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医疗信息化行业深度报告:大市场,大机遇

2020
03/26

+
分享
评论
未来智库
A-
A+
智慧医院建设及分级评估将长期推动医疗信息化行业的发展,医疗服务环节的信息化(即医疗 IT)主要参与主体为以医院为主的各类医疗机构.

1.医疗信息化:大市场,大机遇

1.1 行业综述:多环节、多主体,医院是核心参与方

医疗信息化有狭义和广义之分。狭义的医疗信息化主要是指医疗服务环节的信 息化,而广义的医疗信息化还包括医疗支付环节的信息化、医药流通环节的信 息化以及其他医疗或医药相关环节的信息化:

医疗服务环节的信息化(即医疗 IT)主要参与主体为以医院为主的各类医 疗机构,其发展普遍遵循从 HIS 到 CIS 再到 GMIS 的路径。其中:HIS(医 院管理信息系统)以收费为核心,旨在解决医疗机构的日常运营需求(如 挂号、核算、收费等);CIS(临床医疗信息系统)以患者为核心,旨在解 决医疗机构临床医疗业务信息化需求(如影像存档传输、放射信息采集及 处理、病理信息采集及处理等);GMIS(区域公共医疗信息系统)以共享 为核心,旨在实现区域医疗资源的智能管理和信息共享,提高区域医疗服 务水平、医疗卫生体系运转效率等。

医疗支付环节的信息化(即医保 IT)主要参与主体为以医保和商保为主体 的医疗保障机构以及与之对接的各类医疗服务机构,其核心系统包括医保、 商保支付系统以及各级管理系统,主要面向政府相关部门以及医疗、医药 机构。

医药流通环节的信息化(即医药 IT)主要参与主体为药房、医药经销商等 跟医药流通相关的企业。

其它环节的信息化参与主体众多,主要指除医疗、医药机构以外的相关企 业(如相关检测机构、互联网医疗企业、医疗器械企业等)。

1.2 市场现状:行业快速发展,政策是核心驱动力

自 2011 年以来,医疗信息化行业实现了快速增长。根据 IDC 统计,2011、 2015 以及 2018 年中国医疗行业 IT 市场花费分别为 146.3、253.6 以及 491.8 亿 元,2011-2015、2015-2018 医疗行业市场规模 CAGR 分别为 14.7%、24.7%。

IDC 预测 2023 年医疗信息化市场规模将达 719.6 亿元,据此次测算 2018-2023 CAGR仍将维持 10.0%左右。当前政策的直接影响和间接影响齐头并进,行业需求旺盛。政策驱动下,医疗信息化建设主要障碍或逐步解除。

1.3 供需分析:需求增长趋势明显,供给端格局相对分散需求端,降本增效、提升医疗服务水平是主要出发点。国内医院信息化建设存在显著的地域性差异。

三级医院是医疗信息化建设的中坚力量。从年均投入金额和投入区间占比上看, 三级医院对医疗信息化的投入要远超三级以下医院:根据 CHIMA,三级医院 年均投入金额为 1019.2 万元,而三级以下医院年均投入金额为 240.1 万元;三级医院在 500-5000 万高额信息化投入的数量占比也远高于三级以下医院。如按 照卫健委最新公布的三级医院数量(2311 家)进行粗略估计,全国三级医院的 年均信息化投入在 235 亿元左右,约占全国医疗 IT 行业花费的一半左右,是名 副其实的医疗信息化建设中坚力量。

医院加大信息化投入力度的趋势明显。根据产业链调研,近年来医疗信息化厂 商大订单绝对金额及相对占比均快速提升,显示医院端不断加大信息化投入, 且单项目体量也有攀升。根据 CHIMA,从不同年度医院信息化投入的对比上 来看,2018-2019 年度落在 500 万以上信息化投入区间的医院占比快速提升,说 明单体医院的信息化投入加强,部分佐证医疗信息化厂商大订单金额提升的事 实。

供给端,医疗信息化供应商格局相对分散。国内从事医疗信息化的厂商众多, 据前瞻经济学人估计约有 600 多家,以区域性供应商为主。医疗 IT 解决方案 (指软件和服务)层面,根据 IDC的统计,行业 CR5 仅 40%左右,CR10 仅 56% 左右,排名第一的东软集团市场份额不足 14%,整体而言行业格局分散,头部 企业并没有绝对的市占率优势。

