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没熬过疫情,美国这些医院就同时被护士和患者起诉了!

2020
06/09

+
分享
评论
樊梦姣(编译) / 健康界
A-
A+
原来财务危机不是最棘手问题。

美国医疗公司Tenet Healthcare最近正在准备“迎接”患者的诉讼,这些患者声称在其旗下医院感染了新冠病毒。纽约一家护理工会也正起诉多家医院没有为前线医护人员提供足够的保护。

新冠疫情下,美国医疗机构不仅要治疗患者,还面临着一系列新的法律问题。

从确立择期手术的标准,到近乎每日浏览美国医疗保险和医疗补助服务中心(CMS)更新,担忧医生控诉工作环境不安全,医生和医院在这些方面几乎都没有先例可寻。

“这些都是未知的。” Buchalter律师事务所生命科学事务联合主席达玛丽斯·玛蒂娜(Damaris Medina)表示,“很难预测诉讼会如何发展。”

医院和医生正遭受前所未有的经济打击,为渡过难关,许多医院已迫使员工休假或解雇员工。这可能导致他们对出现的法律问题更加措手不及,而法律问题几乎无可避免。

“医疗机构的处境很艰难,没有简单快速的解决办法。”Arent Fox律师事务所医疗事务联合主管道格拉斯•格里姆(Douglas Grimm)说,“我们从来没有过类似经历。”

寻求豁免权

豁免权即使得以通过,也不会改变医疗机构对任何故意疏忽或不当行为应负的责任,并且豁免权很可能仅限于公共卫生紧急事件期间及结束约60天之内。

玛蒂娜表示,虽然各州都在行动,但豁免权不太可能在全美范围内广泛实施。

美国约一半州已采取措施缩减医疗机构的责任,包括遭受疫情重创的纽约州。有些州,如弗吉尼亚州,已启动公共卫生紧急情况保护措施。

但斯汀森担心,有些措施实施起来很困难,因为其措辞松散,可能出现多种解读。

对患者拥护者来说,他们也在警惕不要为医疗机构留下过多的回旋余地。随着养老院寻求明确的法律保护,美国监管机构警告说,此类法案可能为导致病毒在养老院内“肆意”传播提供借口。

玛蒂娜表示,进一步细化法规是关键。

“联邦政府和州政府必须在两者之间找到平衡点,既为患者提供保护,又为医疗机构提供豁免权,使其能够继续提供医疗服务,而不必担忧被起诉或失去患者量。”


恢复暂停医疗服务

目前美国医院正在想办法恢复择期手术服务。因资源集中于治疗新冠患者,同时未感染人群害怕感染新冠也不愿就医,大多数医院已于3月暂停利润较高的手术。

医院正在考虑可以恢复哪些服务,何时以及如何快速恢复。有些州长和市政当局已给出指导意见,但这些计划模棱两可,只能由医疗机构决定如何推进。美国联邦政府给出的指导也不够具体,关键细节需要各州自己决定。

沃勒(Waller)律师事务所医疗合规和运营事务合伙人杰西·尼尔(Jesse Neil)表示,医疗机构希望恢复有助于应对财务危机的医疗服务项目,但也不愿因此导致病毒传播或削弱应对新冠患者激增的能力。

他说:“特定服务项目是否重要、能否恢复,做决策的过程包含非常多的细节。”

这同样也取决于个体患者的需求。正如美国许多医疗机构所指出的,有些择期手术的医学必要性决定了不能拖延太久。

尼尔表示,关键是要制定一个有临床依据的计划,该计划要有文字记录,并与患者进行沟通,“若能制定并遵循计划,即可降低风险。”

就Tenet Healthcare可能面临的声称在其医院感染新冠病毒的诉讼,格里姆表示,患者很难证明是在特定地点感染了新冠病毒,因此只要医疗机构能够证明自身遵守现有的感染控制准则,原告就不可能胜诉。

“显然,若就诊患者的数量超出医院的处理速度和能力,新冠疫情带来的问题就会变成,医疗机构如何隔离患者以阻止病毒传播,而答案是,医疗机构应使用现有资源、尽最大努力做到这一点。”

医护员工安全问题

由于新冠患者激增,医疗机构均已接近最大负荷,医护人员没有足够的个人防护装备,有些已因此向美国职业安全和健康管理局(Occupation Safety and Health Administration)提出诉讼。

纽约州护士工会已起诉州卫生部和当地医院,控诉其工作环境不安全。三个案件中有一个因未进行仲裁而被驳回,另外两个仍在审理中。

随着医疗机构收入大幅下降,而有利可图的择期手术服务被延后,医疗机构已进行裁员、休假和减薪。美国HCA医疗被解雇的护士威胁说要抗议,指出医院虽然处于亏损状态,但已从CARES法案(美国为应对疫情通过的经济刺激应急法案)中获得7亿美元补助。

医院员工可能会采取进一步法律行动,但这些争论将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州政府的政策。

“这个问题的关键在于州就业法,因为没有人强迫护士工作。护士可以自由离开。”格里姆如是说。


应急资金监管政策变化

为帮助医疗机构适应疫情发展,美国卫生和公众服务部(HHS)每周都在减免费用并颁布新的法规。这对医疗机构帮助很大。

分配应急资金方面,美国国会附加了一些条件,如禁止对新冠病毒检测和治疗进行高额收费,并在CARES法案通过180天后,要求HHS就资金分配提供更多指导。

Newmeyer& Dillion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萨韦拉·桑德胡(Savera Sandhu)表示:“某种程度上,这意味着我们要等待政府给出义务和责任的严格定义。”

尽管HHS保证CARES法案的资金“不会附加任何条件”,高额账单禁令、报告要求及其他规定还是吓坏了医疗机构。有些医疗机构甚至选择归还已收到的资金,而不愿冒险接受后,无法遵守这些规定。

Cole Schotz律师事务所医疗团队主席保罗·金(Paul Kim)建议,归档记录是医疗机构保护自己的最佳办法。“医疗机构应把不能采取某种行动的原因记录下来,这样审查人员查看时就能明白为什么这样做。”

新冠疫情带来的许多问题将长期困扰美国医疗行业,包括法律纠纷。

“诉讼必然会出现。”格里姆表示,“历史将重演:任何人都可以因任何事起诉其他任何人。”

注:以上图片来源于图虫创意

原文来源:HealthCare Dive

原文标题:COVID-19 creates thicket of legal concerns for providers

本文为健康界原创,任何机构或个人未经授权均不得转载和使用,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
关键词:
医疗机构,患者,医院,美国,医疗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相关文章

推荐课程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打赏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