确诊病例超120万,美国知名医院疫情期间做了什么?

2020
05/08

+
分享
评论
凌武娟 / 健康界
A-
A+
传染病的防控只靠医院不能解决,一旦暴发,顶级医院也无法以一己之力挽救局面。

美国医疗水平一直备受全球认可,但为何美国的疫情却发展到如此严重的地步?

确实,美国有全球最知名的医院。根据《新闻周刊》(Newsweek)3月份公布的“2020年世界最佳医院”榜单,前十名中,美国入围4家,且独霸榜单前三名(详情请点击)。

但另一个事实却是,此次新冠疫情中,美国后来者居上。根据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全球疫情实时数据,截至发稿前,美国累计确诊病例1256972例,累计死亡75670人,双双“世界第一”。

两个事实似乎相悖?那么,美国这些知名医院疫情期间做了什么?

检测:自主研发检测试剂盒

美国官方公布的首例确诊病例出现于1月21日,直到3月中下旬,疫情开始大规模暴发。众所周知,美国疫情暴发前后,检测流程和检测试剂盒等问题一直广受诟病。例如美国疾控中心2月底自主研发的检测试剂盒在分发给各地公卫实验室时,被发现根本无效,以致于美国公共卫生实验室协会提出允许州和地方公卫实验室自行检测的要求。(详情请点击

美国知名大医院当然忍不了这种情况,纷纷自主研发核酸检测试剂盒。

美国疾控中心3月初取消检测限制后,3月12日,Mayo Clinic宣布成功研发了新冠病毒核酸检测试剂盒,并已送往美国FDA进行审批。Mayo Clinic有自己独立的医学实验室——Mayo Clinic Laboratories,不论是对于研发检测试剂盒还是实行检测都提供了极大便利。Mayo Clinic表示,该检测可以在24小时内出结果。这远比美国官方检测结果需要几天时间甚至一周时间才出要短得多的多。

Mayo Clinic(图源:Forum News Service)

3月下旬,Mayo Clinic扩大检测能力,达到每天检测3000人次。除了使用自己研发的检测方法,还引进了罗氏诊断公司(Roche Diagnostics)的诊断处理器。Mayo Clinic的临床微生物学教授鲍比·普利特(Bobbi Pritt)表示,在外加其他公司的检测设备下,Mayo Clinic的检测能力每天可以再增加1000~2000人次。

约翰·霍普金斯医院也早早采取了行动。由于检测试剂盒短缺,3月下旬,约翰·霍普金斯医院临床微生物学家、医学博士卡伦·卡洛尔(Karen Carroll)和医学博士赫巴·莫斯塔法(Heba Mostafa)带领团队研发了一种新冠病毒筛查测试,可帮助医疗系统将检测力度提高至1000人次/天,并在约翰·霍普金斯医疗系统旗下的5家医院内应用。

此外,为减少接触,控制感染的可能性,这些医院在采样方面也进行了创新。

Mayo Clinic和克利夫兰医学中心等都实行“免下车”(drive-through)采样。具体做法:疑似患者可线上咨询医生进行初筛,在医生认为有必要检测并获得“检测单”后,开车到医院指定地点,由医护人员采集鼻咽样本,随后患者即可回家等待结果。采样全程仅10分钟,患者无需下车,可有效预防医护人员和医院其他患者感染。

Mayo Clinic的免下车采样点(图源:Mayo Clinic)

这种做法在美国多家医疗机构执行,例如明尼苏达州医疗机构M Health Fairview旗下的四家诊所。

Mayo Clinic甚至和美国自动无人驾驶车辆供应商Beep、法国自动驾驶巴士公司制造商Navya和美国杰克逊维尔运输局(JTA)合作,使用自动无人驾驶穿梭车运送COVID-19测试剂和医疗设备/物资,减少人员接触及感染风险。

Mayo Clinic的无人驾驶穿梭车(图源:Mayo Clinic)

物资:“自制”了一条防控物资供应链

此次疫情,物资紧缺是全球各大医院面临的首要问题。此刻,拥有大学“靠山”的医院似乎有着极大优势。

“他们告诉我们,在不到一周时间用光了以往一个月才能用完的PPE,消耗量增加了600%。”约翰·霍普金斯医院副总裁、首席供应链官伯顿·富勒(Burton Fuller)在与西雅图医疗供应同事交流时得知,“供应端波动、需求激增等问题像一场大风暴样向我们袭来。”

这个问题后来在约翰·霍普金斯医院却迎刃而解。

约翰·霍普金斯医院项目管理和实施总监米歇尔·阿佐蒂亚(Michelle Azotea)和医院流行病学和感染控制(HEIC)总监波莉·特雷克斯勒(Polly Trexler)等人想到了一个方法:运用医院的仓库作为场地,在网上搜罗泡沫、网状系带等材料,召集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在校的医学生作为志愿者,形成简易的医用物资生产系统。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学生在做防护物资(图源:约翰·霍普金斯医院)

第一周,他们就招到了250名志愿者,每四小时一班,自制了2000至6000个防护面罩。伯顿·富勒说,到3月24日,他们自制了超过2.5万个防护面罩。此外,他们还为马里兰州和华盛顿州约翰·霍普金斯医院系统的所有临床医生自制了5万个防护包。

约翰·霍普金斯医院呼吸机供应紧缺,5月初,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工程学院的团队在和前线医生合作下,研发出了一种无泵呼吸机原型,用一个12伏电池可以使其运行24小时,而且还能和医院现有的加压空气和氧气管线兼容,也能用在简单氧气罐上。该团队计划接下来生产1万台这种呼吸机以供医院使用。

与约翰·霍普金斯医院不同,克利夫兰医学中心的物资大多来自各方捐赠。3月26日,克利夫兰医学中心发起“COVID-19社区响应运动”(COVID-19 Community Response Campaign),号召大小企业、社区团体及个人挺身而出,为医护人员捐赠物资。

本文为健康界原创,任何机构或个人未经授权均不得转载和使用,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相关文章

推荐课程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打赏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