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开设夜间门诊?这几个问题待解

2020
05/19

+
分享
评论
肖伞伞(整理) / 健康界
A-
A+
大医院开设夜间门诊是“赔本赚吆喝”?

“上班族”每天忙工作,身体微恙只能带病上岗,可周末专家号又少,想要看病只能请假去医院,这件事一直是让许多人头疼的问题。让看病不再难,这是普通民众对就医最迫切的需求。多年来,为了方便患者就医、缓解大医院就医难的问题,各大医院都做出了尝试,然而收效甚微。

据重庆市新闻频道报道,全国人大代表、重庆市中医院副院长李延萍建议有条件的医院增开夜间门诊,增加优质医疗资源供给,试图解决这一尴尬问题。

在重庆市中医院,通过开设夜间门诊,解决了不少民众白天挂不上号的问题。自今年3月起,重庆市中医院已有19个科室开设了夜间门诊,65位专家坐诊。夜间门诊时限为晚6点到晚8点,每位专家一般晚上限到20个号,在重庆市中医院这20个号一般都是挂满的。

此外李延萍建议医院在后勤服务、人才评价等方面出台相应配套制度给上夜班的专家更多保障,给医生在绩效方面予以倾斜。

夜间门诊这一话题并不陌生,多个地区已有尝试。

夜间门诊或面临患者少窘境

北京、南京、深圳、山东、河南、湖北等多地均有医院尝试开放夜间门诊,与备受期待的便民惠民就医措施不同,门庭冷落成了部分省市医生们最直观的感受。

据山东大众网2014年报道,一家日均门诊量达8000多人次的济南某三甲医院,自6月1日至8月31日,该医院普外科、心内科等7个科室夜间门诊总共才接诊970人次。

受访的医生一提起夜间门诊满脸无奈,“上次值班,只看了一个病号。”。

图源:图虫创意

比山东开设夜间门诊更为曲折的是武汉,14年间三次启动皆悄悄关停。

2003年武汉众多医院第一次“试水”,夜间门诊随后经历多次“启动—关停”的尴尬。2003年,原武汉市卫生局曾经下文件要求,该市14家医院开设夜间门诊,当时该项便民服务倍受市民欢迎,可是没多久,医院大多以“晚上看病的人少,资源严重浪费”为由停止了该项服务。2006年夏天,22家医院根据原省卫生厅要求开设了夜间门诊,可是没多久再次销声匿迹。由于生活节奏加快,越来越多的人白天没时间看病。2013年武汉市卫计委要求,武汉市三级医院普遍采取延长门诊时间,增加专家门诊数量,挂号、收费窗口上班时间提前等措施方便群众就医,一些大医院的夜间门诊又开了起来。可2017年,该门诊再次悄悄关门。

夜间门诊为何屡屡关停?武汉三甲医院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负责人表示,医院开设夜间门诊一直处于一种探索阶段,但从几次试水来看,大医院普遍“叫难声”一片。开设夜间门诊医院需要大量人力、物力的投入,在挂号费价格不变、患者就诊人数寥寥无几的情况下,医院较难维持。

大医院开设夜间门诊是“赔本赚吆喝”?

与山东、武汉等地夜间门诊的冷落不同,北京、深圳等地就诊人数则有了质的飞跃,然而医院的运营成本陡增仍是待解决的难题。

2010年,据媒体报道,开诊一周的解放军总医院夜间门诊每晚就医者平均达到272人,几乎每晚七八点钟时还会出现一个就诊高峰。2015年8月开放的深圳市光明新区人民医院夜间门诊,衔接日间门诊,超声和核磁共振检查提供24小时服务。从8月5日至12月31日夜间门诊共诊疗病人3.59万人次。

从数据来看,夜间诊疗量呈上升趋势,但院方却认为,如果计算成本的话,这样的就诊量很难达到收支平衡。

图源:图虫创意

夜间门诊,虽然只是延长了两三个小时的门诊时间,但对于医院来说,却不是简单安排几个大夫加班就是夜间门诊了。检查项目、医技、药房、检查、财会、后勤保障、安保等各个环节和细节都得跟进,加班的医务人员下班后走哪个电梯,下班后能否洗上澡换套干净衣服等等都需要统筹安排。夜间门诊不是简单“白+黑”,医院可以从门诊费、加班费等方面给予医生和护士物质上的鼓励,但是其他岗位上的配备人员是否可以得到满意的补贴?是否能保证运营成本?

