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院≠痊愈!迈过了鬼门关,新冠患者的康复之路才刚刚开始

2020
05/20

+
分享
评论
樊梦姣(编译) / 健康界
A-
A+
为帮助新冠幸存患者康复,有必要提供院外护理。

31岁的阿金克·欧米尔(Akhink Omer)对3月9日仍记忆犹新:前一天还感觉非常好,那天就开始出现发烧、腹泻、乏力和咳嗽,身体疼得厉害,“我从来没那么头疼过,一直持续了好几天”。

当时,她家所在的美国田纳西州(Tennessee)只有两例新冠确诊病例。

到3月16日,欧米尔的症状恶化。她说:“我感觉特别疲劳,咳嗽也很严重,有种快要窒息的感觉,就像有人抓着我的喉咙一样。”等到了急诊室,欧米尔的血压低得危险,心跳很快,胸部X光片显示双肺炎症。她住院后接受了新冠病毒检测,结果显示阳性。

欧米尔住院了8天,3月24日出院。出院后虽然症状已有明显缓解,但可能因为服用某种药物,其肝脏仍有异常,且铁含量偏低,持续咳嗽多痰、体弱。好几周后,欧米尔才恢复到之前的状态。

和欧米尔一样,全球491万多新冠确诊患者中,超170万人正处于康复过程中,而医生才刚开始研究新冠患者的恢复情况。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新冠对身体健康影响大,可引起多种疾病

医生强调,大多数新冠患者,康复后不会有长期后遗症。埃默里大学(Emory University)传染病专家、流行病学教授卡洛斯·德尔里奥(Carlos Del Rio)表示:“80%以上患者不会有严重症状,因此大部分人会完全康复。只有很少一部分重症和危重症患者,可能会有涉及肺部和其它器官的长期后遗症,但具体如何我们尚未完全了解。”

除了呼吸系统,医生已发现新冠病毒对感染者的消化系统、心脏、肾脏、肝脏、大脑、神经、皮肤和血管等均有影响。重症和危重症患者免疫系统的危险反应和凝血也会对全身造成很大损伤,这种损伤可能长期存在。有些出现肾损伤的患者可能需要长期透析;若出现中风和血栓,可能致残;而肺部损伤则可能导致肺功能永久性下降。治疗过程本身,包括呼吸机、重症监护以及某些药物,都可能造成持久伤害。这些影响会消失还是一直存在仍待观察。

《柳叶刀》上一项对中国武汉住院患者的研究发现,出现过多种并发症的幸存者康复后,42%有败血症,36%有呼吸衰竭症,12%有心力衰竭症,7%有凝血功能障碍。虽然这些患者幸存下来了,但尚不清楚其未来康复情况会如何。

理论上所有患者都有重症风险,但实际上男性、老年人以及有心脏病、糖尿病和肥胖症等多种疾病的患者更可能发展成重症。研究也发现,在美国和英国少数民族,尤其是非洲裔美国人和拉丁裔,重症患者更多。

北卡罗来纳大学(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教堂山(Chapel Hill)分校的流行病学家杰西·爱德华兹(Jessie Edwards)与约翰·霍普金斯大学(Johns Hopkins University)及中国的研究人员合作,对中国深圳的新冠患者进行研究。他们发现,只有一种轻症疾病的新冠患者,即使已有疾病从未加重,其身体检查结果也出现异常。这项研究显示,47%带一种轻症疾病的新冠患者和61%带一种中症疾病的新冠患者,感染期间的肝功能均见异常,意味着新冠病毒使肝脏受损。

医生还发现,即使是有过轻症或无症状疾病的健康儿童,感染几周后,也可能出现类似川崎病(Kawasaki)的症状,现被称为“小儿炎性多系统综合征”(pediatric inflammatory multisystem syndrome, PIMS)。这种情况可能是由于免疫系统反应延迟,导致血管等多个器官系统出现炎症,继而导致严重并发症。虽然患上川崎病的多数儿童会康复,但有可能造成长期的心脏损伤,医生尚不清楚这种新的综合征会有什么影响。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有必要为医院外新冠幸存者制定护理计划

