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最富庶国家如何抗疫?有抗击埃博拉经验,禁食蝙蝠穿山甲

2020
04/22

+
分享
评论
白波 / 北京日报客户端
A-
A+
被誉为“绿金之国”的加蓬正有条不紊地应对新冠病毒的挑战。

赤道上的非洲小国加蓬凭借丰富的石油等自然资源和低密度的人口成为区域最富庶的国家。

穿山甲、蝙蝠、猴子等野生动物原本是加蓬、刚果等国人民的盘中美味,新冠疫情发生后,考虑到冠状病毒和野生动物的高度关联性,加蓬政府已立法禁止食用穿山甲和蝙蝠。

仰赖全球顶级的生物安全四级实验室(P4实验室)和多年抗击埃博拉的经验,向中国医疗队取经,被誉为“绿金之国”的加蓬有条不紊地应对新冠病毒的挑战。

坐拥顶级生物安全实验室

加蓬有210多万人口和26.8万平方公里的国土,是人口密度最低的国家之一。88%的森林覆盖率,占世界四分之一的锰矿储量,丰沛的石油资源,使加蓬获得了非洲“绿金之国”的美誉。

根据美国中情局《世界概况》2018年的统计,加蓬人口的城市化率高达89.4%,排名全球第18位,不仅在非洲各国中遥遥领先,甚至排在了绝大多数发达国家之前。

“周围多哥、喀麦隆这些国家的人都到利伯维尔来打工,因为觉得能挣上钱。”巫春峰担任加蓬邦戈大学和天津外国语大学共建孔子学院的中方院长已近两年,他告诉北京日报客户端,加蓬首都利伯维尔物价水平很高,在北京之上,但两极分化也很严重。“超市里物资充足,不过街上戴口罩的大概只占一半,有些人是真的没有口罩。”

中国政府援助加蓬医疗队已有57年的历史,同样由天津市组建。医疗队分两批驻扎于利伯维尔和内陆城市弗朗斯维尔,平时每月可接诊合计上万人。中国医疗队医院随来随诊,无须像其他医院一样预约,是当地人民健康的重要保障。加蓬疫情发生后,中国医疗队在做好防护的同时继续提供诊疗服务。

弗朗斯维尔是加蓬第三大城市,也是两代邦戈总统的故乡。中国医疗队队长田英杰对北京日报客户端介绍,弗朗斯维尔的条件比利伯维尔要差不少,但却因为一所全球顶级医学研究机构的存在而受到世界瞩目。

弗朗斯维尔国际医学研究中心由老总统哈吉奥马尔·邦戈·翁丁巴在1979年建立,中心拥有非洲仅有的两座P4实验室之一,来自全球的科学家在此工作。P4实验室是生物安全等级最高的实验室,专门研究埃博拉以及新冠病毒等烈性传染病,造价极高。目前全球建成和在建的P4实验室有50多家,但真正投入运行的不多。

弗朗斯维尔毗邻刚果(布),2018年夏天刚果(金)暴发埃博拉疫情,弗朗斯维尔的P4实验室便负责检验从刚果(金)首都金沙萨——与刚果(布)首都一河之隔——送来的埃博拉病毒样本。

按照加蓬官方的介绍,弗朗斯维尔的P4实验室在新冠疫情发生后具有每天200份的新冠病毒样本检测能力。截至当地时间4月22日,加蓬已确诊新冠肺炎病例156例,病亡1例。

野味?咱也不吃了

加蓬在3月12日通报首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后即宣布全国停课,邦戈大学孔子学院的课程也转到线上。“但网课只能发点课件和音频给学生,加蓬的网费很多学生负担不起,没法做视频教学。”巫春峰说。

与很多人印象中非洲国家的自在和随性不同,加蓬面对新冠采取的防控措施称得上及时而果断。巫春峰告诉记者,加蓬首个病例是自法国返回的加蓬人,确诊后,加蓬立即停止为欧盟、美国、中国等区域的人办理旅游签证,同时关闭了所有陆地边境。几天后又关闭所有宗教场所,停止了所有法庭的出庭审判,并禁止探监。

加蓬政府在防控方面充分咨询了中国医疗队的意见。田英杰建议对所有首例确诊病例的同机旅客进行追踪、隔离、检测,但加蓬方面表示难以办到,“加蓬人的身份证上没有家庭住址,想查一个人很难。”

