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o Clinic三分之一被降薪,美国医院现在活得怎么样了?

2020
04/17

+
分享
评论
凌武娟 / 健康界
A-
A+
到4月16日,有117家医院和医疗集团实施了不同程度的降薪。

这个月,美国排名第一的医院Mayo Clinic每周的收入减少了1.5亿美元。

鉴于此,Mayo Clinic计划通过降薪、强制休假和减少工时来控制损失。

作为全美乃至全球第一的Mayo Clinic在这场疫情中尚且如此,难以想象其他医院会是怎样的境况。

营收骤降,100多家医院给员工降薪

其实在2020年3月,Mayo Clinic已经通过减少合同员工和暂停建设项目来控制开支,即便如此,到今年年底也将面对30亿美元的损失。

Mayo Clinic当然不是唯一。

到4月16日,有117家医院和医疗集团实施了不同程度的降薪:底特律医疗中心让480名没有参与COVID-19救治工作的员工休假,位于密歇根州的Trinity Health计划让2500名员工强制休假。

为减少疫情传播降低院感,美国各大医院一方面选择暂停部分患者的非必要、非紧急治疗和手术,另一方面,为保证医护的个人防护物资充足,在物资上花费了大量资金,从而导致全美范围内医院都在经历一场财务危机。

Mayo Clinic行政总监Jeff Bolton表示:“2020年3月州政府要求将不必要手术和治疗延期,当时我们认为手术延期的期限可能是4~6周,预测COVID-19高峰可能在4月底或5月初。但是现在,疫情高峰可能到六月或七月才出现。”

“将手术和治疗延期是明智的决定,但这也砍掉了我们主要收入来源。”Mayo Clinic亚利桑那分院CEO Dr. Richard Gray说。

Mayo Clinic(图源:Mayo Clinic官网)

美国投资银行Piper Sandler收集了来自美国四个州(加利福尼亚州、马萨诸塞州、华盛顿州和纽约州)16个专科的160位医生给出的信息。调查发现,由于疫情,这些医生所在单位的非COVID-19患者数量下降了65%,而且这种状况可能持续至4月底。Piper Sandler预计,患者量在6月只能达到正常水平的约55%,9月达到正常水平的76%,并且这种情况后期还会反弹,在2021年同期,患者量仍将下降12%。

路易斯安那州的Baton Rouge General Hospital已经放弃了门诊业务,外科手术从每天40~50例缩减到了每天两、三例,且都为急诊手术。

线下业务无法开展,能否开发线上?Piper Sandler的调查显示,不久后远程医疗预计将占患者诊疗途径的54%,是疫情前的5倍还多。

此前,为了帮助非新冠患者获得医疗服务,美国医疗保险和医疗补助服务中心(CMS)曾放宽了远程医疗的法规,并将远程医疗暂时纳入了美国国家医保Medicare,且远程医疗费用和线下就诊费用一致。

即便如此,远程医疗就诊率依然与线下就诊率差距很大。在Piper Sandler调查的160位医生中,平均每周也只有约121名患者通过远程医疗就诊。这个量和实际患者就诊量差距巨大,而且该调查显示,远程医疗平台的技术问题也使得远程医疗的普及需要更多时间。

明尼苏达州医院协会统计,未来3个月,该州医院因取消择期手术造成的损失将超过30亿美元。

密苏里州医院协会主席兼CEO赫伯·库恩(Herb Kuhn)说:“我们估计目前密苏里州医院的收入将减少50%以上,折合成实际数额则为每天收入减少约3200万美元,每月减少近10亿美元。”

Mayo Clinic目前在全美有超过6.3万名员工,此次,超过2万人将被降薪,占总员工人数的三分之一。据Jeff Bolton介绍,降薪员工包括医护、行政人员和辅助人员。“管理人员将会首先开始降薪,降幅也最大。”具体细节还在商议中,不过Jeff Bolton透露,“我们会保护小时工等人群,他们本身就是低收入群体,面临的困难也更大。”

总部位于辛辛那提的TriHealth system CEO马克·克莱门特(Mark Clement)称,医院高级领导者已被降薪20%。

TriHealth(图源:TriHealth 官网)

乡村医院无路可走  

相比之下,小型诊所、家庭医生诊所以及乡村医院受到的冲击更大。医用物资的缺乏和社会隔离措施的双重压力下,线下诊治很难开展。

阿肯色州家庭医生诊所Autumn Road Family Practice平均每天要接诊120位患者,3月底,这一数量降至72位。北卡罗莱纳州家庭医生诊所Vickery Family Medicine的患者量也减少了一半,意味着营业收入也减少一半。

由于患者数量的下降,许多经营私人诊所的医生也在考虑让员工休假或裁员。Autumn Road Family Practice已经紧急裁掉了12位员工。Piper Sandler调查的一位在私人诊所工作的医生表示,他所在诊所裁员率高达80%。

“我们的收入在大幅削减,”阿拉巴马州小型农村诊所专业医疗协会的医生贝弗利·乔丹(Beverly Jordan)说,“我们一直在努力保住员工的岗位,也一直在努力营业,但我们必须时刻监测财务底线,一旦突破,也只有裁员的选择。”

美国最近关闭的一家乡村医院(图源:美联社)

更“惨”的是乡村医院。近年来,美国乡村医院不是在关闭,就是处于关闭的边缘。根据Chartis Center for Rural Health 4月发布的一份新报告,在疫情之前,美国近一半的乡村医院已经处于亏损状态。

