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大学教授:武汉防疫经验对各国非常有意义

2020
04/30

+
分享
评论
科技日报
A-
A+
“武汉做了一件很好的事,为了防止医护人员家庭传染,给医护人员提供了旅馆。”林希虹说,这是一个很好的经验。

“武汉的这些(防疫)经验对各国来讲都非常有意义,让各国不是从零开始。”北京时间29日晚,哈佛大学生物统计系和统计系教授、美国国家医学院院士林希虹在一场科学讲座直播中如是说。

林希虹结合对武汉3.2万例新冠肺炎病人的分析数据,对武汉实施防疫措施的关键时间节点进行梳理,总结了新冠肺炎公共卫生防疫的主要措施。

R0是基本传染数,在流行病学上指的是,没有外力介入,同时所有人都没有免疫力的情况下,一个感染者平均能传染几个人。比如,R0为4,意味着1个感染者会传染4个人。R0值越高,传染的人数越多。

2月底,林希虹与来自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公共卫生学院的研究人员合作分析了2.6万人,4月10日在JAMA(《美国医学会杂志》)上发表文章时,将研究数据更新至3.2万人。据研究结果,武汉实行封城和交通管制措施后,R0值从3.88降至1.25,“这样做还不够,因为R0值还是高于1。”林希虹说,如果要完全控制传染的话,需要R0值降得越低越好,降到0最好。

据林希虹透露,意大利封城以后R0值在1左右徘徊了大概一个月,和武汉的结果差不多。德国同样,封城之后R0值差不多在1左右徘徊。

实施封城和交通管制措施后,武汉又推出了集中隔离的举措。包括建立方舱医院,征用大学宿舍用于隔离密切接触者等。“把一些展览馆、体育馆很快变成方舱医院,这是中国非常好的创举。”林希虹表示,“方舱医院建立以后这个R0值比1小很多,我们当时估计是0.3,而且被感染人数也非常快地降低。”

4月初,波士顿会展中心也建了方舱医院,美国其他地方在3月下旬和4月初都建了很多方舱医院。

疫情期间,几万名医护人员驰援武汉,与武汉本地医护一起抗疫。“武汉做了一件很好的事,为了防止医护人员家庭传染,给医护人员提供了旅馆。”林希虹说,这是一个很好的经验。根据3月21日推特的消息,美国费城也把旅馆提供给医护人员,让他们休息,并且帮助他们的家庭成员。

林希虹表示,提高病毒检测能力也很重要,可以帮助早诊断早治疗。在检测能力不足情况下,可安排一些人员(如有症状者、密切接触者等)优先进行检测。

“此外,戴口罩、流行病史调查、及时救治重症患者等措施对武汉防疫而言都很重要。”林希虹认为,现阶段,为防止疫情第二次暴发,还需要关注无症状感染者。“要注意的是,有抗体并非就是获得了免疫。”

3月13日,在哈佛公共卫生学院的一次讲座中,林希虹用一组照片对比各国的防护情况。对比照在社交网络广泛传播,美国一些医护人员和普通民众在社交媒体发布了以“GetMePPE”(让我得到个人防护设备)为标签的话题,呼吁外界援助口罩、防护服和防护面罩等个人防护设备。林希虹说,此次在线请愿书活动,最终引发一百多万人签名。“全面的个人防护设备以及熟练的穿脱防护服的技巧,对公共卫生工作者来说,很重要。”

林希虹认为,对西方国家来而言,目前最重要的防疫策略是大幅降低新发感染者人数,“尤其现在没有疫苗的情况下,公共卫生干预非常重要。”林希虹说,武汉在防疫过程中的公共卫生干预经验可借鉴。此外,公众教育和大众传播也很重要,因为科学知识能帮助人们为自己、家人和社区做出明智决定。

“不过,因为各国存在差异,关于防疫的各项措施需要适应各国国情以及文化,不能直接复制。”林希虹直言,每个国家可从武汉经验中看有什么能采用,并根据实际情况调整出一套适用于本国的方案。

如果说抗疫只有一个关键,这个关键点是什么?林希虹说:“就是我们需要团结起来。每个人都是抗疫团体的一员,控制新冠肺炎需要大家共同努力,包括政府、国际组织、学术界、商业界、社区等。”

本文转载自其他网站,不代表健康界观点和立场。如有内容和图片的著作权异议,请及时联系我们(邮箱:guikequan@hmkx.cn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相关文章

推荐课程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打赏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