不过,加蓬从上到下对新冠病毒的警惕性不可谓不高。田英杰说,前些天有一个确诊病人从医院逃跑,很快便遭到举报,被重新控制起来。

这种警惕性可以说是全方位的。自从11000公里外的武汉传来新冠病毒可能源自蝙蝠和穿山甲等野生动物的消息,穿山甲这种备受当地人推崇的“美食”在加蓬市场上的销量便直线下滑。

非洲4个穿山甲品种中,有3种生活在加蓬广袤的热带丛林里。《非洲生态学杂志》公布的一项研究表明,从2002年到2014年,利伯维尔市场上巨型穿山甲和树栖穿山甲的价格分别上涨了211%和73%,而同期的通货膨胀率上升了4.6%。

4月3日,加蓬森林、海洋、环境和气候变化部部长李·怀特在推特上宣布,作为一项预防措施,加蓬已签署法令,禁止交易、食用穿山甲和蝙蝠。

根据世卫组织的统计,1976年埃博拉病毒在苏丹首次发现以来的23次大规模暴发,有4次在加蓬发生,150人因此丧命。

作为前法国殖民地,加蓬受西方观念影响很深。邦戈大学停课前,巫春峰和其他中国同事戴口罩外出,就曾遭遇过当地人的白眼。跟一些学生聊起新冠疫情,他们也和巫春峰开玩笑说“我们经历过埃博拉,这种小病没事儿,能扛过去”。

经济实力成防控关键

即便见过“大世面”的民众仍未充分认识到新冠病毒的威胁性,加蓬政府在经济条件支撑下的强有力防控,看上去还是起到了效果。3月12日加蓬确诊首个病例的同时,邻国喀麦隆仅有2例,目前已经达到了1163例,是加蓬的7倍多。当然,喀麦隆的人口数是加蓬的12倍。

田英杰带领的这批医疗队是中国政府第21批援加医疗队,期限1年,今年8月就将到期回国。但目前来看,疫情何时结束还很难判断。田英杰说,队员们已经做好准备,如果届时疫情尚未结束,26名队员将继续留守,全力协助加蓬人民抗击新冠肺炎。

“由于本身医疗条件有限,外国医疗队在非洲各国医疗卫生工作中发挥着巨大的作用。中国医疗队投身于非洲国家新冠疫情防控中,将成为支柱力量之一。”非洲问题专家、上海外国语大学《国际观察》编辑部主任赵裴告诉北京日报客户端。

1月下旬湖北疫情暴发后,田英杰便与加蓬卫生部秘书长盖伊-帕特里克·奥比昂见面,向加方通报了中国的疫情,并参照中方经验提出了一些防控建议。几天后,加蓬方面就指定了两所新冠肺炎诊治定点医院,同时要求军方参与防控工作。

3月12日加蓬确诊首例新冠肺炎病例,田英杰又在次日陪同中国驻加使馆外交官与加蓬军医总局局长见面,提出加方有必要采取“全封闭”措施对新冠肺炎进行防控。4月12,加蓬开始“封城”,同时每天举行新闻发布会通报疫情。

加蓬在非洲国家中相对突出的经济实力,由新冠防控的投入力度可见一斑。田英杰介绍,加蓬有100台呼吸机,其他非洲国家通常只有几台;加蓬所有新冠肺炎诊疗费用都由国家负担,两所隔离酒店也是免费的。

赵裴表示,经济实力对防控新冠肺炎至关重要。“我们做过研究,非洲疫情一旦恶化,带来损失最严重的不是医疗健康方面的冲击,而将是次生危机的冲击。非洲有7000万人靠联合国援助生活,因为疫情影响,联合国的很多援助行动目前已经被迫停止了。这就产生了很大的人道主义风险。最后直接伤害非洲人的不一定是病魔,可能将是粮食紧缺引发的危机和动乱。”

“在非洲国家中,加蓬经济相对发达。虽然对资源依赖程度较高,有点像海湾国家,但面对新冠肺炎时的应对手段确实更加丰富,经济对整个国家的支撑力也会更强。例如,每万人拥有医生数、床位数高;口罩、呼吸机等医疗物资采购更方便。新冠疫情引发的一些次生危机,在加蓬不大可能发生。”赵裴说。

本文转载自其他网站,不代表健康界观点和立场。如有内容和图片的著作权异议,请及时联系我们(邮箱:guikequan@hmkx.cn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相关文章

推荐课程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打赏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