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ture社论】中国的冠状病毒应对措施可以教给世界其他地区什么?

2020
03/20

+
分享
评论
竹子 /  转化医学网
A-
A+
随着新的冠状病毒在全球范围内蔓延,疫情不断升级的国家急切希望了解中国的极端封锁是否足以控制这场危机。作为有效控制疫情的国家,能给其他国家提供什么好的经验教训呢?

《自然》杂志与流行病学家讨论了封锁措施是否真正奏效,是否足以鼓励人们避免大型聚会,以及其他国家可以从中国的经验中学到什么。

1月中旬,中国当局采取了史无前例的措施来遏制该病毒,制止了该疫情中心武汉和湖北省其他15个城市的进出行动,该省有6000万人。航班和火车暂停,道路被封锁。

不久之后,中国不少城市都告知居民留在家中,非得冒着生命危险出门的话,那最好是为了食物或医疗帮助。据《纽约时报》报道,约有7.6亿人(约占中国人口的一半)被限制在家中居住。

禁售行动开始至今已有两个月了(其中一些仍在进行中),每天的新病例数量大约为几百个,而高峰时则为每天数千个。明尼阿波利斯明尼苏达大学的传染病科学家迈克尔·奥斯特霍尔姆表示,这些对人口流动的极端限制非常成功。

在上月下旬发布的一份报告中,世界卫生组织对中国“独特又前所未有的公共卫生反应(扭转了不断升级的情况)”表示祝贺。

但是,香港大学的传染病研究员加布里埃尔·梁认为关键的问题是,在中国哪些干预措施对于遏制该病毒的传播最重要,因为正面临第一波感染的国家需要知道这一点。

封锁后发生了什么?

在进行干预之前,科学家估计每个受感染的人都将冠状病毒传播给了另外两个人,这使其具有迅速传播的潜力。该疾病传播的早期模型没有考虑遏制工作,表明这种名为SARS-CoV2的病毒将感染40%的中国人口,约5亿人。

但伦敦卫生与热带医学学院的亚当·库查尔斯基用传染病传播模型估计,在1月16日至30日(包括锁定的前7天)期间,每个感染该病毒的人的人数降至1.05。

1月25日,即武汉被封锁后的第二天,中国每天的新感染人数似乎已经达到高峰。

为什么冠状病毒如此容易在人与人之间传播?

世卫组织称,截至3月16日,中国已报告了约81,000例病例。一些科学家认为,许多病例都没有报告,要么是因为症状不够严重,人们无法就医;要么是因为没有进行测试。英国牛津大学的流行病学家克里斯托弗·戴伊说,但是显然在这段时间内实施的措施确实奏效了。

中国的反应能做得更好吗?

流行病学家说,中国的巨大反应有一个明显的缺陷:开始太晚了。密歇根大学安阿伯分校的公共卫生研究人员霍华德·马克尔说,在12月和1月爆发的最初几周中,武汉当局缓慢报告了这种神秘感染的病例,这延迟了控制措施。马克尔说:“中国行动迟缓可能是这次世界大事的原因。”

英国南安普敦大学新兴疾病研究人员赖胜杰和安德鲁·塔特姆进行的模型模拟显示,如果中国在一周前实施了控制措施,那么本来可以预防所有病例的67%。从一月初开始的三周前实施这些措施,可以将感染数量减少到总数的5%。

按区域划分在有或没有非药物干预措施的情况下,COVID-19疫情爆发的估计曲线。

其他城市的数据也显示了速度带来的好处。根据戴伊关于296名中国人使用的遏制措施的预印本,在第一批COVID-19案件发生之前暂停公共交通,封闭娱乐场所并禁止公共聚会的城市比没有采取此类措施的城市少37%。

中国的旅行禁令是否特别有效?