客户粘性强,先发优势显著。医疗机构业务条线多、流程复杂,对应的信息系 统功能繁多、架构复杂、数据隐安全性要求高,加之医疗政策变动频繁,因此 决定了医疗机构与医疗信息化厂商之间以长期合作为主。此外,医疗机构在选 择信息化供应商时尤其重视后者的项目经验,因此除非特殊情况,否则医疗机 构一般不会轻易更换供应商(尤其是整体解决方案提供商),如此一来,起步较 早的医疗信息化厂商就会具备显著的先发优势,后进入者则会面临较大的市场 拓展障碍。

渠道、产品化能力及整体解决方案交付能力是核心壁垒。医疗信息化系统的定 制化特性明显,此外对售后维护服务的及时性要求高,因此医疗信息化行业具 有一定的区域性特征,这也是众多区域性小企业存在的根基。在这种背景下, 具有丰富的全国性渠道的厂商将具备更广阔的业务辐射范围和更好的用户体验, 因此具备更强劲的竞争力。此外,基于对不同层次客户的需求以及不同业务的 理解,使用先进架构和技术将应用需求产品化的能力是提高医疗信息化厂商盈 利能力和业务扩张能力的关键。最后,站在医疗机构的角度,来自不同供应商 的信息化产品彼此之间难以有效集成、对接的问题普遍存在,从提升系统整体 运行效率的角度除非,未来医疗信息化整体解决方案提供商将更受青睐。

1.4 趋势判断:医疗信息化的范围、功能和商业模式将持续进化,行业集中度 有望提升

医疗信息化将沿着三条路径演进:1)范围从单个机构到区域再到 全国。当前医疗信息化主要围绕单个机构展开,但与此同时区域性医疗信息化 需求也已出现,未来后者更高层级的信息化建设需求将出现,直至最终建成全 国性的公共卫生信息平台。2)功能从信息化向智能化演进。AI 将成为底层基 础技术,未来应用势不可挡,医疗信息化将从支撑业务向辅助决策、解放人工 发展,功能更加深化。未来医疗信息化将从信息化过渡到互联网化,最后发展 到数字化和智能化。3)商业模式从 2G/2B向 2C扩散。互联网医疗需求是客观 存在的,但医疗机构普遍不具备独立满足这部分需求的能力,未来更多依靠医 疗信息化厂商共建互联网医院,而医疗信息化厂商则有望将业务模式向 C 端扩 散。

国内医疗信息化行业集中度有望提升。从国内医疗信息化行业的发展来看,近 几年市场集中度正在缓慢提升,根据 IDC,从 2011 年至 2017 年前十大厂商市 场份额提高了近 7 个点。另外,参考较为成熟的市场发展经验,美国医院端电 子病历市场集中度 CR3 在 2007 年时仅 42%,至 2018 年已达 70%左右,对比中 国 2017 年 CR3 仅 29%,因此国内医疗信息化行业集中度仍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需求与技术升级是集中度提升的主因。需求升级体现在医疗机构对信息化的需 求从零散化向综合化转移,因此具备一体化解决方案的头部厂商在未来竞争中 将更具备优势。技术升级体现在创新技术如微服务、AI、云计算的应用,些技 术的应用会使得头部厂商的系统产品力更强,而大部分区域性小厂商因为不具 备相应的技术能力会逐渐被淘汰。基于此,我们判断拥有客户基础优势、技术 储备优势、品牌和渠道优势以及项目经验优势的头部厂商将最受益行业发展。

2.政策强力驱动,传统信息化业务迎新一轮景气期

2.1 电子病历、互联互通及医院智慧服务分级直接驱动行业发展

2.1.1 电子病历与互联互通评级有望催生 300-500 亿增量市场

电子病历是医院信息化建设的核心。在临床医疗信息化系统中,医疗指令的发 出、医疗行为的结果反馈和诊断医嘱的下达均通过电子病历完成。电子病历并 非医生专用的办公自动化应用软件,而是包括前端数据交互工具、全院级别临 床医疗数据中心和信息应用平台在内的完整临床医疗信息系统。在我国原卫生 部下发的电子病历规范与欧美各国的医疗信息化实践中,电子病历系统均着眼 于其临床医疗信息汇总、集成、整合、应用的核心功能。

