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创故事会 | 森亿智能张少典:我的小目标是先挽救1亿人的生命

2020
04/30

+
分享
评论
申佳 / 健康界
A-
A+
AI减少医疗差错,帮助医生和医院做更好的决策。

张少典第一次被媒体采访的经历,是五年前面对健康界。彼时,他还在读哥伦比亚大学医学信息学系博士,主攻医学自然语言处理和数据挖掘方向。

2015年,张少典曾花两个月时间调研了北京上海十几家医院。他在当时接受健康界采访时坦言:中美在医疗信息化理念上有较大差距,就医疗的电子信息化和智能化而言,美国领先中国至少15-20年。对于当时国内已经火热的互联网医疗,他认为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现有的医疗问题。

一年后的2016年4月,张少典毕业回国。结合所学的专业医学和计算机交叉领域,他和其他三位联合创始人创立了森亿智能,并担任森亿智能CEO。他希望借助大数据和AI手段,解决医疗从业人员水平参差不齐的问题,辅助医生做出准确的治疗方案。

仅用了三年时间,森亿智能便完成了多轮融资,得到红杉资本、腾讯、国药资本等投资机构的青睐。从严谨求真的博士生,到400多人创业团队的CEO,张少典再次面对健康界讲述了自己投身大健康领域的创业故事。

接地气的“黄金一代”

张少典本科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ACM试点班。曾经有媒体称,交大ACM班和清华姚班系统地把每一届学生中最顶尖的一部分,引导到计算机科学的路径上来。求学于此的这些天之骄子,不仅产生了学术上的领军人物,也不乏投身于创业大潮的勇者。

红杉中国创始人沈南鹏曾给出这样的评价:“从学术上讲,他们是黄金一代;今天在商业上讲,他们同样称得上是黄金一代。”

作为长期关注人工智能等新兴技术领域投资机会的投资人,红杉资本中国基金董事总经理翟佳回忆,在张少典回国之初,经上海交大校友介绍,瞿佳就对森亿智能的团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在早期投资中,最能打动我们的其实是团队。因为在AI医疗领域,既懂医疗又懂AI技术的团队和创始人是非常罕见的,而他们两者兼具。”翟佳称。

向最难的事情发起挑战,这在很大程度上源自学生时代习得的“回馈社会、为社会创造价值”的使命感。“不管去了哪个领域,最后都会非常迫切地想成为这个社会的骨干力量,这是非常内在的东西。”张少典说,学生时代的经历赋予了自己一种强大的自驱力。

对年轻的张少典而言,创业过程也是成长的过程。他向健康界坦言,一路走来,犯过错,困难颇多。但最终艰难得以突破,错误内化为经验,本人也在不断突破自我。在一次活动中,一位熟识的投资人笑着调侃他:“你是AI公司创始人中变化最‘油腻’的一位。”对此,张少典欣然接受。   

“名校也好,海归也好,创业中必须要坦诚去面对现实环境。你学历再高,可就是搞不定医疗行业里面的这些客户,没法说服院长和主任(用你的产品),只有去面对。”张少典说,“那就改变自己,我要借助行业的力量,借助既有的资源,或者说我的产品目前不被接受,那么我就改变我们的产品,改变自己的行为方式。 ”

做AI医疗,需要一家一家地打开医院的门。然而由于信息孤岛等众多原因,要想打开医院的门,并非易事。张少典说,森亿智能曾试图与国内某三甲医院合作,前后历经三任销售,耗时27个月,才最终与该医院签约。

也正是依靠这样的韧性,当时只有4个人的创业团队,竟然拿下了全国排名TOP20医院的订单。

减少医疗差错的初心

刚到美国读博士时,一个数字触动了张少典。

“我的系主任在一页课件上写道:2010年美国有25万人死于医疗差错,这个数字大于因为战争、交通事故、吸毒以及自杀导致死亡的人数之和,是美国死亡原因的第三位,仅次于心脏疾病和癌症。”

张少典由此萌芽的创业初心已久,他认为,“所谓最优化每一个医疗决策,就是希望让技术和数据的力量,帮助医护人员能够做出更精准的判断,避免这种潜在的医疗差错和医疗事故。 ”

以森亿智能开发的一款辅诊系统产品为例,从流行病统计学的角度来看,每1000位住院患者中大约有30人会出现深静脉血栓。医生、护士通过医学知识与专业经验,能将其中的4到5例高发病率患者提前识别,并采取措施管控。

