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儿科护士到执行院长,是什么成就了她的职业生涯?

2020
05/12

+
分享
评论
樊梦姣(编译) / 健康界
A-
A+
“护理不是职业,而是一种生活方式”。

今天是国际护士节,世卫组织(WHO)将2020年护士节的主题定为“护士和助产士年”。很不幸,这也是新冠病毒大流行的一年,护士们站在疫情前线英勇抗疫,用简单的一句“护士节快乐”来致敬他们,似乎并不合适。

过去18年里,美国咨询公司盖洛普(Gallup)年度民意调查显示,所有职业中,公众一直把“护士”列为最为诚实和讲道德的职业。但2020年,护士所承担的工作已远超公众的想象,他们的日常工作方式都不得不相应改变。

为庆祝护士节,HealthLeaders资深护理编辑詹妮弗·蒂夫(Jennifer Thew)采访了四位美国护士领导者。他们分别讲述了自己的故事,并分享了对自己护理职业生涯影响巨大的经历。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关怀艾滋病患者,对他们负责

阿黛尔·韦伯(Adele A.Webb)是美国战略教育公司(Strategic Education,Inc.)旗下医疗计划(The Healthcare Initiatives)的执行院长,她的职业生涯关键时期是担任儿科护士。

当时她所在的儿科急诊室来了一名感染艾滋病毒的幼儿,他母亲也是艾滋病患者。那是1990年左右,医护人员已知晓HIV的传播途径。然而,令人震惊的是,韦伯还是发现大多数同事不愿走进病房照顾或接触这位患者。

“全程是我和另一位同事在护理。那孩子不久后就离世了,也是那时候我想到‘作为护士还这么害怕,确实哪里出问题了’。”韦伯回忆道,“我不清楚原因是否在于当时我们都是郊区中产阶级,他们认为艾滋病不应该出现。但同事们的反应让我很是震惊,因为过去我们照顾过很多传染性疾病患者,也面临过传染风险。后来我想到,应该是因为一旦得了艾滋病,相当于判了死刑,大家都担忧自己的生命受到威胁,才有这样的本能反应,并说出‘我宁愿辞职,也不要护理艾滋病人’的话,但这种情况我以前从未见过。”

就在那时,韦伯的整个职业生涯发生了改变。她开始极尽所能学习艾滋病毒相关知识,找了艾滋病患者较多的地方工作。

“我主动联系世卫组织并表示‘我想去’后,参与到其工作中。我被派遣到50多个国家,就如何照顾艾滋病毒携带者,为护士和医疗工作者等人员提供培训。”韦伯说,“这成了我一生的使命。我希望确保那些有需求的人得到相应护理。”

韦伯说她觉得自己对艾滋病患者负有责任。“人们需要帮助,所以我才做护理工作。”

她补充道,工作中与艾滋病患者接触,增强了自己的同理心。“我们并不是简单地在急诊室共处一个半小时,而是目睹他们的家庭如何被摧毁,因此也更能同情和理解他们。”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护理不是职业,而是一种生活方式”

丹·安德鲁斯(Dan Andrews)是智圣约瑟夫医疗中心(CHI Saint Joseph Health)的运营总监。回望职业生涯,他总结出一条座右铭:“安全、友善、时刻准备。”

安德鲁斯说:“护理工作很难。有时对生理和感情要求都很高,但同时收获颇丰。如果坚持以上三条原则,就会得偿所愿。我不会因为任何事情而改变我的职业道路。”

促使他得出该座右铭的经历之一发生在家乡密歇根州。当时除了当护士,他还是一名志愿消防员。在一次义务轮班期间,有个房子着火,造成一名儿童死亡,另一名儿童烧伤送医。

第二天上午11点,安德鲁斯到急诊室接班。

“那天我的第一个患者,就是那个因房子着火烧伤的儿童。他手上有些二度烧伤,需要清创。火灾后,他父母立即带他去了另一家医院,但闹得不愉快,所以来到我们医院。”安德鲁斯说,“好巧啊,护理那个烧伤小孩的就是我。因为知道火灾背后的故事,加上前一天晚上到过火灾现场,亲身经历营救他的哥哥,这些都让我和这个家庭建立了真正的联系。”

这段经历帮助安德鲁斯确立了对护理行业的看法。“它教会我,护士并不单是个职业,而是一种生活方式。护理工作需要真心。护理不仅仅发生在医院内。我很幸运,一直参与救护车上的工作。曾经我也在直升机和军队工作过,还有临终关怀院,去别人家里做临终护理。这些都让我大开眼界,也更确信护理是一种生活方式。”

