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互联网医院运营模式,探究其背后的“桎梏”

2020
05/29

+
分享
评论
邓勇(特约) / 健康界
A-
A+
互联网医院的出现实现了医药分离,使医疗资源突破地域限制,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看病难、看病贵”的难题,但也存在着一些隐患。

互联网医院的出现实现了医药分离,使医疗资源突破地域限制,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看病难、看病贵”的难题,是医疗行业改革发展的必然趋势。本文在明确互联网医院概念的基础上,以最具影响力的乌镇互联网医院为例,解读其运营模式,分析其面临的法律问题,提出规范医师管理、多种举措保护患者隐私安全、医院政府共促药品安全、厘清并防范各方法律责任、完善医疗保险制度等切实可行的解决之道。

1.引言

中国人口众多,医疗资源却极度缺少,《2017年我国卫生健康事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每千人口执业(助理)医师2.44人,每千人口注册护士2.74人;每万人口全科医生1.82人[1]。同时,由于医药费用过高、医疗保险制度不完善等因素,“看病难、看病贵”这一严重困扰政府,影响居民幸福的顽症难以彻底解决。

自国家进行新一轮医改以来,各种政策相继出台,逐渐放宽了医药行业准入门槛,鼓励社会资本参与,允许医师多点执业,提出互联网+医疗的概念,互联网医院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应运而生并蓬勃发展,为医改开辟了一条崭新的道路[2]。据《2016中国互联网医院白皮书》统计,到2016 年11 月,我国的各种互联网医院至少有36 家。其中,乌镇互联网医院自诞生之日起就备受瞩目,发展势头强劲[3]。本文主要以微医集团的乌镇互联网医院为研究对象,解读其运营模式,研究互联网医院相关法律问题。

2.互联网医院的基本内涵

2.1互联网医院的概念

目前社会中有各式各样的互联网医疗机构,人们对互联网医院有不同理解与称谓,如“网络医院”“云医院”。本文将互联网医院定义为:以具有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的线下实体医院为依托,在其实体医院注册执业的医师主要通过线上的电子平台以图片、文字、视频等形式为患者远程提供咨询、诊断、治疗服务的医疗机构。

在我国,互联网医院有三类:一是传统医院通过信息化建设建立的网络医院,本文称为“自建型互联网医院”;二是以传统医院为依托通过与第三方合作建立的网络医院,本文称“平台型互联网医院”;三是设有线下医院实体的网络医院,本文称“独立型互联网医院”。

2.2互联网医院基本特征

2.2.1远程提供服务

互联网医院具有互联网性质,其主要业务以网页或软件为载体通过网络远程提供服务,服务不仅包括一般移动医疗企业的轻问诊、科普医学知识、预约挂号等医疗边缘服务,也包括医疗的核心领域即疾病的诊断治疗和开具处方。医院建立起网页或软件等形式的电子平台,患者在自己家中便可通过电脑或手机进入平台,选择自己需要的服务,医师也通过移动端口在线上进行解答、诊断、治疗等行为。

2.2.2开具电子处方

开具电子处方是互联网医院诊疗很重要的一个特征。互联网医院主要采用药物疗法,而我国目前大多数药物必须凭借处方购买,诊疗服务的线上化催生了电子处方的广泛应用。

2.2.3实现医药分离

互联网医院采取和药企、药店或流通企业合作的方式。患者在互联网医院诊断完毕后,医师的电子处方直接传输到与医院的合作药品经营企业,处方经药师审核后,由电子药商直接将药物配送到患者家中。中间省略了多重药品采购环节,药品的价格更加低廉,惠及广大患者[4]。

2.2.4重视知识价值

传统医疗模式中,医院主要靠销售药品盈利,医师诊疗的智力劳动价值难以体现。互联网医院的诊疗模式下,手术治疗方式受地域限制,医师主要提供咨询、诊断和药物治疗服务,服务费根据医师职称、信誉定价,医师的专业知识价值得到重视。

