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疫情大步向前的网售处方药,势头是否持续?

2020
04/14

+
分享
评论
申佳 / 健康界
A-
A+
网售处方药红利不会在医药电商企业中“平均分配”,反而可能会进一步拉大梯队差距。

2019年12月1日,新修订的《药品管理法》实施,是否可以通过网络销售处方药的问题成为关注焦点和争议之一。在经历了二审、三审后,新版《药品管理法》仅对部分药品规定禁止网络销售,这意味着网售处方药“大门”不再紧闭。

尽管法规未对网售处方药的具体操作办法予以明确,但2020年初突如其来的疫情,让网售处方药成为事实。2月26日,中国新闻周刊发布微博称,阿里健康表示: 从今天起3亿慢病患者可上网购买处方药。目前全国有超过3亿的慢病患者,需要定期去医院开药,而疫情中,慢病患者面临着更多困难,线上购买处方药,可缓解这一状况。

据米内网数据,2019年我国零售药品市场销售额实现17955亿元,同比增长4.8%。从实现药品销售的不同终端的销售额分布来看,零售药店终端市场份额2019年占比为23.4%,总额为4196亿元,其中实体药店4057亿,而网上药店市场仅占138亿。但另一方面,在零售药店终端增长总体放缓,增长为7.5%的状况下,网上药品零售同比增长40%。

这一年增速与上一年度41%的增速基本持平,年度网上药店市场总额毫无悬念地超过百亿(上一年度为99亿)。“线上药品零售市场已进入高速增长期”米内网总经理张步泳表示。

与此对应的是,网售处方药尚有巨大增长空间。目前医药市场的上万亿元药品销售额,其中85%来自处方药,而这些处方药销售的主要渠道还是医院和线下药店。

疫情为网售处方药打开了新局面。但一位资深药品零售商也表示,网售处方药红利不会在医药电商企业中“平均分配”,反而可能会进一步拉大梯队差距。

疫情中提速

疫情实打实地提速了各地互联网送药的推进速度。如浙江省药品监督管理局印发了《关于在疫情防控期间积极探索开展“网订店送”药店建设工作的通知》,在全省启动“网订店送”药店建设,打通送药“最后一公里”;山东泰安开出全省首单互联网诊疗医保支付处方药,30个慢病病种开通在线医保支付,患者可以通过互联网诊疗得到药品处方,并通过线上医保支付平台完成了付款。

如果这一趋势能够在后疫情时代持续,或将深度影响整个药品零售行业。假设网售处方药政策能够得以推行,将创造每年数千亿的销售市场,按照医药流通行业平均2%净利润率的中性预期,并根据30倍PE测算,将增厚互联网医疗行业千亿市值。

尽管政策未明,但网售处方药是趋势所在,成为业内共识。

新一轮医改启动以来,降药价、破除“以药养医”的呼声渐高,药品加成成为抓手。国务院及前国家卫生计生委多次提出,公立医院要取消药品进价基础上不超过15%加成作价的制度,进一步降低公立医院的药品销售价格。2017年,全国所有公立医院开展综合改革,药价逐步“平进平出”

健康界向多位在药品流通行业工作的人士调研,证实了国产药品价格当中复杂的分配逻辑。

当药品从药厂经医院抵达患者手中,药价最终形成的依然是复杂的成本结构。而网售处方药,被认为是撕开药价口子的途径之一。

中国医药物资协会政策所研究员黄修祥因工作关系,经常受人受托在网上购药。他说,同一厂家同一品规的药品,线上线下质量没有区别,网上的却便宜很多。

为什么会造成这种区别呢?黄修祥说,实体药店是需要支付房租以及人工费用的,这一部分成本要分摊到药品上,加上部分中小药店从商业渠道购进药品,价格往往不具备优势。而大型药品连锁企业、第三方售药平台等,一般从药品生产企业釆购药品,且因出货量大,厂家给的优惠也多,薄利多销,药品价格自然有优势。

“不论对消费者,还是对药店,网上买药突破了时间和空间的限制,节约了时间和金钱成本,给双方带来了实惠,实现了双赢。”黄修祥认为,网上买药是大势所趋,而且得到了政府层面的鼓励和支持。受益于网售处方药合规、医保对接等政策利好、医药电商与医院等机构的联动,以及消费者对医药电商接受度增强等因素影响,医药电商有望快速增长。2020年中国医药电商市场规模将达1756亿元,市场增量达900亿元。

便捷,但也亟待监管

以上数据与国家卫健委卫生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室副主任万泉的预测相吻合。

万泉在2019年曾通过拆解公立医院药品费用结构,推断医院处方外流理论规模可达2500亿元。

官方数据显示,2017年全国公立医院药品收入为7577亿元,其中门诊药品收入为3195亿元,住院药品收入为4382亿元。但住院药品、急性传染病、围产期疾病(妇女在怀孕28 周到产后一周内所可能产生的并发症)、急救药品和门诊需要注射、输液的药品难以流出,这部分药品可能转移到基层医疗机构,但是不可能全部流转到零售药店。对此,万泉表示,按照2017年公立医院药品费用规模推算,理论上公立医院可流出的药品费用的最大规模约为2400-2800亿元。

艾昆纬咨询数据显示,零售药店处方药销售增速大于医院、基层卫生机构,2018年零售处方药销售规模突破1300亿元,占零售药品销售近50%,同比增长6.9%。来自老百姓大药房的高管就在西普会上表示,现如今老百姓大药房处方药的销售占比超过了50%,已属非常高的比例,而处方外流无疑会为药品零售企业带来更大的市场空间。

带来方便的同时,网络售药流程也存在诸多漏洞。

多家媒体均报道,在不同的购药APP上,在线医师不须用户提供任何线下医院处方诊断或病例图片,并且,平台也没有对记者提供的就诊人真实身份信息进行验证核对,便为用户提供了处方药品。

在一些购药APP上,还有针对不同药品还有全场补贴限量领取的优惠券,购买处方药品还有“多买可享受低价”的优惠:购买超过6盒时,每盒价格由原来的24元优惠为23元,购买超过12盒时,每盒价格降为22元。

河北省法学会电子商务法研究会副会长、河北工程技术学院法学院副教授马三军表示,线上销售平台要求患者自行描述或勾选线下已确诊疾病情况,并且对处方药进行“满减促销”,诱导患者多买药,随后在线开具处方,这样的操作显然不符合规定要求。

本文为健康界原创,任何机构或个人未经授权均不得转载和使用,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相关文章

推荐课程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打赏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