安德鲁斯说,他主张让患者和家属做好准备,迎接下一步可能发生的一切。“我接触过很多有精神和身体创伤的患者。我经常对身边的同事尤其是新来的护士说,到了一定阶段需要暂停护理患者,将注意力转向家属,让他们对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事情有更多的准备。这样在我们没办法照顾患者时,家属还可以继续。准备和教育是我一直试图向新护士强调的要点。”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关心和评估患者的幸福感

伊恩·霍姆斯(Iain Holmes)是Albany Stratton退伍军人医疗中心的副护士长。2011年成为护士之前,他在赛马场工作,有趣的是,这或许帮助他培养了良好的特质,并顺利成为注册护士。

霍姆斯表示:“我认为照顾赛马是块很好的跳脚石,因此后来才有能力照顾社区患者。经营顶级赛马场,每天检查马腿,希望团队状态良好,而现在我会分析和评估患者的幸福感。”

霍姆斯开始在医院做志愿者之后,决定转向护理职业。“开始志愿服务后,我意识到自己很享受整个过程,与患者互动、改善患者状态、接触病理、生理学和药理学等等。”

霍姆斯回忆道,当时与一位患者的互动,帮助他建立了护理职业的主要价值观。

作为急诊科新手护士,他负责照料一位父母不在身边的大学生。“我记得当时没办法完全确诊疾病,但她身体很不舒服。工作结束后我就离开了。”

三年后,霍姆斯需要租辆车。“租车的人认出我,说我是当时照顾她的护士。她告诉我当时特别害怕,但我的护理工作做得很好,可以说在灰暗时刻给了她一线光明。那时我意识到,作为一名护士,作为一个普通人,我可以为各种处境中的人带来很大影响。这正是我每天在做的事情。我想传递真正的关心。”

除了因本身的护理工作而自豪,护士还可以通过积极倾听、满足患者需求来培养护理能力。“我一直努力在沟通中遵从这些目标。我们所做的,是否让患者感受到自己得到了充分照料;患者是否有问题但担心没人在意所以不敢问。若有新发现,我就会行动起来。”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做耐心的照护者

特里·麦克唐纳(Terry McDonnell)是西雅图癌症护理联盟(Seattle Cancer Care Alliance)首席护士执行官兼临床运营和设施副院长。家庭和护士经历对她的影响都很大,在经历了多位家人生病后才选择护士作为第二职业。

先是麦克唐纳的儿子八岁时,确诊患有严重的A型链球菌性细菌性肺炎。入院治疗25天,反复进出ICU,历经多次大手术和胸部插管。麦克唐纳倾尽全力照护儿子,期间也慢慢熟悉了医学术语和概念。

麦克唐纳说在和儿子的责任护士熟悉后,“曾被问道‘有没有想过做护士?’,我惊奇的看着她,脑袋空白,脱口而出说没有,从来没想过。那位责任护士说‘你应该好好考虑一下’。”

随后,麦克唐纳父亲又患上间质性肺炎,长时间在麻省总医院的ICU接受治疗。她再一次陪床。因为医疗知识丰富,责任护士建议她考虑从事护理工作。

“父亲去世后,我对丈夫说‘你知道我的,我是不撞南墙不回头’。说这话是在10月,次年1月我回到学校上完先修科目,9月我正式参加麻省总医院直接入学项目。”

就像护士影响了她的生活一样,麦克唐纳也在继续影响她的患者。

“我认识一位特别棒的患者,非常可爱的老先生。刚被确诊肺癌,却在我任前培训结束的第一天,出现肺栓塞,直接死在了我的怀里。这很容易让人动摇初心,同时也让人困惑,作为一名护士,我们有责任也引以为豪可以与患者共度美好、糟糕、可怕的时刻,有时甚至是死亡。我永远忘不了那位老先生离世时信任我的表情。他家人不在身边,只有我和之前照料他的护士在场。”麦克唐纳说,“这是真正塑造自我的时刻。我想这种敬重和荣誉将永生难忘。”

麦克唐纳说一切都有其背后的故事。“任何事物都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早期护理学校的一位导师曾建议我们总要去寻找背后的故事。这样可以学会停顿,从而持续观察、学习、发现新的信息。”

“我学习到并坚信的一点,同时也塑造了我的领导能力,即无论是和患者、同事、学生还是观察者共处,总是有新东西要学,也总是希望像对待家人那样对待他们。”

原文来源:Health Leaders

原文标题:National Nurses Week 2020: What Experiences Have Shaped Your Nursing Career?

本文为健康界原创,任何机构或个人未经授权均不得转载和使用,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相关文章

推荐课程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打赏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