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州确诊数超全球其他国家,州长:疫情最严重时期已过去

2020
04/14

+
分享
评论
凌武娟 / 健康界
A-
A+
纽约,何以至此。

截至当地时间4月13日,美国纽约州累计确诊人数达到195749例,这一数字已超过了全球其他国家的累计确诊病例数。

根据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疫情实时数据,美国目前累计死亡人数23604,其中纽约州死亡人数10058人,占美国总死亡人数的42.6%。不仅如此,纽约州的死亡率——4.7%也远高于全美其他地区(3.4%)。

作为纽约州的“疫情中心”,纽约市的确诊人数(106763例)占了纽约州的一半以上,死亡人数——7349例,占纽约州的大半以上(约73%)。

整个美国确诊病例数概况(图源:NPR)

为什么是纽约?

1月21日,美国首例新冠肺炎患者出现在华盛顿州西雅图,直到3月1日,纽约州才出现首例确诊病例,前后相隔近一个半月。且在早期,华盛顿州是确诊病例最多的地区,为何华盛顿没有成为美国“疫情中心”,倒是纽约州“后来居上”?

前期防控不力

可以说刚开始,不论是纽约州州长还是纽约市市长,对新冠病毒都没有足够的重视。

在3月1日纽约市出现首例患者后,纽约市市长白思豪(Bill de Blasio)发布声明通报了该名患者的情况,并表示虽然新冠病毒很危险,但可以控制。

3月3日,纽约市出现第二例确诊病例,也是首例社区传播病例。然而这例人传人病例并没有“吓到”市长白思豪,当天他还发推鼓励民众继续照常生活,虽然有新冠病毒,该出门出门,并建议大家去看电影《黑金叛徒》。

3月8日,纽约州确诊病例数已经过百。直到3月10日,纽约州州长安德鲁·科莫(Andrew Cuomo)才宣布纽约州进入紧急状态并宣布了一系列针对疫情最严重地区的措施:向当地卫生署指挥点部署国民警卫队,建立卫星测试点和在城区内建立控制区。控制区半径1.6公里,控制区内所有学校将从3月12日到25日全面关闭。

到3月14日,纽约州确诊人数飙升至近200例,纽约市市长白思豪(Bill de Blasio)曾提议纽约市封城,被州长安德鲁·科莫强硬回绝。

3月17日,纽约市已经确诊814例,科莫依旧不同意纽约封城,并表示他不相信仅一个城市封城能对防控疫情有作用。到3月20日,纽约州确诊破万,科莫这才宣布升级防控措施,宣布所有人尽量待在家,并禁止“任何规模、任何理由”的所有非必要个人集会,居民可以出门独自锻炼,或购买必要生活物品。

然而,这些措施看起来仍然很“宽松”,并没有明令禁止不外出,和实际封锁措施还有较大差别。

两天后,3月22日,科莫下达全州居家令。此时距离纽约出现第一例确诊病例已经过去了21天。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全球疫情追踪数据显示,3月23日起到现在,纽约州每天报告的新增确诊数均超过5000例,除了3月24日新增确诊病例数不足5000(4800)。

纽约州每日新增确诊数(图源:约翰·霍普金斯大学)

纽约州每天累计确诊病例数(图源:约翰·霍普金斯大学)

纽约州疫情暴发甚至失控也和特朗普同时期的防疫政策和措施有很大关系。

特朗普联邦政府的“无配合”

意大利在2月下旬才开始封锁城镇,3月10日意大利累计确诊人数破万。3月11日特朗普宣布欧洲旅行禁止令,3月13日开始生效。对于潜伏期较长的新冠病毒来说,达到传播目的,这点时间已经足够。

《纽约时报》4月8日报道,根据纽约西奈山伊坎医学院(Icahn School of Medicine at Mount Sinai)的一项分析研究,纽约市的大部分病例均来自于欧洲,而不是亚洲。纽约大学的一项不同研究同样得出类似结论,而且这些研究发现,2月中旬去过欧洲的纽约地区旅行者已经将新冠病毒带回纽约。

加上纽约市是美国人口最多的城市(860多万),也是美国人口密度最大的城市。同时也是全球重要的旅行目的地之一。这也在一定程度上促使纽约市成为新冠病毒的“温床”。

另外一项很重要的疫情防控措施——加大检测也在美国一拖再拖。整个2月,美国负责检测和应对疾病威胁的机构——CDC、FDA和HHS,都没能迅速做好准备,耽搁了“黄金期”,致使疫情在美国特别是纽约进一步蔓延。

