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推广“羟氯喹+阿奇霉素”,美首席传染病学家:还不靠谱!

2020
03/23

+
分享
评论
生物技术君 / 中国生物技术网
A-
A+
美国新冠肺炎疫情已势不可挡,特朗普也开始“严肃”对待。

最近几天,特朗普一直在宣传羟氯喹和阿奇霉素联合治疗新冠肺炎的潜力。

羟氯喹是二代半抗疟疾药物,1944年科学家在氯喹的基础上研究出一种新型抗疟疾药——羟氯喹。羟氯喹是氯喹的一种衍生物,治疗作用与氯喹相近,但毒副作用显著减少。它跟氯喹的区别在于用羟乙基替代了氯喹中的一个乙基,正是因为这一不同,使羟氯喹在人体胃肠道吸收更快,体内分布更广。

而且,这是现成的药物,很容易生产。

昨天,特朗普在推特上强调了这一治疗方法,并引用了法国科学家Didier Raoulta团队刚发表在同行评议的学术期刊《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Antimicrobial Agents》的那项研究。该研究有36例新冠肺炎患者(6例无症状,22例有上呼吸道感染症状,8例有下呼吸道感染症状)参与临床实验,在第6天时患者鼻咽拭子病毒的转阴率:接受羟氯喹和阿奇霉素联合治疗的为100%;仅接受单一羟氯喹治疗的患者为57.1%;对照组为12.5%(p <0.001),并且与无症状的的患者相比,具有症状患者的药物疗效更显著。

但是,该研究设计存在的问题是大多数科学家所认为的:包括样本量太小以及缺乏随机试验。但这些问题并没有阻止特朗普转发该研究,也没有阻止他利用这项研究来支持他所说的“羟氯喹和阿奇霉素加在一起,有真正的机会成为“医学史上最大的游戏改变者之一”。

此前,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所的研究团队发表在《Clinical Infectious Diseases》上的研究称,氯喹已少量用于治疗新冠肺炎患者。羟氯喹的作用机制与氯喹相同,其免疫调节作用或有助于控制危重症患者晚期发生的细胞因子风暴。但目前还没有证据支持在新冠肺炎中使用羟氯喹。

3月18日,钟南山院士在第46场疫情防控通气会上曾表示:“2004年在比利时就有用氯喹杀死冠状病毒的试验,我们试用了一下,大概下星期就能有总结出来,准备发表。氯喹危害不大,看起来是有效的,对病毒的转阴率快,看起来是有希望的。但我们需要有一个严格的总结。”

昨天下午美国白宫举行的每日新冠疫情新闻发布会上,特朗普也提出了类似的说法,并告诉记者,羟氯喹和阿奇霉素将被分发到纽约和其他州。

这两种药物已经被广泛使用,但目前美国专家并不推荐作为可行的新冠肺炎治疗方案。

但特朗普周六不同意这些专家的说法。他说:“我们有什么损失吗?我感觉很好!我们很快就会知道它是否有效。”

结束会议后,美国联邦政府首席传染病专家、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NIAID)所长Anthony Fauci解释说:“不可能‘很快’发现这些药物是否对病毒有效,至少在没有进行大量随机试验的情况下是不可能的。 ”

Fauci说:“我不确定总统指的是什么。你们听到的很多事情我认为是道听途说。它也许是真的,但只能当做轶事。如果真想确切知道哪些药物有效,就必须进行一些尝试以获得好消息。” 

尽管如此,Fauci表示他理解特朗普的乐观,他说:“总统是在谈论希望,抱有希望并不是一件不合理的事情。

然而,给人们错误的希望是不合理的,现在,抗击病毒最有效的方法仍然是首先确保不被感染,这意味着保持良好的个人卫生,如洗手和避免社交活动。”

事已如此,特朗普依旧在声称,他对冠状病毒的担忧作出了迅速反应

特朗普在其政府应对新冠病毒的速度上受到了大量批评,但在昨天,他再次声称:“我迅速采取了行动以遏制病毒的传播。”

而且,他否认了《华盛顿邮报》周五发表的一份报告,该报告指出,情报官员早在1月份就警告他,新型冠状病毒有可能在美国境内广泛传播,但美国政府驳回了这一情报(详情见美情报机构1月就对新冠疫情发出警告 | 特朗普宣布纽约州为“重大灾区”)。

特朗普在谈到《华盛顿邮报》时说:“他们每天、每一小时都在不准确地写我。他们明知是虚假新闻,却还在写。这太侮辱人了。”

当被直接问及《华盛顿邮报》的报道,以及当他了解冠状病毒的严重性时,特朗普说:“当我得知要‘关闭’时,你知道,大概在那个时候,我们并没有知道更多。” 

美国政府在2月3日首次开始“关闭”(即限制旅行),据报道这是在第一次收到情报简报后的一个月左右。一名官员对《华盛顿邮报》说,“唐纳德·特朗普可能没有预料到这一点,但政府中的很多人都预料到了,他们只是无法让他做些什么。”

对此,特朗普昨天发表了相反的言论,他说:“我的行动远远早于任何人认为我应该做的。” 

即使《华盛顿邮报》引用的这位官员的言论在某种程度上不够准确,但特朗普说“他的行动远远早于任何人认为我应该做的”也是错误的。整个2月份,他都面临着对病毒采取更积极行动的呼吁。像纽约大学流行病学家Celine Gounder所说:“美国人民已经在承受政府迟迟不作出反应的后果。”

在信任至上的危机时刻,歪曲过去是无益的。但特朗普,或者任何人,现在对政府的最初反应都已无能为力。更重要的是确保反应能够应对病毒现在带来的挑战。

尽管与最近的新闻发布会相比,特朗普在总体上略显严肃,但是向公众提供未经证实的医学建议显然是不妥的。

参考文献:

1. Hydroxychloroquine and azithromycin as a treatment of COVID‐19: results of an open‐label non‐randomized clinical trial

https://www.mediterranee-infection.com/wp-content/uploads/2020/03/Hydroxychloroquine_final_DOI_IJAA.pdf

2. In Vitro Antiviral Activity and Projection of Optimized Dosing Design of Hydroxychloroquine for the Treatment of 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 Coronavirus 2 (SARS-CoV-2)

https://doi.org/10.1093/cid/ciaa237

本文转载自其他网站,不代表健康界观点和立场。如有内容和图片的著作权异议,请及时联系我们(邮箱:guikequan@hmkx.cn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打赏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