按中日友好医院副院长彭明强的估算,晚间门诊量达到400人次,才能与每晚200多位医护人员的运营投入收支持平。

对于患者来说,看病的需求得到了满足,甚至可以“点名”挂到自己心仪的专家号,就诊质量得到了保证。但夜间门诊相当于“特需门诊”,夜间门诊的专家挂号费从100元至300元不等,挂号费是白天普诊的数倍,“叫好又叫贵”成了夜间门诊的常态。

如何让夜间门诊“名利双收”?这几个问题亟待解决

大型综合医院开设夜间门诊是件好事,但是对医院来说,开设此类门诊同样需要经过市场测算和分析。要看看到底有多少人需要夜间就医,还要看医院有没有适当的管理机制去发展夜间门诊。

北京、深圳等地只是开放了部分科室的夜间门诊,已经明显达到门诊量增加、便民的效果,若夜间门诊全科开放,门诊量将会有更大的突破,而对于患者而言,也更好地解决了就医难的问题。如何使夜间门诊让大家都受益,有几个问题亟待解决。

1.如何确保夜间门诊的医资配备和医疗质量,提升医生夜间门诊参与的积极性?

根据中国医师协会2018年1月发布的《中国医师执业状况白皮书》:三级医院的医师平均每周工作51.05小时,二级医院的医师平均每周工作51.13小时,但他们显著高于一级医院的医师。后者平均每周工作时间是48.24小时。

医生原本休息时间就很少,夜间门诊如何合理安排,提升医生夜间门诊参与的积极性是个问题。其次在医院现有的人才梯队建设上,如何让夜间门诊的医疗资源发挥最大优势亦需要管理者思考。

2. 如何保证医院夜间门诊运营成本?

青岛大学附属医院曾在患者数量较大的科室开设了夜间门诊。但夜间门诊在开设之后,效果并不理想,“一个专家有时一晚也碰不见一个病人,医院连空调费都收不回来,很容易造成资源的浪费。”青大附院工作人员告诉媒体。

夜间门诊存在患者就诊量不确定的情况,部分患者存在白天就医的习惯。如何增加夜间门诊量,增加医院的收入?一家三甲医院的门诊部主任认为,夜间门诊量少跟新惠民措施与医院原有急诊、预约运行轨道等脱节有很大关系。“看病难”主要体现在到大医院和求诊知名专家。夜间门诊专家信息如何做必要的推介,将夜间门诊专家信息及时公示,增加医生患者对夜间专家能力的信任是需要仔细商榷的。

但也有业内人士表示,夜间门诊可以分流日间就诊压力,减少日间门诊拥挤情况,缓解群众“看病难”问题;给群众提供同等医疗卫生服务的机会,在基本医疗服务的基础上满足不同人群不同层次的服务需求;医院现有场地、医疗资源可实现双倍利用,避免和减少医疗卫生资源的浪费,做到以较少的投入获得较大的收益。

让夜间门诊真正实现“惠民便民”并非易事,只有有效推进涉及城市医疗资源多个层面的深度改革,才能逐步实现普通民众的就医愿望。

本文部分内容综编大众网、楚天都市报、北京日报、新京报、深圳晚报、中国医师协会。

本文为健康界原创,任何机构或个人未经授权均不得转载和使用,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
关键词:
夜间,开设,门诊,医院,专家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相关文章

推荐课程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打赏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