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需20000张病床才够应付疫情高峰,加州现状如何?

2020
03/20

+
分享
评论
国际妹 / 健康界
A-
A+
缺物资缺病床缺人手……什么都缺。

3月17日,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医疗中心(UC-San Francisco Medical Center, UCSF)急救医学主任Jeanne Noble提着一个透明塑料袋走进了同事的办公室。塑料袋里是医护人员的防护装备,包括口罩、面罩和防护服等。按照安全守则,这些防护用品只能使用一次就该马上丢弃。但在新冠疫情暴发短短几周之后,医院的防护用品已严重不足,大家只好重复使用擦洗过的防护用品。

Noble表示:“我们都知道这样做的风险。”但随着供应告急,她不得不向院感同事请求修改安全守则。

作为旧金山湾区医生的一员,Noble对湾区实行居家避难的决定表示赞赏。医院管理人员表示,如果不采取措施阻止病毒传播,医疗系统崩溃只是时间问题。

从对加州前线抗疫医护人员的采访来看,当地医疗机构都在为病毒大流行最坏的情况做准备,但各家医院的医疗资源相差很大。

为了应对与日俱增的呼吸道疾病患者,UCSF在医院大楼外设立了帐篷病房。平时医院急诊室就很忙碌,医生经常要在走廊里接诊病人,但疫情暴发使得医患密切接触不再安全,所有患者都要先进行分诊。大多数发烧、咳嗽或呼吸急促的病人会被转移到有供暖和负气压设备的帐篷中,以防止感染扩散。虽然目前情况仍在可控范围内,但Noble仍然忧心忡忡。

在斯坦福大学医学中心(Stanford Medical Center)里,医护人员在停车场对有呼吸系统疾病症状的患者进行检测。相比较而言,私立大学医院比旧金山的公立医院拥有更多的防护设备,而且学校几周前面向全球征求储备了大量物资。尽管如此,斯坦福大学还是修改了部分医疗操作守则,为的是节省医疗物资。斯坦福大学医学院急诊医学系系主任Andra Blomkalns说:“我们的防护物资供应也很有限,但目前还没见底。”

当下全美的防护设备供应都很紧张,一方面是因为病毒迅速传播导致需求激增;另一方面是由于大部分防护设备供应都来自中国,但疫情使得供应链已断裂。Noble指出,如果联邦政府再不强制本地制造商生产医疗防护设备,他们的库存将很快耗尽。

美国急诊医师学院加州分会(California chapter of the American College of Emergency Physicians)会长、湾区急诊执业医师Vivian Reyes提到,物资短缺会影响到每一个需要护理的患者,比如心脏病突发和需要紧急手术的病人。她说:“对于美国人来说,现在处境真的很难,但这是非常时期。”

防护设备并不是唯一短缺的物资。

直到几天前,UCSF还不得不依靠旧金山公共卫生部(San Francisco Department of Public Health)进行冠状病毒检测。由于检测试剂盒匮乏,医生只能优先让重症患者检测。3月9日开始,学校被允许使用自有实验室进行检测,情况马上有所改善,刚开始每天只能检测40份,隔天就已经增加60到80份。但新的短缺出现了:医院只剩下500个采样拭子。

斯坦福大学病理学家Benjamin Pinsky搭建的校内检测站获得了FDA批准。自3月3日以来,斯坦福大学已检测了500多名患者。截至3月17日,12%的患者被检测出阳性。斯坦福大学还在为包括UCSF在内的其他医院进行检测。相比起几周前只能依靠医院所在县的实验室检测样本,启用校内自设测试站是一个巨大的进步。

在斯坦福大学所在的加州圣克拉拉县,已累计确诊175例新冠肺炎病例,有6人死亡。上周前来医院急诊科就诊的病人创下了历史最高纪录。Blomkalns估计,实际病例数更多。

Blomkalns很担心医护人员的感染问题,这将导致人手更为紧缺。截至17日,斯坦福大学医学中心急诊室已有一名医生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UCSF有6名医护人员被确诊感染。当然,并不是所有湾区的医院都有大量患者涌入。事实上,由于新冠肺炎病例激增,很多医院都取消了非必要的手术,因此有些医院患者反而比往年少。

据抗疫一线的医生描述,几乎所有确诊患者都有咳嗽症状。患者主诉疲劳乏力、身体疼痛、头疼、流鼻涕和喉咙痛等症状。一些医生指出,虽然大多数人可以在家自愈,但重症患者往往在居家隔离第二周时病情极速恶化。Reyes说:“我们强烈建议患者,在症状加剧前尽早进行插管治疗。”Blomkalns也表示,虽然轻症患者可以像对待感冒或者流感一样在家中隔离,但有呼吸困难症状的病人一定要去急诊室寻求治疗。

针对儿童患者,UCSF贝尼奥夫儿童医院(UCSF Benioff Children's Hospital)儿科急诊医生Nicolaus Glomb说,儿童呼吸短促时应该立即去医院就诊。呼吸困难会导致他们烦躁易怒,或者无法进食和饮水。

加州州长Gavin Newsom在17日发布声明称,据粗略估算,加州可能需要增加4000~20000张床位才够收治新冠肺炎的重症患者。

Noble现在担忧的是设备和检测短缺问题,但更令她担心的是,一旦重症患者数量激增,将没有足够的人手去照顾他们。

斯坦福大学的Blomkalns不确定是否会出现超出医院承载能力的问题。她认为,病例数量的变化趋势将取决于当局采取多大力度切断病毒社区传播途径。她说:“未来几周将是关键期。我们正在尽自己所能做好本职工作。”

原文来源:Kaiser Health News

原文标题:A View From The Front Lines Of California’s COVID-19 Battle

本文为健康界原创,任何机构或个人未经授权均不得转载和使用,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打赏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