怕当西方小白鼠,非洲多国用青蒿素药茶治新冠肺炎 WHO警告并无科学证据

2020
05/07

+
分享
评论
Emma Chou / 前瞻网
A-
A+
科学家警告说,在马达加斯加开发的一种草药补品被吹捧为治疗COVID-19的良方,可能会在非洲引发疟疾耐药性。一些非洲国家已经表示,他们正在订购这种药品,尽管其功效尚未得到明确科学证据。

科学家警告说,在马达加斯加开发的一种草药补品被吹捧为治疗COVID-19的良方,可能会在非洲引发疟疾耐药性。一些非洲国家已经表示,他们正在订购这种药品,尽管其功效尚未得到明确科学证据。

该药物牌是Covid-Organics,由马达加斯加应用科学研究所(IMRA)开发。据报道其主要成分是青蒿(Artemisiaannua),一种源自亚洲的植物,产生了抗疟药青蒿素。上个月,马达加斯加总统安德烈·拉霍伊琳娜(AndryRajoelina)宣布该药已通过科学检查,治愈了两名COVID-19病人。该岛国有151例确诊的冠状病毒病例,无人死亡。

然而,据总统的办公室主任LovaHasinirinaRanoromaro告诉BBC,在不到20人身上进行了为期三周的测试后,这种茶开始以瓶装和草药茶的形式销售。

这位45岁的总统说:“这种草药茶能在七天内见效。”他还敦促人们将其作为一种预防措施。“小学生应该喝这种饮料……他告诉聚集在发布现场的外交官和其他政要。

世界卫生组织发给BBC的一份声明中回应了对Covid-Organics推崇,称不建议“用任何药物进行自我治疗……作为预防或治疗Covid-19”。它重申了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赛此前的评论,即寻找有效的药物来抗击冠状病毒“没有捷径”。

但目前还不清楚如何制备Covid-Organics,IMRA也没有报告任何关于其疗效或副作用的数据。马达加斯加国家医学院在上个月的一份声明中警告说:“这是一种尚未得到科学证实的药物,它可能会损害人们的健康,尤其是儿童的健康。”

尽管有这样的警告,其他非洲领导人仍然渴望得到这种药品。坦桑尼亚总统约翰·马古夫里本周早些时候说:“我们将派遣一架飞机运送药品,这样坦桑尼亚人民也能从中受益。”刚果共和国总统丹尼斯·萨苏-恩格索也计划“采用”这种药品,据他的政府发言人在推特上发布的消息。这加剧了人们对这种混合物可能导致抗疟疾药物耐药性的担忧。

牛津大学的凯文?马什(KevinMarsh)说,青蒿素是所谓的以青蒿素为基础的联合疗法的基石,这种疗法已帮助将疟疾死亡人数从每年100多万人降至约40万人。马什在肯尼亚研究疟疾已有数十年。“在世界上的每个国家,我们完全依赖青蒿素治疗疟疾,因此我们非常担心耐药性。”马什说,特别是在非洲,世界上90%的疟疾死亡发生在那里。

为了防止耐药性的形成,大多数以青蒿素为基础的疟疾治疗包括第二种抗疟药,因此,如果疟原虫对青蒿素产生耐药性,另一种药物仍将杀死它。世界卫生组织(WHO)强烈反对各国使用青蒿素作为一种“单一疗法”来治疗疟疾,因为它可能加速耐药性的形成。世卫组织在2019年10月的一份报告中还建议不要使用蒿属植物来治疗或预防疟疾。然而,马什说,大量基于青蒿素的COVID-19疗法将相当于大量使用单一疗法。他说,“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另一些人认为威胁没有那么严重。位于肯尼亚基利菲的凯姆里-韦尔科姆信托基金研究项目(KEMRI-WellcomeTrustResearchProgramme)执行主任菲利普?贝乔恩(PhilipBejon)表示,非洲药房长期以来一直出售青蒿素单方药物。贝乔恩说,在东南亚,恶性疟原虫的突变似乎对青蒿素产生了耐药性,但在非洲,这种突变“似乎没有形成并传播”。目前还不清楚青蒿素最终会在草药中残留多少,因为热水会使其失去活性。贝乔恩说,“我的猜测是,非洲出现青蒿素耐药性的风险较低。”

有迹象表明青蒿素可能对引起COVID-19的SARS-CoV-2病毒有作用。2005年,中国科学家报告称,黄花蒿的酒精提取物能够在培养皿中中和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征(SARS)病毒,而这是SARS-CoV-2的近亲。(然而,这种提取物从未在动物或人类身上进行过抗非典测试。)基于这项研究,马克斯·普朗克胶体和界面研究所的科学家们现在正与一家种植青蒿的美国公司ArtemiLife合作,在体外测试植物提取物对SARS-CoV-2的影响。首席科学家彼得·赛德伯格表示,他们希望“很快”公布结果。

非洲联盟已经要求马达加斯加政府提供科学证据来支持其治疗,并表示一旦获得这些数据,将与非洲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合作来评估其安全性和有效性。但是,即使这种提取物或青蒿素被证明对COVID-19有效,它的使用也会带来一个巨大的伦理问题,马什说:“如何在COVID-19上使用它而不牺牲它作为一种抗疟疗法,这将是我们面临的一个大问题。”

在非洲部分社会对西方医学的极度不信任的背景下,接受“非洲”的COVID-19疗法。新闻报道经常警告说,在不幸的非洲人身上试验的治疗方法;今年3月,两名法国科学家提出非洲大陆是试验一种冠状病毒疫苗的最佳场所后,爆发了一场媒体风暴。

随后4月,BBC一名医学记者建议,如果疫苗试验在英国没有达到“预期的结果”,肯尼亚将是下一个选择,同样招来外界痛批。现在,一些非洲科学家问,为什么领导人会张开双臂欢迎一种当地生产的治疗方法,而这种治疗方法似乎并不存在。

“如果非洲人真的关心成为科学的小白鼠,他们应该同样关心西方和非洲的科学。”位于肯尼亚内罗毕的非洲人口与健康研究中心的执行主任CatherineKyobutungi说,“大声疾呼不公,要求对一种类型的科学采取最严格的问责形式,然后又为另一种类型的科学改变规则,这是不诚实的。”

本文转载自其他网站,不代表健康界观点和立场。如有内容和图片的著作权异议,请及时联系我们(邮箱:guikequan@hmkx.cn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相关文章

推荐课程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打赏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