但这并不是一个令人满意的数字,它背后有25位以上的高发病率患者,将面临生与死的挑战。

深静脉血栓,特别是肺部深静脉血栓,一旦发病需立刻进行抢救,即使患者幸运地被及时救治,仍有将近10%死亡率。

在现代医学略显无措的情况下,技术的能力获得了施展的空间。据张少典介绍,森亿智能开发的AI诊疗系统,可以通过医生诊治后记录的患者症状、体征的变化等数据,实时分析患者健康状态,从中判断患者出现深静脉血栓的概率。“每一千位患者中的30位高危患者,系统可以提前识别其中的20人,疾病漏诊率下降了76%。”

在张少典看来,AI无非就是一种高级版本的信息化。“提升增效,渗透在行业的各个环节,不管是医疗服务,还是医疗器械、制药等,包括流通、配送等环节当中,人工智能都可以发挥作用。”

人类通过不断寻求新工具,实现更加高端的劳动方式来提升生产力,而生产力改变,从而又会影响生产关系乃至行业中的方方面面。张少典说,森亿智能和自己正在参与到医疗行业的这一宏大变革当中。

基于这样的宏观视野,张少典面向客户的时候,也习惯于从更高的层面进行思考。“四年下来,能够进入诸多三甲医院占据一席之地,我们靠的是产品、服务、售后等多个方面,每个方面我们都少有短板。”张少典坦言:自己是技术出身,会从客户角度考虑,比如会站在医院院长的层面来想问题。

“我们为医院提供服务,需要从院长的角度来思考问题。搞技术的人喜欢追求某些方面的极致能力,容易陷在里面,但人工智能系统准确率是99.8%还是99.9%,对一个院长来说有多大意义呢?”张少典认为,顶尖医院看重学科建设,注重名望和影响力,而更多三甲医院希望紧跟国家政策。因此,政策依然是三级医院信息化建设的最大驱动力和抓手。

同时,医院还有一个主要驱动力就是节省成本实现控费。而随着医保支付体系改革,以及DRG的推行,医院的精细化管控要求也会越来越多。“所以,你会发现院长也好主任也好,选择产品时高精尖的技术并不是第一位的,他们要的是实实在在的帮助医院符合政府和政策的要求,解决实际的运营管理问题,提升效率,降低成本;或者是能够在学科建设上、专科影响力提升上获得更多的成效。”张少典说,他自己必须先要有这样一种客户思维。

尽管已经有了不错的成绩单,但这样的创业故事毕竟才持续了四年。张少典把下一步的远景放在了十年之后,他对健康界说:“我也有一个小目标,就是创业十年的时候通过我们的产品和工作,减少医疗差错,帮助医生和医院做更好的决策,帮助1亿个人,守护他们的生命。”

健创对话:

健康界:作为新锐创业者,进入到医疗这个传统行业里,你有什么特别的感受?

张少典:年轻、高学历等等,在我看来,只是特征,不能是禁锢。所以一定要放下这些,任何在你看来不对的或者不是你想象的东西,都一定要绝对开放的打开自己的大脑,认知到它的合理性,并接受它。

做人工智能和大数据,如果进入到互联网行业,可能各方面的发展都会很快。但进入医疗这样很重、相对来说比较传统的行业,就不要去比较或者不愿接受。要改变自己,而不是试图去评判行业怎么是这个样子。

既然行业现状是这样子,它就一定有其合理性。最开始,我们做产品也去追求高大上,后来完成了这一转变,我也被投资人说:变得“接地气”,当然也有人说我“油腻”(笑)。

健康界:你是如何看待健康的?你在健康方面的投入怎样?

张少典:我平时有坚持运动的习惯,特别喜欢球类运动。我大学的时候,就是系足球队和系乒乓球队的。现在比较多的运动是打羽毛球,每周都会坚持。

健康界:在忙碌的工作状态下,你是怎么保持健康状态的?

张少典:工作强度确实很大,但我有一点做得不错:生活比较规律,基本不会熬夜。

健康界:你是如何看待医疗行业的社会责任与商业之间的关系的?

张少典:医疗的全部都是社会责任,医疗本身就是在履行社会责任。但是经营企业,必须要有商业化思维,企业才能够可持续发展。

至于两者之间的关系,我的原则是一定要有底线。比如在医疗数据行业,数据安全是一个很敏感的问题。在我们公司,绝对不可以在任何意义上泄露客户的数据。如果拿客户的数据去做任何程度的变现,这就是触及到了商业底线。

目前行业里可能暂时还有一些不规范的地方,但我们有自己坚守的底线,这个底线是绝对不能突破的。

本文为健康界原创,任何机构或个人未经授权均不得转载和使用,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相关文章

推荐课程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打赏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