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新冠疫情传染仍在发酵:1传80+ 许多疑问仍待解

2020
04/26

+
分享
评论
央视新闻客户端
A-
A+
许多疑问仍然等待着通过更为深入的调查来解开。

过去的这一周,在防控疫情的过程当中,没有大新闻,恐怕就是最好的新闻。

但是没有大新闻,可不意味着没有波澜和风险,一不注意,近一段时间哈尔滨成了关键词,重要的原因就是出现了一人传染超过80人的事件。

传染性疾病就是这样,短期的时间内它可不是做加法,而是做乘法,稍微哪个环节存在漏洞,就会一传十、十传百。哈尔滨的这个传染链条就正是如此,聚餐,尤其是医院内,院感存在漏洞,最终出现大规模交叉感染,这是一个不幸的结果,但更是一次超强的提醒,在防控常态化的情况下,如何常态操作能防住?

1传80+?院内聚集性感染规模仍在不断扩大

本周,哈尔滨两家最大的三甲医院所发生的聚集性感染,规模仍在不断扩大。截至周六(25日)0时,相关的确诊病例、无症状感染者已超过80人。目前,涉事的哈医大一院,已将发生感染的整栋大楼封闭,加强了门诊筛查,控制就诊流量;感染人数较多的哈尔滨市第二医院则全面停诊,感染院区的住院患者也被全部转移。

哈尔滨市卫生健康委副主任柯云楠:这些患者分两部分,有一些有基础性疾病的,从医院的门诊外科综合楼,转移到内科楼,这个隔离病区人员是相对封闭的,所以没被污染。有128人我们找到了两家隔离宾馆进行集中隔离,基本绝大多数都是符合出院标准,病情比较稳定。在宾馆里,我们也会提供一些口服的(药物),还有一些简单的医疗设备。

回顾这起聚集性感染,先后在两家医院住院的87岁老人陈某君,被认为是重要关键。目前发现的确诊病例、无症状感染者,几乎都是陈某君住院期间的病友以及病友的家人、陪护人员。除此之外,哈尔滨市第二医院还有2名医生、6名护士被确诊感染,另有405名医护人员隔离观察。

传染病防护意识不足 18名党员干部和公职人员被问责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流行病学首席专家吴尊友:像这么大规模的两所医院发生的关联的病例,达到如此多的数量。即使在我们国家除湖北以外的省,在高流行期间,也没有发生这么大的规模。我们对疫情流行期间,包括湖北武汉的医疗机构、医务人员感染情况也做了一些分析,尤其是做气管切开和吸痰的医务人员感染明显低于其它科的医务人员,这提示什么呢?就平时你有传染病防护的意识,和这样一个习惯的养成,那么对于防护是非常重要的。那么我们很多病人他不是由于发热了,或者说有肺炎来就诊,而是其它疾病来就诊的时候,使得我们医务人员没有防范意识,造成的感染和扩散。

据报道,4月2日至6日,陈某君因脑卒中在哈尔滨第二医院住院就诊,期间出现发热症状,但医院并未按规定进行核酸检测。随后,陈某君被转至哈医大一院。接诊医生根据120运送人员未穿防护服,判断陈某君应该不是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就没有复查核酸。而陈某君最终入住的呼吸科值班医生也侥幸认为,“前面都经过好几道关了,应该不用担心”,同样没有要求复查核酸,并直接将其安排到普通8人病房入住。同时,陈某君的陪护人员多达3人,远远超出了“一患一护”的规定。

哈尔滨市卫生健康委副主任柯云楠:主要原因一是在陪护过程中经常在走廊里有一个休闲区,休闲区离护士站很近,在休闲区扎堆聊天;二是做各种大型设备的辅助检查,患者需要离开病区;三是医院公共服务设施,比如开水间、电梯、密闭的空间。这些因素导致院内感染发生。

4月17日,针对这起因医院麻痹大意,管理松懈造成的聚集性感染,黑龙江省纪委监委对当地18名党员干部和公职人员进行问责,其中包括哈尔滨市副市长,哈尔滨医科大学副校长以及哈尔滨市第二医院院长等。为防止疫情进一步扩散,两家医院已对所有医护人员、在院患者,前后14天内出入院患者等,进行了核酸检测。

发生跨省传播后 还有医生瞒报“阳性”上班?

但令人担心的是,与陈某君同一时间在这两家医院就诊、陪护的人员,有的已经离开去了外省。目前,分别在辽宁抚顺,内蒙古呼伦贝尔各找到一位。他们的核酸检测结果均为阳性。而最新发现的,沈阳一名IgM病毒抗体阳性,仍瞒报上班出门诊的医生,也被证实在这段期间陪护家人去了哈医大一院。

抽丝剥茧 传播链源头找到?还要这些疑问待解答

黑龙江省卫生健康委二级巡视员谢云龙:我们黑龙江在前段的疫情防控取得了一些成绩,随着防控等级级别的下调,社会上又出现了个别的人员思想松懈,人群聚集的现象又有所抬头,这是造成反弹的主要原因,因为我们经过这次疫情分析,我们黑龙江省两起的聚集病例发生在两个家庭,九口人全部感染就是因为人员聚集造成的。

哈尔滨疾控中心工作人员调查推断,陈某君之所以染病,是因为3月29日,他曾与儿子及儿子的朋友郭某等7人聚会就餐。而这位郭某,正是4月9日,此轮哈尔滨新增本土病例中确诊的第一人。

调查人员摸排郭某的人际关系发现,其家庭内部成员曹女士是一名无症状感染者。她与3月19日从美国回国,居家隔离的留学生韩女士,住在同一单元的楼上楼下。尽管调查人员没有找到两人直接接触的证据,但他们分析认为,二人可能曾共用一部电梯或因上下两层相邻的房屋结构,造成病毒传播。

至此,大致的传播链条被描述为,居家隔离的韩某传染给曹某,再经曹某传给郭某,并最终通过聚餐,致使陈某君一家染病。为了了解韩某的居家隔离情况,本台记者走访了韩某居住的小区。

哈尔滨市道里区正阳河街道办事处主任徐莉:3月19日晚20时左右,韩某是通过公安分局的“手递手”,从机场回来之后,到小区的卡口。接转之后,咱们给她送到所在的单元,然后社区主任给他家贴了封条。目前掌握的,从3月19日到4月3日,韩某除了咱们有必要要求让她出来做核酸检测、血清检测之外,她没有出来过。

按照14天隔离日期,韩某应该是4月1日到期。但其核酸检测结果1日没出来,就未解除隔离。直到4月3日上午,核酸检测和血清检测出来以后,符合要求,街道为其办理了解除隔离手续。

4月3日,韩某的核酸、血清抗体三项均呈现阴性,提示未感染。此后,她于4月5日至4月8日,飞抵上海进行美容手术。在此期间,除美容院和酒店外,韩某并未到过其它地方。

4月10日,调查人员发现韩某与曹某为邻居时,再次对韩某进行了检测。可这次的结果却是核酸、血清IgM抗体阴性,IgG抗体为阳性,韩某被确定为新冠肺炎既往患者。但这7天,无论是韩某在上海接触的人员,还是共同生活的家人,均没有发生感染。

为何7天之内出现截然不同的检测结论?

韩某是否真的具备传染性?

她真的是此次传染链的源头吗?

楼上的曹某又是如何感染的?

许多疑问仍在进行调查。

本文转载自其他网站,不代表健康界观点和立场。如有内容和图片的著作权异议,请及时联系我们(邮箱:guikequan@hmkx.cn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相关文章

推荐课程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打赏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