政策明确要求医院参与电子病历应用水平评级。

当前国内医院电子病历应用水平较低。我国的电子病历应用水平评级标准在制 定过程中部分参考了成熟市场的相关经验,全球范围内电子病历评级较为权威 的机构为美国的 HMISS 协会,卫健委制定的电子病历应用水平评级标准基本与 美国对应(中国分级为 0-8 级,美国为 0-7 级)。根据 HMISS 最新数据,全美 参与 HMISS EMRAM(Electronic Medical Record Adoption Model)评级的医院 共 5,480 家,其中通过六级及以上的医院共 2,410 家,占比达 44%。与此同时, 我国通过 HMISS EMRAM六级及以上的医院仅 57 家,截至 2018 年底通过卫健 委电子病历应用水平评级 5 级以上的医院仅 84 家,跟美国相比仍存在巨大差异。

政策将显著提升医院端电子病历参评率。根据卫健委,2011-2018 年全国共有 7,000 多家医院参与电子病历系统功能应用水平分级评价,2018 年全年有 4,239 家二级医院和 1,695 家三级医院参与电子病历应用水评分级评估。 截至 2018 年 底,全国共有 33,009 家医院(来源:卫健委),若以此基数计算,则 2011-2018 年电子病历评级的累计参评率仅 21.2%;全国共有二级医院 9,017 家、三级医院 2,548 家,根据《电子病历系统应用水平分级评价管理办法(试行)》和《电子 病历系统应用水平分级评价标准(试行)》的要求,未来上述二级以上医院(共 11,565 家)均必须参与电子病历评级,结合时间点要求,2020 年医院累计参评 率将至少提升至 35%,政策效果显著。医院信息互联互通标准化成熟度测评将助推电子病历系统升级改造。

 根据 2017 年版的互联互通测评方案,医院信息互联互通测评的项目应用评 价分为七个等级,由低到高依次为一级、二级、三级、四级乙等、四级甲 等、五级乙等、五级甲等,每个等级的要求由低到高逐级覆盖累加,即较高等级包含较低等级的全部要求。《关于进一步推进以电子病历为核心的医 疗信息化建设工作的通知》所规定的 2020 年三级医院要达到医院信息互联 互通标准化成熟度测评 4 级水平,最低要求(四级乙等)为在满足三级的 要求基础之上,“初步建成基于电子病历的医院信息平台和电子病历共享文 档库”,即 4 级及以上最低要求为信息平台级的系统建设。

 根据卫健委公布的信息,2014-2018 年全国通过医疗健康信息互联互通标准 成熟度测评仅 265家机构,包括区域 93家和医院 172家。互联互通测评政 策出台后,机构的参评率快速提升,仅 2018-2019 年度全国就有 210 家机 构(包括区域 67 家、医院 143 家)自愿申请参加国家医疗健康信息互联互 通标准化成熟度测评,最终通过测评的区域有 48 家、医院有 101 家,共计 149 家机构,通过率为 70.95%。根据上述数据测算,2021 年前至少还有 2,376 家三级医院要参与并通过医院信息互联互通测评,故而也将极大促进 医院电子病历系统的升级改造。

预计 2021年前电子病历评级将为行业带来 300-500 亿增量空间。按照规定,二 级医院在 2020 年要达到 3 级以上,三级医院在 2019 年要达到电子病历分级评 级 3 级以上,2020 年要达到 4 级以上。根据卫健委医政医管局副局长焦雅辉在 2019 CHINC 上的《我国智慧医院建设现状与未来》主题演讲,2018 年全国参 评电子病历应用水平评级的二级医院平均等级为 1.35 级,三级医院平均等级为 2.81 级。根据前述参评率数据推测,全国仍有 4000 多家二级医院和近 1000 家 三级医院电子病历评级是低于上述已参评医院平均等级的,据此假设 2020 年底 之前二级医院电子病历评级要从平均 1 级提升至 3 级,三级医院要从平均 2 级 提升至 4 级。结合草根调研了解到的电子病历系统升级费用,对 2021 年前电子 病历评级为行业带来的增量空间测算如下:

2.1.2 智慧医院建设及评估将推动行业长期增长

智慧医院内涵丰富。根据《进一步改善医疗服务行动计划(2018-2020 年)》, 智慧医院是指“医疗机构围绕患者医疗服务需求,利用互联网信息技术扩展医疗 服务空间和内容,提供与其诊疗科目相一致的、适宜的医疗服务”。根据卫健委 医政医管局副局长焦雅辉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的发言,智慧医院的范围包括三 大领域,即:面向医务人员的“智慧医疗”、面向患者的“智慧服务”以及面向管 理者的“智慧管理”。

医院智慧服务是智慧医院建设的重要内容,分级评估已经启动。医院智慧服务 指医院针对患者的医疗服务需要,应用信息技术改善患者就医体验,加强患者 信息互联共享,提升医疗服务智慧化水平的新时代服务模式。2019 年 7 月,医 政医管局公开发布《国家卫生健康委医政医管局关于开展 2019 年医院智慧服务 分级评估工作的函》,要求被评估对象于 8 月 1 日至 9 月 10 日分片区(全国分 四个片区)分时段依次开展评估数据填报工作。

医院智慧服务与电子病历评级有机衔接。根据卫健委医政医管局副局长焦雅辉 在 2019 CHINC 上的解读,医院智慧服务与电子病历评级二者是有机衔接的, 只有电子病历应用达到 4 级,才能与智慧服务相匹配。

智慧医院建设及分级评估将长期推动医疗信息化行业的发展:

医院信息安全是下一个发展重点。当前信息安全并非医院智慧服务分级评估的 独立维度,但信息安全涉及到病人和医院的隐私数据,重要性不言而喻。 根据焦雅辉《我国智慧医院建设现状与未来》,卫健委将重点推进信息安全 工作,并计划将信息安全列为医院独立考核维度。

区域智慧医疗服务体系是未来建设重点模式。当前智慧医院有三种模式:一是 基于单体医院的智慧医院;二是以智慧医院和医联体为基础的智慧医院集 团;三是覆盖一定区域的智慧医疗服务体系,目前正在打基础的阶段,是 未来主要方向,目标是在整个医疗服务体系实现智慧化的覆盖。

智慧医院建设将综合多领域信息技术的应用。根据《进一步改善医疗服务行动 计划(2018-2020 年)》,智慧医院建设将利用互联网、物联网、可穿戴设备、 大数据、AI 等多领域技术,是一个综合性、长期性过程,因此是医疗信息 化行业发展的长期推动力。

2.2 医联体建设及 DRGs 推进将间接催生医疗信息化需求

2.2.1 医联体建设将推动区域医疗信息化发展

根据卫健委,截至 2018 年底,全国所有省份均出台医联体建设发展规划,所有 三级公立医院都参与了医联体建设。全国共组建城市医疗集团 1,860 个,县域 医疗共同体 3129 个,跨区域专科联盟 2,428 个,面向边远贫困地区的远程医疗 协作网 5,682 个。

当前,国内医联体试点工作已经全面铺开:

 2019 年 5 月 23 日,卫健委、国家中医药局发布《关于开展城市医疗联合体 建设试点工作的通知》和《医疗联合体建设试点方案》,明确城市医联体建 设试点工作将在全国范围内展开,要求各省份推荐设区的地市不少于总地 市数的 50%,工作目标是到 2019年底 100个试点城市全面启动城市医联体 网格化布局与管理,每个试点城市至少建成一个有明显成效的医联体,初 步形成以城市三级医院牵头、基层医疗机构为基础,康复、护理等其他医 疗机构参加的医联体管理模式;到 2020 年,100 个试点城市形成医联体网 格化布局,取得明显成效。根据卫健委、国家中医药局于 2019 年 8 月发布 的《关于印发城市医疗联合体建设试点城市名单的通知》,全国范围内共确 定了 118 个城市医联体建设试点城市。

