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甲医院样本:互联网诊疗的瓶颈这么快就来了?

2020
05/09

+
分享
评论
吴寒冰 / 健康界
A-
A+
互联网诊疗或互联网医院线上平台匹配合理,不仅可以让患者受惠,提升医院的运行效率,还能进一步推动分级诊疗的实现。

2020年春,互联网诊疗“生根发芽”。

5年前,互联网医疗第一次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曾席卷整个医疗行业。随后每年,关于“互联网医疗”的相关指导意见都会下发,但其发展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处于“院外热,院内凉”“企业比医院更积极”的状态。

疫情期间,为了降低患者交叉感染的风险,医院传统的诊疗模式不得不被搁置,线上诊疗顺理成章地迎来了真实的“风口”。

其“真实”在于,每一天,线上诊疗在真实发生。同时,在各地的实践中,互联网诊疗链条上的审方、医保支付和药配送,正在形成一整套落地模式。

据《焦点访谈》报道,疫情期间,国家卫生健康委属管医院互联网诊疗比去年同期增加了17倍。无疑,互联网诊疗正迎来全新的发展阶段。

但是,当疫情慢慢退去,线下门诊一点点恢复常态时,医院如何平衡线上和线下的关系、如何更合理地配置诊疗资源,如何避免重复建设、如何打造品牌、如何优化患者体验,成为运营者要面对的“一揽子”问题。

是抓住机遇冲顶并持续,还是过山车式发展后被别人“圈走了地”,是摆在以A医院为代表的地方综合三甲医院面前最现实的问题。

线上视频问诊曾是“鸡肋”

位于中原大地的A医院,是一家三甲综合医院。在这个城市,三甲医院间的竞争颇为激烈。

健康界获得的数据显示,2019年该院前三个月,该院日均诊疗人次日均接近9000;但2020年同期则骤跌四成。

据了解,A医院最早启动线上问诊是在2016年,当时模式是以远程医疗为支点,实现医联体内的远程会诊。

在2018年11月,A医院针对该市职工的慢病开通了视频问诊。但直到疫情前,该院的视频问诊量“一天也就一两个,一周也就几个”。

在A信息科相关负责人看来,当时问诊量上不去的原因,既有不能首诊、只能看慢病的政策限制,也有患者体验的落差。

比如,虽然手机视频问诊具有其场景的移动性,但从“看病”的整个流程来看,还是线下的完成连贯性更高。

另一方面,该院在线问诊的患者平均年龄约在45岁,他们本身接受新事物的能力就偏弱,在手机上操作复杂软件有一定困难,导致体验无法保证。

从疫情期间激增到迅速“滑坡”

到了疫情期间,医院的视频问诊量一下子就推上去了:

慢病问诊一天的量相当于原来一周的;线上的发热门诊咨询共有几十例;在线复诊量也迅猛增长,妇产科一天问诊量就能达到25个……

这种“激增”也让A医院迅速扩展了线上入口,除了该市人社局线上app入口导入慢病视频问诊外,A医院又分别在2月3日正式开通发热患者线上免费咨询APP,约一周后又通过微信公众号平台及小程序开通普通患者的在线复诊。

其中,发热门诊在线咨询配置的医生共有42名,普通患者的在线复诊最初开通的有耳鼻喉、妇产科、高血压科,后期共开通了33个科室。

但随着疫情走势的走低,线下门诊的恢复。A医院的线上诊疗量出现了明显的下滑。

以该院妇产科为例,已经从疫情期间的日均二十多例下滑到目前的10例左右。

而在4月底的8天时间里,该院所有科室的线上问诊总量已经骤降到不到20个。

如何运营是新一轮竞争的核心命题

实际上,在疫情期间,国家卫生健康委已已多次发文,强调做好互联网诊疗咨询服务工作。

这意味着,借力这一次的“实战”,互联网诊疗是未来重点发展的医疗场景之一已成上下共识。

对于线上诊疗的发展,A医院的下一步规划包括,完善互联网医院功能建设、对接互联网医疗服务监管平台、实施信息安全等级保护,之后计划申请互联网医院牌照。

A医院信息科相关负责人李铭感慨到,互联网诊疗建设的前期更主要是解决“技术”问题,即通过技术完善功能、形成互通,今后更多要思考的,将是“运营布局”的问题。

本文为健康界原创,任何机构或个人未经授权均不得转载和使用,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相关文章

推荐课程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打赏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