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SS论健 | 新里程医院集团林杨林:乐见国企医院改制次第花开

2020
06/05

+
分享
评论
闫荣伟 / 健康界
A-
A+
林杨林复盘了新里程抓住政策机遇完成国企医院混改的创新路径,以及其布局大健康产业的前瞻谋略。

高烧39度,独站台前,被几百名职工质问4小时,间或有人拍桌子……

2017年7月的兖矿总医院职工交流大会,林杨林至今记忆犹新。酷热而漫长的气氛,不仅考验着体力,也考验着智力。他只能让自己冷静再冷静,耐心回答五花八门的问题。

过去三年中,林杨林所经历的类似场面至少有三次以上。“每一家医院的投资过程,最艰难的就是职工交流大会”作为新里程医院集团CEO,林杨林每一次都会亲自出马,协调解决所有问题。他希望以用这样一种敞开言路的诚恳方式,直接消除职工的焦虑情绪与抵触行为,以得到全体职工的认可,这也是新里程能屡次保证对医院顺利并购的一大前提。

自2016年以来,新里程以“区域医疗中心”为并购战略,已先后投资并购了数十家国企医院,覆盖山东、河南、山西、福建等8个省份,全国控股管理超过12000张床位,目前已挤身国内最大的综合医院集团之一。近日,林杨林在接受健康界专访时复盘了他抓住政策机遇完成国企医院混改的创新路径,以及其布局大健康产业的前瞻谋略。

抓住国企医院改制政策红利

大学毕业后在外资金融机构从事高薪工作,曾是多少同龄人的梦想。然而,2011年陪伴母亲治疗癌症的经历,让林杨林意识到:挣再多钱,也不比拥有健康更重要。

在2014年陪伴母亲走完人生最后一段时光后,林杨林决定进入医疗行业。他先后历任北大医疗产业基金CEO、新里程医院集团CEO,从此与医疗行业结下了不解之缘。

“我不是来这个行业赚大钱的,当然如果能顺便赚点钱,何乐而不为?”深谙政策风向的林杨林一直在寻找这样的机会,直至国企医院改制政策的逐渐明朗化。

国企医院改制,被认为是近年来社会资本办医的超级红利。其实早在2009年新医改启动时,《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的意见》就明确:积极引导社会资本以多种方式参与包括国有企业所办医院在内的部分公立医院改制重组。从此,国企医院成为社会资本参与医改的主要路径。

要想抓住这样的政策红利,并非易事。有关部门对国有资产流失的担忧及职工民众对民营企业的排斥,成为社会资本参与国企医院的一大拦路虎。为此,具有国资背景的新里程,充分利用国企医院改制的政策窗口,在2015年确定了新的发展战略,即打造以医院为入口的大健康产业集团,并把对国企医院的并购作为新里程做大做强的途径。

林杨林认为,从过去几十年的医疗卫生体制改革来看,从来没有一次像国企医院这样全行业、体系化、制度化的出让控股权的混改机会,这是一次前所未有的行业性改革;另外,医院并不是一个简单的固定资产,其核心价值在于人才、品牌和文化,国企医院陪伴着中国工业化六七十年的历程,已经具备了沉淀几十年的人才资源、品牌资源和良好的企业文化,这些都是医院集团得以做大做强的宝贵资源。

借力政策东风,从2016年至今,新里程已先后控股投资了洛阳东方医院、中信中心医院(原洛阳矿山机器厂职工医院)、兖矿总医院、川煤集团医院、晋煤总医院等数十家国企医院。每家医院改制重组过程中与员工交流,林杨林都会亲历现场。

在林杨林看来,国企医院改制最重要的是解决医院发展和员工满意这对改革的双翼。“参与国企医院重组,并不是一个投资工作,而是一个社会发展工作。从股权关系到治理结构,从员工劳动关系到当地政府关系,从用人机制到分配机制,国企医院改革其实是一个生产关系的变革,这里面最核心最基础的是如何保证员工满意。”

