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ID-19疫情防控:中国经验VS美国经历

2020
04/21

+
分享
评论
柳叶刀TheLancet
A-
A+
《柳叶刀》呼吁施行建立在科学决策基础上的解封政策。

《柳叶刀》(The Lancet)4月18日刊发表社论,对中国和美国防控COVID-19疫情分别做出了评价,呼吁施行建立在科学决策基础上的解封政策。一方面,肯定了中国为迅速遏制COVID-19疫情所作出的贡献,同时提醒应逐渐放松防控措施,各国应考虑借鉴中国的解封经验;另一方面,指出美国联邦政府在COVID-19暴发前期浪费了宝贵的时间,在各州的应对措施刚开始取得成果之时,特朗普政府却急于通过取消隔离限制来提振经济,这在暂停为WHO提供资金之外又形成了一个新的僵局。

社论指出,积极的公共卫生干预措施在中国遏制疫情的过程中发挥了巨大作用,方舱庇护医院对于缓解医疗卫生系统所承受的巨大压力也有至关重要的作用。同时,中国的成功也伴随着巨大的社会和经济代价,尽力在国民健康与经济保护之间获得最佳平衡。目前,中国正在逐步谨慎地复工以及复学。随着其他国家已经开始考虑且一些国家已经开始实施本国的解除封锁策略,中国在解除封锁方面的经验会受到全世界的密切关注。

中国持续遏制COVID-19

2020年4月8日,武汉历经76天的“封城”宣告结束,恢复铁路与航空运输,重新开放高速公路。4月27日起,上海将逐渐开放学校,允许大批学生开学复课。目前,国内多数新增2019冠状病毒病(COVID-19)病例为输入性病例,鉴于此,中国正在逐步谨慎地复工以及复学。

COVID-19疫情在中国得到迅速遏制令人赞叹,也为其他国家树立了鼓舞人心的榜样。那么,其他国家能从中国应对CVOID-19疫情的过程中学到什么样的经验呢?应该是,积极的公共卫生干预措施,如及早发现病例、追踪接触者以及改变人群行为等,这些举措在中国遏制疫情的过程中发挥了巨大作用。KieshaPrem及其同事的研究发现,武汉坚持诸如关闭学校和工作场所等社交隔离的措施到4月初后才逐步放开,这是减少感染人数最有效的方法。此外,中国建造的方舱庇护医院(Fangcang shelter hospitals)对于缓解医疗卫生系统所承受的巨大压力来说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王辰及其同事描述了如何建造这些大型的临时医院,以及如何利用这些医院来隔离、治疗和分诊轻中度COVID-19患者。这些医院在3周内建成,截至2020年3月10日,已为近12,000名武汉COVID-19患者提供了医疗照护。

然而,中国的成功也伴随着巨大的社会和经济代价,中国必须做出艰难的决定,从而在国民健康与经济保护之间获得最佳平衡。中国是否能够保持对COVID-19疫情的遏制?梁诗敏(Dr.Kathy Leung)及其同事认为,对中国来说,最重要公共卫生工作就是实时监控COVID-19的瞬时再生数(instantaneous reproduction number,Rt)和确诊患者的病死风险。应逐渐放松防控措施,以确保Rt值不超过1。否则,病例数将再次呈指数增加,引发第二波疫情。

实施科学的解封策略对于持续遏制COVID-19疫情发展来说至关重要。随着其他国家已经开始考虑,而且一些国家已经开始实施本国的解除封锁策略,中国经验会受到全世界的密切关注。

社论指出,真正陷入困境的其实是美国民众,他们对这种致命且知之甚少的病毒满怀恐惧,又受到有关个人防护安全方面矛盾信息的困扰,既有着对经济萎缩、缺乏凝聚力的国家战略的担忧,又有着对反复无常的、无能领导的焦虑。目前,至少有1,700万美国民众处于失业状态,这个数字可能最终会超过“大萧条”时期的失业人数,并且需要数年时间才能恢复。