3月20日,特朗普宣布纽约州为美国疫情重大灾区,拨款10亿美元援助金。虽然给了援助金,但在医用物资上,特朗普却并不大方。3月24日,纽约州州长科莫曾请求美国联邦政府援助医用物资并表示预计纽约州需要增加3万台呼吸机。3月26日,特朗普对此表示质疑,认为纽约州要求的数量过大,且超乎实际。

3月28日,随着疫情进一步蔓延,特朗普曾计划“封锁”纽约州等疫情严重区域,遭到州长科莫反对。

后来随着美国疫情的进一步发展,特朗普才意识到疫情的严重性,积极协助纽约州抗疫,但更多的仍然是纽约州自己“孤军奋战”。

医疗系统压力倍增

随着后期检测力度加大,纽约州确诊人数每天都在飙升。3月31日,单纽约市确诊人数就超过了4万例,死亡人数超千人。

纽约州医疗系统压力倍增。

首先是医用物资。科莫曾表示,本州的医用物资日益严峻,“只能等联邦政府的援助。”然而,4月1日外媒报道,美国政府一高级官员透露,美国联邦政府的口罩、防护服、手套等医用防护物资已接近清空。大量医护人员只能“赤膊上阵”,直到现在,纽约州的防护物资依然短缺。

在日益增多的媒体曝光和争议下,4月13日,纽约州州长科莫办公室发布一项新指令:所有医院必须每天为医护人员至少提供1个N95口罩。至于医院的物资短缺,科莫表示会尽力接济供应。

其次是床位数。纽约州疫情最严重城市——纽约市约5万张病床和3000张重症监护病床,对于大量涌现的患者远远不够。纽约市最大的医院——纽约长老会医院病床数仅2600张。科莫表示,纽约市需要14万张病床和4万张急救病床。

为达到这一目标,一方面,纽约市所有医院在本医院增加50%甚至1倍的床位数。另一方面特朗普在3月下旬同意纽约市建立四家临时医院,每家临时医院提供约1000张床位。3月27日,纽约市第一家临时医院在展览中心——贾维茨中心落成。

纽约市临时医院内部(图源:网络)

不过要指出的是,这些临时医院不用作收治新冠肺炎患者,而是收治普通病人。新冠肺炎患者全部转至现有医院。

除了建临时医院,美国联邦政府还派出医院船“安慰号”,该医院船配备1200张病床,12间手术室,帮助纽约市承担非新冠肺炎患者,已于3月30日抵达纽约市。

然而,即便如此,纽约州的死亡率仍然远高于美国其他地区。

医疗系统的不堪重负是导致患者死亡率如此之高的一大原因。

拿纽约市来说。《纽约时报》曾对比了纽约市内53家急诊室的数据,过去几年3月份纽约市平均约9250例“发烧咳嗽”病例,而2020年这一数字为3万,是往年的3倍多。曼哈顿North Shore大学医院传染病科主任表示,他们医院已经不查流感病毒了,因为所有疑似患者均为新冠病毒,“只要有流感症状,多半为新冠”。而呼吸机等治疗设备的不足,导致患者接受治疗的机会下降。

其次,据CNN报道,整个纽约市的少数民族和穷人长期缺乏医疗服务。

黑人和西班牙裔人占纽约市人口的51%,但占新冠肺炎死亡人数的62%。按年龄排,他们的死亡率是白人的两倍。这些人中,新馆肺炎重症的诊断率比例也较高。因为一些合并症如高血压和糖尿病在这些人群中更为常见,原因是这些人普遍因为贫穷或因为身份等原因无法获取良好医疗服务,而这些合并症就加大了新冠肺炎的治疗难度。另外,美国的轻症新冠肺炎患者直接居家隔离,对于这些人,他们更不可能获得医疗服务。

纽约州疫情趋势图(图源:约翰·霍普金斯大学)

特朗普在4月13日的白宫简报会上称,美国新增确诊人数已经稳定,疫情严重地区如纽约市的新增住院人数也在上周末开始减缓。从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疫情数据中纽约州的疫情数据趋势来看,纽约州的确诊人数确实在减缓。

纽约州州长科莫在最新发布会上表示,纽约州疫情最为严重的时期已经过去,纽约州正联合美国其他五州开始设立计划,以复工复产。

从数据来看,纽约州每日新增病例数正呈下降趋势,但近几天的每日新增病例仍超过了6000例。纽约早期防控的决策太晚,错失了控制疫情的机会;若复工复产决定太早,是否会让疫情卷土重来?

本文为健康界原创,任何机构或个人未经授权均不得转载和使用,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相关文章

推荐课程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打赏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