武汉社会生活的正常化而变成一种新的就诊模式,被市民所接受。目前,武汉的互联网医院还是一个处于生长期的“新生儿”,许多“成长”中的问题有待解决:

一是制定适合武汉地区互联网医院发展的地方标准和管理规范。尽管国家出台了相关文件,但国家纲领性的文件如何实施,需要卫生行政部门制订一个适合本地区发展的地方标准,将目前因疫情防控推动发展起来的武汉地区互联网医院一开始就走上规范的轨道上来。二是建立统一的互联网医院平台。由于历史原因,武汉地区医疗机构的信息化建设各自为政,现在的互联网医院也是一个医院建一个平台,很难进行同质化管理。从理论上来说,通过互联网医院,全省的患者诊疗数据可以实现互通、共享,从而实现真正意义上对患者进行健康全周期、生命全过程的管理,看病、住院做到一键通,但一个个独立的平台无法实现这一点。三是对互联网医院预诊的功能没有确定。目前规定互联网医院只能接诊慢性病人复诊,但从互联网医院运作的实际情况来看,网上问诊其实有一个非常重要的预诊作用,而目前只能接诊慢性复诊病人的规定限制了这个功能。四是就诊人员的个人健康数据隐私。院方需强化数据采集、储存与保密标准,职能部门要加大监管力度。五是最适合在互联网医院实施的远程医疗和对社区慢性病人的管理,服务项目有待纳入医保。

本文转载自其他网站,不代表健康界观点和立场。如有内容和图片的著作权异议,请及时联系我们(邮箱:guikequan@hmkx.cn
关键词:
互联网医院,武汉同济医院,线上问诊,疫情防控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相关文章

推荐课程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打赏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