光是新冠患者“康复”的定义,全球就不同。美国疾控中心认为,患者的发烧等症状消失3天,且新冠病毒再次检测为阴性后即为康复。

中国对新冠患者康复的定义更为严格,额外要求肺部影像检查可见炎症改善,且呼吸道病毒检测至少间隔24小时连续两次呈现阴性。

若患者真需要住院治疗,是可能康复的。英国一项大型研究显示,超过49%的重症患者已康复出院。纽约也有研究发现,重症患者的出院率约为45%。尽管这些研究有很多局限性,但也表明有必要为医院外新冠幸存者制定护理计划。

随着纽约市医院病例的下降,纽约医院系统正在努力为出院后的患者制定护理计划。

纽约市布朗克斯区(Bronx)蒙特菲奥雷医疗系统(Montefiore Health Care System)的医生维拉杰·帕特尔(Viraj Patel)透露,医疗机构已开始为可出院的患者设立“新冠肺炎出院门诊”。“每家医院现在都正制定自己的方案,因为会有哪些长期影响,以及需要如何监测等,都还没有大量的数据支持。没有数据,我们只能依赖专家意见摸索着前行。”

目前纽约医疗机构在患者出院后,会通过电话随访,确保患者症状得到缓解,也会要求患者再次检查此前出现异常的器官,如肾脏和肝脏。帕特尔表示,由于尚没有数据对患者身体健康进行长期监测,医生只能帮助患者渡过眼前的难关。

纽约大学兰贡(NYU Langone)家庭健康中心(Family Health Centers)首席医疗官艾萨克·达普金斯(Isaac Dapkins)指出,他们对患者出院后最大的两个担忧就是肺状况和凝血。

纽约大学医疗系统会让出院患者带上一个肺活量计(帮助缓慢深呼吸,扩张肺部),一个脉搏血氧计(帮助检测血氧水平)以及适当的血液稀释药物。此外,他们还会24小时电话随访,以监测患者健康状况,一旦出现恶化或出血可迅速再入院。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从出院到康复,还要关注心理创伤

达普金斯表示,患者心理健康也是一大问题。美国出院后患者和居家隔离的轻症患者都在寻求心理治疗。“我们提供的所有服务类型中,行为健康服务需求在飙升。行为健康科的患者量达到了我们的历史之最。”

欧米尔说她出院后没办法活动,几周后体能才恢复到感染之前的水平。咳嗽很长时间后才停止。她严格遵医嘱使用肺活量计,一段时间后,她的肝脏和铁元素检测结果显示正常。

除了康复性训练,欧米尔还需面对出院后的孤独感。美国精神病协会(Americ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 Committee)灾难精神病学(Psychiatric Dimensions of Disasters)主席约书亚·莫根斯坦(Joshua Morganstein)表示,大多数人出现压力反应很正常,可能需要时间来缓解,也可以通过增强安全感、平静感、社会联系感、自助、希望和乐观来缓解。他认为这期间的无私行为是恢复正常的关键,“利他主义是对抗消极思维和自我封闭最有力工具之一。”

埃默里大学的德尔里奥也同意这一点。他遇到很多康复患者呼吁通过捐献血液来帮助其他患者和参加研究,这些无私请求让他印象深刻。

欧米尔表示,与家人的联系对自己的康复绝对有用,但从出现症状到恢复正常仍花费了整整6周。完全康复5天后,她乘飞机前往波士顿,报名当旅行护士,在马萨诸塞州照顾新冠患者。“我只是觉得自己经历过,有相关的知识,值得分享给他人分享并提供帮助。”

欧米尔曾和两位患者分享过自己的经历。两人年龄都和她差不多,也都直接问过她觉得自己能不能挺过去,那时她说自己也经历过这一切,后来恢复得很好。“活下来是绝对可能的,康复也是绝对可能的。”

原文来源:WebMD Health News

原文标题:Life After COVID-19: The Road To Recovery

本文为健康界原创,任何机构或个人未经授权均不得转载和使用,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
关键词:
患者,康复,出院,可能,欧米尔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相关文章

推荐课程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打赏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