此次疫情下,乡村医院更加无路可走。

美国咨询公司Guidehouse的一项新分析显示,受疫情影响,美国1/4的乡村医院面临着关门风险。

田纳西州迪凯特县(Decatur County)唯一一家乡村医院——迪凯特县综合医院(Decatur County General)已无限期关门。该医院人力资源部负责人梅琳达·海斯·柯克伍德(Melinda Hays-Kirkwood)表示,医院现在只剩下骨干人员。

疫情中心的医院,每天都在贴钱治疗

正如Mayo Clinic行政总监Jeff Bolton所说:这次公共卫生危机中,对不同医院的影响也是不同的。

位于疫情中心的大型医院,大都用于收治新冠肺炎患者,而且基本上是中、重症新冠患者。由于确诊人数较多,医护人员面临很大的感染风险。为此,他们不仅大量削减了择期手术和普通治疗,还要投入资金购买医用物资,为员工提供加班费等。

Jeff Bolton预测,这些医院也会面临经济危机,因为治疗COVID-19患者的费用和收入无法和常规医疗服务相比。

确实如此,美国最大的两家营利性医疗系统Tenet和Community Health Systems(CHS)的收入损失正在成倍增加,Tenet已让没有直接参与患者救治的500名全职员工强制休假。

One Brooklyn Health System(OBH)在纽约市拥有3家医院,每月因削减外科手术而损失近800万美元,每月需额外支出3000万美元才能应对目前疫情的急救需求。根据纽约州州长科莫签署的行政命令,他们还需要额外购买300张床位,光这一项就得花费500万美元。

OBH(图源:OBH官方LinkedIn)

OBH CEO勒雷·布朗(LeRay Brown)说:“我们不能复印钱,所以必须有资金注入,如果没有,我不知道我们还能支撑多久。”

纽约特种外科医院(The Hospital for Special Surgery in New York)表示,应对疫情的成本加上损失,总计达“数亿美元”。

那么,国家不管吗?

特朗普的援助金只是杯水车薪

2020年3月底,特朗普签署了美国应对新冠疫情的2.2万亿美元经济刺激法案——《冠状病毒援助、救济和经济安全法》(Coronavirus Aid, Relief, and Economic Security Act, CARES Act),其中一项是在医疗方面拨款1500亿美元,包括向医院、公共和非营利性医疗机构以及医保公司提供1000亿美元援助金。

然而,美国医疗行业领导者和分析人士认为,这笔钱不足以弥补医院收入的下降和其他剧变带来的损失。

穆迪公司(Moody’s)在一篇报告中写道:“虽然这1000亿美元提供了一定的补偿,但可能不足以完全弥补医院收入的损失,特别是如果疫情长期持续下去。”

医院和医疗专家都表示,需要更多资金来维持生计。Strata Decision Technology的一份调查报告显示,如果不提高新冠患者医疗费用的报销率,最坏的情况是,大多数医院平均每治疗一例新冠肺炎患者将损失2800美元,很多医院的损失甚至高达8000美元至1万美元。即使美国将新冠患者的医保报销率提高20%,这个数字仍达约1200美元。

该报告提出,美国政府至少要将新冠患者治疗费用的报销率提高35%,即便如此,仍然无法完全解决医院因取消常规治疗带来的损失。

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HHS)此前还表示,这1000亿美元中的一部分还得用于支付未投保新冠患者的治疗费用。根据凯撒家庭基金会的估计,这个“一部分”可能占到这笔补助金的40%。

密苏里州医院协会主席赫伯·库恩说,特朗普政府在4月10日支付了前300亿美元,密苏里州5252名医护人员以及所有医疗机构获得了约6.18亿美元,但分下来,该州医院仅获得了约一半的资金。

“由于收入下降,我们只能维持10天左右,为了解决这一问题,密苏里州州长及其团队和密苏里州医院协会成立了一个财务工作组,帮助我们监控医院面临的流动性挑战,并查看每个联邦政府和州相关援助计划。”赫伯·库恩说。

这样看来,美国政府的补助金也只是杯水车薪。医疗机构还需要自寻活路。

依靠信贷自救?

一些医疗系统在争取美国国会更多资金的同时,也在采取措施自筹资金,例如贷款。

HCA Healthcare近日就与美国富国银行(Wells Fargo Bank)达成了一项信贷协议,能够获得总计20亿美元的定期贷款。

美国投资银行杰富瑞(Jefferies)的分析师布莱恩·汤基鲁(Brian Tanquilut)称,HCA Healthcare之所以能成功贷款是因为其资产负债表相对健康,并且有能力从疫情中产生现金,这意味着它“应该能够渡过难关”。

国际评级机构惠誉评级(Fitch Ratings)的高级主管凯文·霍洛兰(Kevin Holloran)表示,如果医院能够在几个月内接近正常运营,那么大多数医院还是可以解除危机。信誉良好的医疗机构也会相对坚强一些。

凯文·霍洛兰说,尽管某些医疗机构确实受到了严重影响,但那些人口众多的中心也往往存在运转良好的医院,例如西奈山医院和纽约长老会医院。

Mayo Clinic行政总监Jeff Bolton也表示,改变是暂时的,根据模型统计,到第四季度时,压抑的医疗服务会暴发,需求也会增大。

但对于那些还款能力低的小型医疗诊所和基层医疗机构,能否活到第四季度才是根本问题。

本文为健康界原创,任何机构或个人未经授权均不得转载和使用,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相关文章

推荐课程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打赏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