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睹30多名患者死亡,他们不仅面临救治压力,还有道德困扰

2020
05/22

+
分享
评论
凌武娟(综编) / 健康界
A-
A+
“我在第一线救治患者,却不是一个好护士”。

现在的纽约布朗克斯的蒙特菲奥雷医疗中心(Montefiore Medical Center)与布鲁斯·施瓦茨(Bruce Schwartz )记忆里的完全不同。这里每个人,甚至是实习生和护士,都投入到新冠患者的救治中,患者死亡的速度与战场前线相当。

身为该院精神科医生的施瓦茨说:“处于疫情的‘震中’,医护人员每次轮班长达12小时,超负荷工作是家常便饭,还要一次又一次目睹患者死亡,大家都没有心理准备。”

医护人员的心理负担可想而知。

近一半参与新冠患者救治的医护人员有PTSD

“指不定死神会降临在谁身上,感觉很崩溃,我自己也变得焦虑和多疑……以前从没有过这种感觉。”美国密苏里州一名护士珍妮·考德威尔(Jenn Caldwell)说。

密苏里州是美国疫情相对较轻的州,据她估计,自新冠疫情开始以来,她已经照顾了30多名新冠患者。当她出现与新冠肺炎一样症状的胃部不适时,再也无法淡定的珍妮蜷缩到一边崩溃大哭,哭到差点换不过气。

珍妮·考德威尔不是唯一一个面临心理压力的医护人员,也不是最严重的那个。

4月27日,美国纽约一位急诊科主任不忍看患者一个个死去,在家自杀,经抢救无效身亡。

5月初,俄罗斯两周内连续三名医护人员跳楼自杀,其中两位不治身亡。

5月19日,印度一位35岁的护士哭着说,因为害怕被感染以及可能将病毒带给家人,无法承受压力,想辞职。

目前海外疫情形势依然较严重,根据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实时数据,截至发稿前,全球累计确诊新冠病例数超500万,累计确诊病例数超过10万的国家已经达到12个,其中美国(超157万)、俄罗斯(超31.7万)、巴西(超31万)、英国(超25万)等排在前列。

各个国家医护人员的精神压力巨大,特别是确诊病例数排在第一的美国。毕马威会计师事务所(KPMG LLP)的一项调查显示,美国近3/5(59%)的医护人员表示,新冠肺炎在损害他们的心理健康。

科罗拉多大学临床与转化科学学院的教授梅雷迪斯·梅勒(Meredith Mealer)估计,美国患有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的护士和医生接近40%~50%。

面对人类尚不完全了解、且传染性极高的新病毒,是人都会害怕,更何况是在前线与病毒接触最广的医护人员。此外,他们在前线还必须面临多重压力。

“我在第一线救治患者,却不是一个好护士”

由于尚没有确切的治疗药物,对于患者的身亡,很多医护无能为力,这也无形中给他们增加了压力。护士卡米尔·戴维斯(Camille Davis)目睹了30多名新冠患者死亡,她能做的只是拨通患者家属的电话,让他们有机会道别。

“一线医护人员所承受的压力非常大,堪比战争。”山伊坎医学院(Icahn School of Medicine)的院长丹尼斯·查尼(Dr. Dennis Charney)说。

本文为健康界原创,任何机构或个人未经授权均不得转载和使用,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
关键词:
患者,他们,护士,医护人员,压力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相关文章

推荐课程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打赏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