美国COVID-19疫情:一个关于时间的问题

随着超过60万的病例确诊和近2.7万病例死亡,美国现在已然成为全球2019冠状病毒病(COVID-19)大流行的中心。此时,距离美国疾病控制预防中心(CDC)在华盛顿州确诊首例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2(SARS-CoV-2)感染病例,已经过去将近三个月的时间。与中国和意大利的疫情暴发规模相比,COVID-19起初在美国境内的传播是缓慢且可控的;而如今,COVID-19已经演变成一场美国全国性的公共卫生灾难。美国的50个州和大部分领土全部宣布进入“重大灾难状态”,目前95%的美国民众至少暂处于某种形式的“居家隔离”状态中,这在美国历史上是第一次。因为各方对COVID-19应对措施的控制和指导方向持有不同观点,美国日益严重的疫情局势已将公共卫生和传染病专家、政策制定者、州政府和联邦政府的各党派人士卷入冲突之中。此前,特朗普总统宣布打算暂停对世界卫生组织(WHO)的资助(约占WHO预算的22%),这使得美国与国际社会和全球控制疫情大流行的努力背道而驰。真正陷入困境的其实是美国民众,他们对这种致命且知之甚少的病毒满怀恐惧,又受到有关个人防护安全方面矛盾信息的困扰,既有着对经济萎缩、缺乏凝聚力的国家战略的担忧,又有着对反复无常的、无能领导的焦虑。

正如美国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National Institute of Allergy and Infectious Diseases)所长安东尼·福奇(Anthony Fauci)所言,在COVID-19暴发之初,美国联邦政府迟迟不作决定,浪费了宝贵的时间:“如果你(美国)早些采取措施,就可以挽救更多的生命”。直到2020年2月底,俄勒冈州和纽约州出现了COVID-19本地群体感染病例后,美国CDC才更新了疫情防控指南,授权对没有近期旅游史的人群进行检测,显著扩大了可检测病例的范围。在可能遏制住病毒的短暂窗口期内,美国CDC保留了所有关于疫情检测的控制权,阻止外部学术机构和商业检测试剂的发展,但每天仅能处理大约100例样本。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也通过审批制度对所有的诊断检测方法设置了障碍。尽管后来检测规模逐步提升,但负责处理样本的私人机构和实验室面对成千上万的积压病例也是不堪重负。目前,美国对于活动性感染的即时检验和临床检测仍然十分紧迫,特别是在预计会暴发疫情的地区,但美国现在必须要紧急转变方向,发展并扩大针对既往COVID-19感染病例的检测能力。

检测技术可能有赖于创新能力,但针对COVID-19简单有效的预防措施却因特朗普的预判而备受阻碍和拖延。预测COVID-19病死率和住院率的动态模型,如IHMECOVID-19预测项目以及既往疫情大流行准备计划,均提示,可通过增加病床和呼吸机的数量来帮助各州迅速响应。然而,个人防护设备(PPE)的缺乏已将并持续将一线医疗卫生工作者置于巨大的风险之中。特朗普与各州州长就国家战略储备(Strategic National Stockpile)使用的问题发生争执后,最终并未启动《国防生产法》(Defense Production Act)(该法责令私营企业生产所需物资),这导致各州政府、公益组织和医疗卫生倡议组织只能自行筹集物资,甚至需要经常同联邦政府直接抢购商品。目前来看,美国与COVID-19的战斗将会持续下去,并且可能会涉及疫情的多次暴发,因此,进一步加强基本医疗物资的供应和公平分配应当是现任联邦机构的重中之重。

在纽约州等疫情重灾区,尽管每天仍有数百人死于COVID-19,但住院人数似乎已趋于平稳。这可能得益于限制社区人口流动等有效保持社交隔离(physical distancing)的措施。但是,在阻断COVID-19传播的进程中还伴随着巨大的经济损失。目前,至少有1,700万美国民众处于失业状态,这个数字可能最终会超过“大萧条”时期的失业人数,并且需要数年时间才能恢复。各州此前采取的缓解疫情的措施才刚开始取得成果,而特朗普政府却急于通过取消隔离限制来提振经济,这恰好又形成了一个新的僵局。美国迟迟不采取积极行动来遏制COVID-19传播的程度,与美国政府有直接关系。这一任政府一直都错失良机,总是意图作出有利于经济利益的决定,而非以科学为指导且保护健康的决策。过早地复工复产实际上是将金钱凌驾于生命之上。

原文发表于《柳叶刀》2020年4月18日刊

中文翻译仅供参考,所有内容以英文原文为准。

本文转载自其他网站,不代表健康界观点和立场。如有内容和图片的著作权异议,请及时联系我们(邮箱:guikequan@hmkx.cn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相关文章

推荐课程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打赏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