2.2.5医疗信息电子化

从患者登陆平台选择医师到购买药品,整个诊疗过程都发生在互联网上,所有的诊疗记录、病历资料都以电子形式储存在互联网医院的服务器中。互联网医院建立医疗数据库,实现医疗数据互通互联,建立患者的健康档案,借助电子化的医疗信息完善健康服务体系。

3.互联网医院运营模式

虽然互联网医院运营模式有多种,但是在服务范围、面向人群、盈利方法等方面大致相同,下文以乌镇互联网医院为例,剖析其运营模式。

3.1线上服务

3.1.1预约挂号

预约挂号是微医(即乌镇互联网医院)的前身挂号网的主营业务,患者通过网页或移动客户端预约医院的就诊号,在预约的时间去医院凭借身份证取号就诊。乌镇互联网医院还推出了个性化的精准预约服务,患者若不能选择期望的就诊医师,可以在平台输入就诊人、期望就诊时间、地点、病情描述及检查报告等信息。提交就诊申请后,医院会在1-3日内完成审核并帮助患者完成预约挂号,并通过短信通知患者就诊。

3.1.2在线问诊

患者用户登录官网或者移动客户端,即可选择适合的专家进行问诊。目前有全科咨询、图文问诊、视话问诊三种模式。全科咨询模式下患者输入病情描述,添加图片,提交后,后台有来自全国公立医院的医师提供咨询建议,但不能开具处方。

图文问诊和视话问诊是患者向在乌镇互联网医院注册执业的专家医师下单,医师接诊后通过文字、图片、语音、视频等方式做出诊断,开具处方。问诊由医院统一定价,依不同类型、医师职称、医院等级等因素而有所不同。医师也可以与医院协商自行定价,问诊收益由医院和医师共同享有,按医院规定的比例分配。

3.2线下服务

互联网医院的线下实体医院能够弥补线上诊疗的不足,和传统医院不同的是,其医师来自各地医院,数量庞大,患者可以预约知名医院的专家前来诊疗、手术或者远程会诊。乌镇互联网医院实施“百万接诊点延伸计划”,在基层医疗机构、药品零售药店、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设置接诊点,患者通过接诊点内的乌镇互联网医院终端享受预约挂号、在线问诊、检查检验等服务,并可凭处方在接诊点直接购买药品。

4.互联网医院运营中的法律问题

4.1医师管理存缺陷

互联网医院对医师的管理手续复杂,以乌镇互联网医院为例,医师在客户端注册账号,输入身份证号,上传医师执业证、执业医师资格证或医师本人手持工牌的照片,通过人工审查认证才可进行诊疗活动。医师若要开具处方,还要提交身份证、执业医师资格证、执业医师注册证、专业技术资格证等资料进行审核以获得处方权。

然而,线上诊疗具有非接触性,这看似完备的规定仍存在风险。如:医师认证账号后将账号转借或兜售给他人或者他人利用医师的相关资料冒名注册;医师为了提升业绩,恶意虚增接诊单数目,虚构患者好评等。诸多涉及医师线上合规执业的问题尚无有针对性的规制办法。

4.2患者隐私易受侵

互联网医院的诊疗模式在实现信息共享的同时,也使患者的隐私面临着受到多方主体侵犯的挑战。一是互联网医院的移动医疗软件或网站可能利用特殊授权,在未经患者用户许可的情形下,收集用户信息非法利用[5]。二是在互联网医院执业的医师可能因诊疗行为违反法律规范而侵犯患者的隐私。三是药品经营企业在根据电子处方配发药品的过程中可能存在窃取患者隐私信息的行为。四是由于医院信息系统存在漏洞,受到第三方的入侵,将使得其储存的用户信息被第三方恶意窃取[6]。

本文为健康界原创,任何机构或个人未经授权均不得转载和使用,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
关键词:
患者,医疗,医师,医院,互联网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相关文章

推荐课程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打赏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