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闭中的欧洲:老奶奶偷偷跑去超市,小年轻在窗边演奏《月亮河》

2020
03/27

+
分享
评论
黄子江(编译) / 健康界
A-
A+
倘若不是因为疫情,能享受到如此安谧的罗马美景也不失为一种荣幸。

整个欧洲大陆,都在面临不同程度的出行限制。曾经的旅游胜地罗马、阿姆斯特丹、巴黎如今是怎样的景象?BBC的10位记者分别描述了他们所在城市的社会样貌。

西班牙:在不断恶化的危机中,尽最大努力

西班牙全面封国,民众没有正当理由不得外出。虽仍有数千人因为违反禁令被罚款,但大多数人对禁足令的反应都是积极的,#QuedateEnCasa(呆在家里)这个话题也登上了当地热搜。

每天晚上8点,西班牙人都会为抗击病毒的医护人员鼓掌。

马德里是西班牙疫情最严重的地方,全国约有一半死亡病例发生在这里。

酒店和大型会议中心被改造成临时医院,溜冰场被征用为停尸房。

去超市采购的人们结账时彼此间隔1米。

药店每次也只允许一两个顾客进入,人们戴着口罩,队伍蜿蜒地排到了街上。

意大利:灾难笼罩下,城市沉寂了

罗马的超市里平静有序。

人们边等边聊天,并没有出现囤积或恐慌性购买,放厕纸的货架有些空,但总体都还可以。

有轨电车和公共汽车还在行驶,但几乎全是空载。

鹅卵石铺就的街道上空无一人。

外出行动仅限于紧急医疗或特殊需要。

警察会抽查人们外出的证明文件。

人们只能在离家300米的范围内锻炼,这让人想起战时宵禁。

旅游业彻底停摆。

倘若不是因为疫情,能享受到如此安谧的罗马美景也不失为一种荣幸。

法国:倒垃圾成了出门透风的好机会

随着病毒在法国东部肆虐,各地管控措施更加严格:慢跑不能超过一公里之外,锻炼时间不超过一小时,每天不得超过一次:10万名警力被出动巡查,屡教不改的人将被判处6个月的监禁。

甚至摄制组在BBC驻地办公室附近被拦了下来,因为外出拍摄也必须拿到许可。

以前出门倒垃圾经常互相推脱,现在这样平凡的家务反而成为了出门透气的好机会。

超市门口的队伍每天都能排到马路上去。

德国:还是有人坚持户外自由

“这里有整包卫生纸,要吗?”走过柏林的小超市时,送货员咯咯地笑了。

厕纸基本上已经卖空,意大利面和面粉的货架也总是空的。柏林人肯定在家里烤了不少东西。

德国各州之间的封锁规定略有不同,但都允许国民出来呼吸新鲜空气。只要与家庭成员在一起,允许出门透气;甚至可以和其他人见面聊天或者锻炼身体,不过要保持1.5米的安全距离。

目前,德国接受新冠病毒检测的大多是年轻人,身体也很健康,有些是从奥地利和意大利滑雪度假回来的,这可能是德国死亡人数相对较低的原因。但病毒学家也警告,德国感染人数将会上升。

荷兰:人口稠密国家正面临巨大挑战

阿姆斯特丹附近的斯基浦机场异常安静。

大街上的电车上基本上是空的,咖啡馆也只提供外卖。

如何在面积极小且人口稠密的国家保持社交距离?荷兰政府希望建立“群体免疫”,在控制病毒传播的同时,使医疗系统有能力处置最为脆弱的人群,这是1720万荷兰人要共同迎接的挑战。

匈牙利:首都人民的愤怒与慷慨

城里的人们情绪低落。

咖啡馆关门了。

大雪之中,人们在邮局、面包店和药店外排起了一米间隔的长队。

在27路公交车上,一位老太太向朋友吐露心声:“我的孩子以为我在家,其实我要去购物。他们不让我出门,但我不喜欢他们给我带来的食物。”

布达佩斯自行车协会发起了一项维生素热潮运动——向无家可归者分发热食物和维生素。

塞尔维亚和斯洛文尼亚:疫情引起外交争吵

新冠肺炎的蔓延引发了斯洛文尼亚和塞尔维亚之间一场外交争吵。3月20日塞尔维亚关闭边境时,100多名在斯洛文尼亚工作的塞尔维亚公民被迫滞留在斯洛文尼亚,有些人不得不睡在车里。

尽管发生了不愉快,但两国都面临着相似的挑战。斯洛文尼亚紧邻疫情肆虐的意大利,而塞尔维亚医疗服务又非常局限。

斯洛文尼亚人热衷于滑雪、溜冰和攀冰等活动。但是这些冬季运动纷纷被取消,卢布尔雅那的街道上非常安静,静得能听清鸟叫声。而在塞尔维亚,藐视居家隔离禁令正在让宵禁越来越严格。

奥地利:人们正在自我隔离

3月中旬奥地利政府实施严格控制后,大多数奥地利人处于自我封闭状态,只有遇到必须要做的工作、购买食物或者帮助他人才能出门。

从国外归来的人需要居家隔离两个星期。想网上下单等送货上门,但好几个星期了货物都还没送来,最后只能依靠好心的朋友投递食物。

街道异常安静。我一整天都能听到教堂的钟声响起。晚上,有个萨克斯管演奏者会在他的窗边演奏《月亮河》和《夏日》。

瑞典:以冷静的方式减缓病毒传播

在斯德哥尔摩,大街上的景象并没有什么改变。

操场上蹒跚学步的孩子们穿着暖和的夹克,

通勤的人们在公共汽车站等着越来越少的班次,

比萨店仍然有很多顾客光临。

瑞典新冠病毒死亡的人数低于许多欧洲邻国,当局已明确表示,希望以冷静可控的方式减缓病毒的传播。

大型活动被禁止,高中和大学也被关闭。

全员在家工作,避免非必要的旅行,并停止探望老年亲属。

餐馆和酒吧只提供餐桌服务和外卖,以阻止人们在柜台前徘徊。

超过一半的斯德哥尔摩人是独居的,但即使是最内向的熟人也开始担心,如果政府实施更严格的规定,生活将会更加孤独。

芬兰:人们正努力放弃户外生活

芬兰人总开玩笑说,社会隔离不是问题,因为他们的生活就是这样的。但从Toolonlahti Bay熙熙攘攘的跑道上看,只有极少数人真正做到这一点。

芬兰人被告知要尽可能自我隔离。学校、文化场所和体育设施被关闭,进出芬兰受到限制。但还是有太多的人北上拉普兰的滑雪胜地,所以连山坡都关闭了。

现在政府采取了进一步的措施,封锁了南部的乌西马地区,首都赫尔辛基坐落于此,这里也拥有芬兰三分之一的人口。据悉,芬兰报告的大多数病例都发生在这里。

原文来源:BBC

原文标题:Coronavirus capital by capital: How are Europeans coping with shutdown?

本文为健康界原创,任何机构或个人未经授权均不得转载和使用,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打赏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