对于被收购医院员工对改制的不理解,林杨林认为,员工诉求无非是工作稳定、薪酬合理和未来发展,员工诉求不是毒蛇猛兽,基本上都是合理的,因此诚恳沟通和用心倾听是最好的选择。“医院投资是一个卖方市场,好医院标的很少,而投资机构很多。所以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会紧紧抓住员工支持这件事,尽可能解决他们心里的所有疑问和顾虑。”林杨林说,在改制过程中,他会坚持一条底线:即必须保障所有人都因为改革而受益,但受益程度可以不一样,否则就变会成另外一种形式的大锅饭。

在过去三四年的高速并购发展中,新里程旗下医院整体上保持了非常好的稳定和发展局面。“我们任何项目都不仓促上马,如果没有最大程度的员工支持,我们就会非常谨慎。”林杨林说,他会要求所有参与改革的同事,一定要双脚沾满泥土,很长时间泡在医院里面。“跟医院同事们在一块,你才会知道医院的诉求,才能解决他们的困难和矛盾”。

2019年1月11日,在改制完成半年后,兖矿总医院顺利通过三级甲等综合医院等级复审现场评审。在林杨林看来,这是医院融合的一个转折性节点。因为三甲复审一过,大家经历了在艰难时期的磨合过程,形成了信任;在三甲复审这件事上,也让医院看到了集团支持的力度,集团也看到了医院真正想干事业的信心。这个转折点过后,更多的就是投后的技术性问题了。

如果把兖矿总医院的改制称为“山东样本”,如今这一样本正被复制到山西。2019年12月28日,在晋煤总医院建院61周年之际,新里程与其签署改革重组协议。2020年4月15日,晋煤总医院(医疗集团)改制落地,正式开启其全新里程。

兼顾投后管理的共性与个性

新里程BOSS论健(标清)

(部分影像来自兖矿新里程总医院微电影资料)

国企医院改制情况复杂,签署协议只是一个开始,投后管理和持续发展的挑战性更大。历经多年的实战经验,新里程形成一套系统性的投后管理经验,林杨林将其总结为共性和个性的双面协同。

在共性层面,林杨林会亲手抓好三件事:一是机制解放,包括用人机制、分配机制、决策机制一定要解放;二是员工满意,未来5~10年医院往哪里走?员工发展的天花板如何破解?三是文化融合,如果文化不融合,就会出现多种两张皮现象:战略是一张皮,实现路径是另一张皮;股东要求是一张皮,医院行为又是另一张皮。

在坚守共性的前提下,新里程会结合每一家医院的实际情况,实施量体裁衣式的个性化战略规划及资源落地支持。

首先解决的是医院的战略定位。比如对于山东大学齐鲁医院东营分院,在被新里程收购后,将其定位调整为老年病医院,目前该院的医养结合水平已在东营市形成良好口碑。两年前医院只有不到5000万的收入,而2019年的收入已经过亿,医院建院以来首次有了结余;而对于中信中心医院,在国企医院众多的洛阳市,新里程经过详尽调研,最后将医院定位聚焦在骨科微创中心、女性健康中心和老年病中心,着力将其打造成为豫西地区学科特色突出的精品医院。

其次是对医院进行系统性提升。所谓系统性提升,就是站在医院的行业竞争力和制度创新的层面思考投后提升。林杨林更看重的是医院在未来5~10年能走多远,所以他很少跟院长单纯讨论业务量增长多少,或者财务数字增长多少,而是要求院长思考:在技术、服务、效率、成本、信息化等生产力要素的竞争力提升和治理结构、决策体系、分配机制、品牌塑造、支付结构等生产关系要素的制度性创新方面,你要做哪些工作,才能确保医院在区域内或行业内领跑同行?

此外就是植入战略性资源赋能医院。各家医院的需求不一样,集团所输出的资源也会不一样。比如在兖矿总医院做三甲复审时,新里程就派出集团首席医疗官担任兖矿总医院医疗院长亲自坐镇医院,充分发挥其三甲评审专家的人才资源优势。

医疗集团并购潮即将来临

历时不到三年时间,新里程的床位数已从一百上升到一万以上,这得益于近年来政策对于社会办医的鼓励与支持。政策的渐次放开,也让社会办医不断升级。当前,国内几大医疗集团正从拼资金、拼规模开始过渡到拼人才、拼品牌、拼教学、拼科研、拼精细化管理。

新形势当前,林杨林也在思考:新里程未来10年的行业竞争力在哪里?在整个行业版图里将处于什么位置?对于医院和医护人员来说,他们最需要什么?