航空旅行的多种分析表明,湖北旅行禁令使人们不再坐飞机、火车或汽车离开该省,这减缓了病毒的传播速度,但持续时间不长。3月6日,意大利、中国和美国的科学家在《科学》杂志上发表的一项研究发现,隔离武汉延迟了疾病传播,到中国其他城市大约要四天。

武汉旅行禁令对中国大陆COVID-19发病率的影响

(A)截至2020年2月1日的相对发病率下降。圆圈颜色表示病例数的相对减少,而圆圈大小表示该地区的人口。(B)在武汉实施出行限制后,在同一日期以0.25°×0.25°像元分辨率解析的预计累计病例数。

研究小组发现,这些禁令在国际上产生了更持久的影响,在两到三周内阻止了五分之四的从中国输出到其他国家的案件。但在那之后,来自其他城市的旅者将病毒传播到了其他国际城市,引发了新的爆发。该小组的模型表明,即使不采取其他措施,即使阻止90%的传播也只能适度减慢病毒的传播速度。

冠状病毒能秘密传播多少?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流行病学家贾斯汀·莱斯特勒说,由于旅行禁令只能减缓这种疾病的传播,因此以鼓励信任的方式实施禁令很重要。

欧洲、美洲、非洲和亚洲的数十个国家现在都实行旅行限制。尽管世界卫生组织警告他们,称它们通常不能有效地预防感染的传播,而且除了损害许多行业之外,它们还可能从其他更有用的措施中转移资源,阻止援助和技术支持。

对其他国家有什么教训?

塔特姆和赖的模型评估了中国早期发现和隔离的综合效果,由此导致人与人之间的接触减少以及该国减少病毒传播的城市间旅行禁令。这些措施加在一起,使病例增加了67倍,否则到2月底,将有近800万例病例。

人与人之间联系减少的影响本身很明显。利用来自中国互联网巨头百度的手机位置数据,该团队发现人们的活动急剧减少,他们说这是人与人之间接触的大幅下降。这对夫妇说,如果没有这种减少,到2月底感染的人数将是大约2.6倍。

但是,早期发现和隔离是减少COVID-19病例的最重要因素。如果没有这些努力,中国的感染人数将是2月底的五倍。

早期发现为新加坡带来了回报。新加坡卫生部传染病应对小组负责人李弗农说,该国是发现病例最快的国家之一,因为已经警告医生注意“神秘性肺炎”。随着新加坡首例病例的出现,医生迅速识别并隔离了这些人,并开始进行接触者追踪。

实验室急于研究转基因动物中的冠状病毒,有些供不应求

新加坡仍有250例COVID-19病例,它不需要引入在中国使用的严格的行动限制。一些事件已被取消,COVID-19的人正在被隔离,温度筛查和其他社区措施已经到位。

关闭学校对中国的影响尚不得而知。关于深圳COVID-19传播的研究发现,尽管儿童感染的可能性与成人一样高,但仍不清楚儿童(其中许多人没有症状)是否可以传播该病毒。该研究的合著者莱斯勒说:“这对于评估停课的影响至关重要。”

COVID案件在中国即将终结吗?

在中国,新的COVID-19病例的增加明显放慢了速度,但令人担心的是,一旦完全放松其控制措施,该病毒就可能再次开始传播。甚至可以将其从目前爆发疫情的国家重新引入中国。梁说,由于中国的措施保护了许多人免于感染,因此一大批人对该病毒没有免疫力。

奥斯特霍尔姆说,中国正在抑制这种病毒,而不是根除它。世界将需要等到中国恢复某种形式的正常化大约八周后,才能知道中国在人口迁移限制方面做了什么或没有完成什么。

伦敦帝国理工学院的流行病学家罗伊·安德森说,在中国,关于何时放松锁定措施的辩论可能很激烈。他建议,解除新的感染可能会引发第二波感染。

安德森说,封锁必须在某个时候结束,政府应该提醒人们保持社会疏远和良好的卫生习惯。他说:“重要的是我们的行动,而不是政府的措施。”

参考:

【1】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d41586-020-00741-x

【2】https://www.worldpop.org/events/COVID

本文转载自其他网站,不代表健康界观点和立场。如有内容和图片的著作权异议,请及时联系我们(邮箱:guikequan@hmkx.cn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打赏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