医联体的发展将极大推动区域医疗信息化的发展。在医联体运行管理过程中, 信息系统是医联体实现一体化管理、资源整合共享以及分工协作的关键。医联 体内各级各类医疗卫生机构必须接入统一的信息平台,各机构之间的信息系统 应互联互通,实现电子健康档案和电子病历的连续记录,完善分级诊疗信息平 台以及互联网诊疗服务等。我们认为,信息化是医联体建设和发展的基础设施 之一,未来医联体的高效运行管理依赖于统一、高效的信息平台,因此医联体 的全面铺开建设将极大促进区域医疗信息化的发展。

2.2.1DRGs 推进将提升医院信息化和医保信息化需求

DRGs 是用于衡量医疗服务质量效率以及进行医保支付的重要工具。DRGs (Diagnosis Related Groups,疾病诊断相关组)实质上是一种病例组合分类方案, 即根据年龄、疾病诊断、合并症、并发症、治疗方式、病症严重程度及转归和 资源消耗等因素,将患者分入若干诊断组进行管理的体系。DRGs-PPS(疾病诊 断相关组-预付费)是对各疾病诊断相关组制定支付标准、预付医疗费用的付费 方式。在 DRG 付费方式下,依诊断的不同、治疗手段的不同和病人特征的不 同,每个病例会对应进入不同的诊断相关组。在此基础上,保险机构不再是按 照病人在院的实际费用(即按服务项目)支付给医疗机构,而是按照病例所进 入的诊断相关组的付费标准进行支付。

中国 DRGs 正逐步迈向具体实施阶段。2018 年 10 月,刚成立不久的国家医保 局发布《关于申报按疾病诊断相关分组付费国家试点的通知》(27 号文),中国 DRGs 正式拉开全国范围内试点的序幕。与此前不同,医保局此次发文标志着 DRGs 自此由地方试点走向顶层设计且具体实施由医保部门主导,中国 DRGs 发展进入一个新阶段。2019 年 5 月,国家医保局、财政部、卫健委和国家中医 药局联合印发《关于印发按疾病诊断相关分组付费国家试点城市名单的通知》 (医保发﹝2019﹞34 号),根据前期各省(区、市)申报参加 DRG 付费国家试 点的情况,确定了 30 个城市作为 DRG 付费国家试点城市。2019 年 10 月,国 家医保局出台《国家医疗保障 DRG 分组与付费技术规范》和《国家医疗保障 DRG(CHS-DRG)分组方案》,为 DRGs 付费具体实施提供了标准与规范。

DRGs 实施需要以 DRGs系统为基础。医保 DRG 支付方式改革包括 DRG 分组 和付费两部分,其中分组是诊疗阶段的关键环节,其天然契合程序化处理方式。 根据国家医保局《国家医疗保障 DRG(CHS-DRG)分组方案》,CHS-DRG 分 组过程可分为三个步骤:首先,以病案首页的主要诊断为依据,以解剖和生理 系统为主要分类特征,参照 ICD-10 将病例分为主要诊断大类(Major diagnostic categories,MDC);其次,在各大类下,再根据治疗方式将病例分为“手术”、 “非手术”和“操作”三类,并在各类下将主要诊断或主要操作相同的病例合并成 核心疾病诊断相关组(ADRG); 最后,综合考虑病例的其他个体特征、合并症 和并发症,将相近的诊断相关分组细分为诊断相关组,即 DRG。

预计 DRGs 将为医疗 IT 带来百亿以上增量空间。根据草根调研,二级医院 DRGs 建设费用在悲观/中性/乐观三种情况下分别为 50/80/110 万元左右,三级 医院 DRGs 建设费用在悲观/中性/乐观三种情况下分别为 100/150/200 万元左右, 据此测算医院端 DRGs 的建设将为医疗 IT 行业带来百亿左右增量市场。

3.“互联网 ”医疗纳入医保支付范畴,创新业务迎高速发展机遇

3.1 政策与产业合力,互联网医院成“互联网 ”医疗发展最快子领域

互联网医疗是医疗信息化下一个建设方向。我们认为,包括医疗行业在内的所 有传统行业的医疗信息化均遵从自信息化起到互联网化再到数字化和智能化的 发展路径,当前以医院信息化为代表的医疗信息化整体上仍处在第一阶段(即 信息化阶段),但第二阶段(即互联网化阶段)在政策引导、产业合力下即将迎 来一轮建设高峰。根据腾讯研究院、动脉网,可以根据不同阶段的医疗信息化 对资源及服务的连接能力和整合能力的不同划分为三个层次,即诊疗服务供应、 医疗资源配置以及医药险全环节配置。