基于这样的前瞻性思考,新里程在2019年引进国科系作为其大股东,并通过中国科学院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科控股”)的安排,与中国科学院大学(以下简称“国科大”)共建大学附属医院。林杨林对健康界表示,国科产权合作和大学品牌的加持,一方面让新里程成为国科控股和国科大科研成果转化的实践平台和运用基地,另一方面则可推动新里程旗下医院从临床型医疗机构转变成科研成果转化平台。

如此,医院的未来才会有更强的成长后劲。国科体系具有大量的科研成果需要转化的平台,加之国科大附属医院的支持,正好解决医院发展及人才发展的可持续问题,医护人员的教学职称可以申请成为国科大的教授和副教授,医院的科研项目和学术基金,都可以在中国科学院大学这个平台上申请。这等于为国企医院医护人员,打开了一扇通向顶级大学的进阶之门。“我相信,这一点对医院和医护的发展来说,才是长远的、稀缺的、持续性的战略资源支持。”林杨林说。 

背靠国科系股东的强劲资源,林杨林大胆预测:新里程规模化扩张的时代已经结束,一个全新的集约化发展的新阶段正在开启。

在新阶段来临的同时,国内大型医疗集团的并购潮也将开启。林杨林认为,在下一阶段,老龄化的到来,医保基金的不足,都会让第二梯队第三梯队的医院,或者一些规模比较小的医疗集团遇到巨大的经营困境,从而引发大量的并购和重组机会,同行之间的整合事件将会频发。“医院如何进行精细化管理,如何在业务增长同时进行成本控制,将变成很重要的核心竞争力。如果不理解这一趋势,还在大包大揽大干快上,而没有集约化管理,我认为在未来3~5年会有大量的医院和同行破产。” 

山雨欲来风满楼,此次疫情对于某些风险承受能力弱的社会办医机构来说,可谓雪上加霜,有的甚至一蹶不振跌落谷底。在林杨林看来,决定企业生死的其实不是大环境,而是微观环境。所以当疫情持续,成本控制和现金流管理就显得格外重要,这对医院的精细化管理就是一大挑战。

能笑到最后,技术优势是不可或缺的。在林杨林的布局中,新里程旗下医院分为两个方向:要么做大做强,往大学附属医院走,借力国科大的技术资源,做三甲医院区域龙头,打造医学中心;要么做小做精,二甲和二级医院可往小做,往专科方向走,往医养方向走,往社区方向走。在他看来,国企医院带有很多社区医疗,未来可全部往机构化、连锁化、标准化走,可以做中医、做综合门诊、做养老服务、做居家护理等。目前,新里程已在积极推动医疗科技平台,做智慧药房、智慧门诊及互联网医院,这些都是技术优势驱动的新业务板块。

疫情即将过去,疫后公共卫生领域的投资,一定会得到国家更大层面的支持。为此,新里程已经提前作好了布局准备。林杨林透露,当前很多门诊部、诊所、连锁机构都遇到了巨大困难,而新里程已在持续加大对基层医疗连锁机构的并购力度。

面对面:

健康界:新里程的快速发展,与紧跟政策风向密不可分。你是如何看待社会办医面临的政策玻璃门现象的?

林杨林:这种现象全世界都有,医疗本来就是政策高度管制行业。在现有政策下,如何获得最大的生存空间,始终是一个医疗机构管理者需要去直面的事情。过去几年,我们对国企医院的投资,确实是抓住了政策窗口。我对政策还是比较乐观的,因为我们会深入的去解读政策,了解整个医疗体系的运行规律,我们会站在国家政策制定者的角度去思考:政策制定的初衷是什么,政策制定后的发展空间有多大。

虽说政策还有这样那样的掣肘,但你是否想过:如果政策全部放开,意味着什么?意味着红海竞争,意味着行业无序。因此我还是那句话:不要经常抱怨大环境,你还没有大到可以影响大环境,我们要学会在小环境中争取最大的生存和发展空间。

健康界:你对社会办医行业的发展也持乐观态度吗?有没有特别希望改变的一些行业问题?