在发展过程中,互联网医院的内涵不断延展。互联网医院的内涵从开始的远程 问诊、轻问诊,逐渐覆盖诊疗、诊断、健康管理、院后管理等诸多环节。当前, 围绕着医疗资源配置以及医疗服务流程再造,互联网对医院场景的渗透以及对 人的整个生命周期的介入越来越深。互联网医院建设的参与主体也不再局限于 医疗机构,而是扩大到了医药、医保领域,涉及面越来越广泛。

互联网医院建设主要有两种模式:医院主导型和企业主导型。第一种模式以医 院为主体,医院通过自建或者与信息化厂商共建的方式拓展服务边界,典型例 子为浙江大学第一医院主导建设了浙一互联网医院。第二种模式以企业为主体, 互联网公司或者其他企业通过搭建互联网医疗平台并挂靠实体医院的方式为病 患提供服务,典型例子如由微医集团主导、与地方政府或医院合作成立的互联 网医院。我们认为,前一种模式侧重于提供纵深服务,后一种模式侧重于平台 搭建、进行横向连接,在目前互联网医院的发展过程中实际上是相互补充而非 相互竞争的。

医疗 IT 厂商参与互联网医院发展具有明确的商业模式。对医疗 IT 厂商而言, 互联网医院相关收入主要体现在前期的系统建设收入和后期的运营收入两个方 面:1)建设期,医疗 IT 厂商将向医院收取建设费用(类似传统医院 IT 模式)。 互联网医院的建设由下而上涉及集成平台、数据平台、业务平台、管理平台和 云平台(见下图)的搭建,针对每家医院的建设复杂度不同医疗 IT 会收取相应 的建设费用;2)运营期,医疗 IT 厂商则可能收取一定的运营服务费用,或者 按照线上流水提取分成(典型案例为卫宁健康为浙江邵逸夫医院建立和运营的 互联网医院项目)。第二种收入模式的优点显而易见,我们认为未来将成为医疗 IT 厂商角逐的重点,而获得成功的厂商商业模式将发生重大变化。

3.2 互联网医疗纳入医保支付范畴,产业发展迎重磅利好

8 月 30 日,国家医保局发布《关于完善“互联网 ”医疗服务价格和医保支付政 策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明确将“互联网 ”医疗服务价格纳入现行医 疗服务价格的政策体系统一管理,要求对符合条件的“互联网 ”医疗服务,按照 线上线下公平的原则配套医保支付政策,并根据服务特点完善协议管理、结算 流程和有关指标。该意见对完善“互联网 ”医疗服务价格项目管理、健全“互联 网 ”医疗服务价格形成机制以及明确“互联网 ”医疗服务的医保支付政策等也给 出了明确指导。

我们认为,此政策对产业最大的影响在于扩大了互联网医院的客户群体,对互 联网医疗的普及将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在此意见发布前,互联网医疗的主要 客户群体为自费病患,而此部分人群在公立医院的服务对象里占比并不高,一 般门诊医保用户的比例通常在 70%以上。医保局意见的出台明确了医保将覆盖 互联网医疗领域,因此预计产业发展将极大加速。意见出台后,地方上也纷纷 跟进制定政策细则,例如 10 月起银川开始试行高血压、糖尿病在互联网医院进 行医保报销,11 月份山东制定了“互联网 ”医疗服务价格项目设立条件以及不 纳入的项目,明确了第一批“互联网 ”医疗服务项目价格。互联网医疗医保政策 细则的出台有助于进一步推动互联网医疗服务的普及。

互联网医院建设已提前反映政策预期,数量加速增长。根据动脉网,截止至 2016 年 11 月、2017 年 3 月以及 2018 年 12 月,我国已建成互联网医院数量分 别为 25 家、48 家和 119 家。受 2018 年政策催化因素影响以及对医保覆盖互联 网医疗领域的预期,进入到 2019 年以后互联网医院的建设加速,截止至 10 月, 全国已建成互联网医院达 269 家;截止至 11 月 8 日,又有 121 家企业参与到互 联网医院建设中来。