林杨林:行业发展肯定会越来越好,我是个乐观主义者。但有两个根本性的问题,制约着行业发展,至今还没有得到解决:一是医院作为传统行业,在互联网大潮下如何进行数字化建设?这是解决医院管理的模式和效率问题;二是医生作为稀缺资源,在市场化大潮下如何被客观地体现价值和鼓励合理流动?这是解决医疗资源的不平衡和不充分的问题。目前。这两个问题还没有找到特别好的解决办法。

健康界:经历这次疫情,你对健康的理解有没有发生一些改变?

林杨林:有,疫情的到来,让我觉得健康更重要了,从而改变了很多生活习惯。我以前习惯熬夜,经常工作到凌晨2点,早上起不来。但是经历这次疫情后,我就把整个作息时间都调整过来了,每天早起跑步10公里,从不间断,晚上也能比较早地休息,这一切都是突然之间发生的事。

瘦下来的感觉很好,这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大的生活理念的变化。同时,跑步也让我多了一个独处的时间。

健康界:你独处的时候,通常会想些什么?

林杨林:基本上都在想工作。

健康界:你的工作和生活是分不开的吗?

林杨林:是的,我没什么工作以外的生活,我觉得工作就是我的生活,因为我足够热爱工作。如果你不能热爱一份工作,很难相信你能把工作做到极致。

健康界:你对员工也会这样要求吗?工作与生活是否应该有一个平衡?

林杨林:对于员工,我不能强制这么要求。但是,新里程集团的价值观第一条就是热爱。我希望你热爱工作,热爱医疗行业,只有热爱才能一路同行。如果你只是为了拿一份薪酬而工作,我觉得你工作不会很开心,工作也不一定能做到优秀。

工作和生活的平衡,其实是个伪概念。时间总是有限的,如果你想在事业上获得很大的成就,就必须要花更多的时间在工作上,那么花在生活上的时间只会更少,不可能有平衡。因此,我认为说两者平衡,其实是心灵鸡汤。哪有什么岁月静好?现实中并不存在。

健康界:热爱工作无可厚非,但人的精力是有限的,你在工作上投入这么多,会不会对家庭的投入就会少一些?

林杨林:对于家庭投入这一点,我不是一个平衡得特别好的人。好在家人已经习惯和理解了我的这种状态。

健康界:你有没有特别讨厌的东西?

林杨林:缺乏担当是我最厌恶的品质。人在各自的岗位上、各个层级上都要有担当,我们强调授权,强调责权利统一,强调行业引领,这样才能成为改革者和创新者。因此在我看来,缺乏担当是企业发展中最差的品质。

健康界:你有没有过去认为不对,现在却认为对的事儿? 

林杨林:当然有。公司每年做很多事情,也会做很多总结复盘。比如,你会发现,在医院这样几千人几代人几十年生活在一起的传统型小社会,很多行为或文化,你曾认为是不合理的,是与开放、城镇化等趋势背道而驰,但文化是可穿透时空的,究其本质,都有其合理性。对于行业、管理、政策、人性的理解,其实是一个渐进的过程。所谓日拱一卒,功不唐捐,我认为只要每年都在进步就好,你不可能永远处在一个完美的状态下。

健康界:你有没有过去认为是对的,现在却认为不是对的事儿?

林杨林:也有不少。比如年轻的时候,会认为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才是真英雄,但年纪大的时候,你会发现,顺应时势才更是大智慧;再比如当公司规模较小时,你认为创业精神是最重要的,但当公司发展到足够大的时候,你会发现,专业化管理同等重要!

其实,人的认知就是这样不断地被革新的,而革新的程度与高度,则取决于我们的悟性、勤奋、企业发展阶段以及我们内心到底追求多大的梦想等多种因素。

本文为健康界原创,任何机构或个人未经授权均不得转载和使用,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
关键词:
国企医院改制,新里程,社会办医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相关文章

推荐课程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打赏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