互联网化将奠定数字化、智能化的基础,AI 医疗是行业确定性发展趋势。过 去传统医院信息系统的建设以科室为单位,供应商较多,系统之间连通性差, 导致医院内部存在信息孤岛。互联网医院的建设需要协调全医院资源,因此是 以医院为单位,各系统集成到统一平台上。同时,互联网医院要求诊疗过程全 程留痕,因此会沉淀大量与诊疗相关的数据,为 AI 医疗的发展提供了数据基 础。根据 2017 年国务院印发的《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中国明确了 2020 年人工智能核心产业规模超过 1500 亿元的目标。据预测,医疗人工智能行业将 占人工智能总体市场规模的五分之一,空间广阔。

4.行业策略与投资建议

4.1 整体策略:把握行业性机会,重点布局头部厂商

 医院信息化领域:短期,在电子病历评级、互联互通评级以及医院智慧服 务评级驱动下,医院信息化需求提升、投入增大,行业增长确定性高;长 期,互联网医院、智慧医院建设以及 DRGs 的推进降为行业打开成长空间。

 区域医疗信息化领域:受益医联体建设以及 DRGs 推进,区域医疗信息化 建设有望进入新的发展阶段。

 医保信息化领域:医保局成立,以 DRGs 为代表的医保支付政策顶层设计 变革将带来行业性机会。

 互联网医院领域:政策与产业同步快速推进,医院端与信息化厂商端商业 模式清晰,叠加互联网诊疗服务进入医保支付范畴,产业发展进入快车道。

趋势上,我们认为随着需求与技术升级,市场份额将向头部厂商集中。因此, 我们看好各细分领域的领军企业。

4.2 从客户基础、产品化能力、业务布局三个维度看相关公司竞争力

我们认为,衡量医疗信息化行业的竞争力,客户基础、产品化能力以及业务布 局是三个必不可少的维度:首先,医疗 IT 行业客户粘性较强、先发优势显著, 具有较好客户基础的厂商在下游需求提升时将最为受益;其次,产品化能力是 医疗 IT 厂商提升盈利水平、进行业务扩张的基础;最后,医疗 IT 行业处在快 速进化阶段,良好的业务布局是公司未来发展的重要支撑。

 客户基础

客户基础方面,我们认为应该主要关注医疗 IT 厂商的客户数量及质量。从这两 个角度出发,我们认为卫宁健康、创业慧康以及麦迪科技在医院端客户规模上 处于领先地位,而东华软件、和仁科技则在大医院方面占优;久远银海、万达 信息在医保客户上领先。

 产品化能力

我们从毛利率、研发支出占比、人均产出三个维度对比不同公司的产品化 能力:

从毛利率上看,医院端从高到底排序分别为麦迪科技、思创医惠、创业惠 康、卫宁软件、东华软件及和仁科技;医保端排序为久远银海、万达信息。

从研发支出占比上看,医疗信息化主要上市公司 2016-2018 平均研发支出 占比分别为 13.78%、13.65%以及 15.70%。卫宁健康、万达信息、麦迪科 技三家公司研发支出占比要显著高于平均水平。

从人均创收与人均创利角度,医院端信息化厂商要普遍高于医保端信息化厂商。 人均创收上,东华软件、和仁科技、思创医惠具有明显的领先优势;人均创利 上,东华软件和麦迪科技领先。需要注意的是,除产品化程度外,造成人均创 收与人均创利差异的还包括产品结构(是否包含硬件)、利润率、市场策略等多 重因素。

 业务布局

从业务布局上看,我们认为卫宁健康、创业慧康、东华软件、万达信息、思创 医惠、久远银海无论是传统业务还是创新业务,布局均走在行业前列。尤其是 医院端的卫宁健康、创业慧康和东华软件,传统业务优势突出、创新业务布局 前沿,且与科技巨头强强联合,未来看点颇多。

综合上述分析,我们重点推荐具有良好客户基础、产品化能力较强同时传统业 务优势明显、创新业务布局领先的卫宁健康、创业慧康、东华软件、久远银海 以及思创医惠,建议关注万达信息、和仁科技、麦迪科技。

本文转载自其他网站,不代表健康界观点和立场。如有内容和图片的著作权异议,请及时联系我们(邮箱:guikequan@hmkx.cn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打赏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