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新主张 | 徐汇医院周俭:“云”上抗疫路暗藏大健康产业前景

2020
03/17

+
分享
评论
白雪 / 健康界
A-
A+
徐汇云医院的诞生,站在了互联网即将蓬勃发展的风口。此次抗疫期间拿到互联网医院牌照,在院长周俭看来,不乏一窥是智慧医疗、健康产业高歌猛进的契机……

已经连续好几日,上海无境内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

作为有着2400多万常住人口、2000-3000万流动人口的超大枢纽城市,上海的疫情防控压力可想而知。但截至目前,这里累计确诊患者只有355人,现存27人。

在这段特殊的日子,上海先后奔赴荆楚的医护人员共1640名,一些未被派出的医护人员同样在用自己的方式守护这座城市——他们开辟了一条“云”上作战路。

这条路的主角,就是“徐汇云医院”,依托一家二级医院而建,是上海首家在五年前“试水”并在今年2月底获牌照的互联网医院。“我们从未有过‘处在夹心层’的感受,”院长周俭语气透着兴奋,他更看好由徐汇云医院描绘出的大健康产业图景。

中间为院长周俭(图片来源:医院供图,下同)

二级医院突围“云”上路

1月20日晚,上海确诊首例新冠肺炎病例,4天后,每日动态的新增数字突破两位数。恐慌和不安瞬间聚拢,此时的“徐汇云医院”也打响了防疫阻击战,忙着搭建入口、测试平台、联系医生、安排值班……

1月31日,“新冠工作室”在徐汇云医院APP端和微信小程序上,正式与公众见面,平均一天有210位专家24小时提供服务。“疫情期间线下门诊量下降,线上云医院处方量明显增多。”周俭用数字指出,截至目前,累计接待患者达15.6万人次,每日咨询就有200-300人次,平均每小时就有10人左右。

工作室中,有关头疼、发热、新冠病情相关咨询占总量的约30%,且问题随着时间发生了变化——前半个月被更多问到的是:自己和家人咳嗽了怎么办、与武汉人有过密切接触要如何就医、口罩正确佩戴方法是什么……而在后期,则有一些慢性病患者和家属就如何避免公共交通感染、如何到家附近药店取药等等表达担心。

公众之所以能如此发问,是基于徐汇云医院实现了诊前在线挂号、诊中在线问诊、诊后在线购药等全功能。这一由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徐汇医院(下称徐汇医院)推出的智慧医疗平台,旨在通过“视频看医生”为百姓提供便捷、经济、规范、安全的医疗健康服务。

“患者就医的体验感就像到实体医院看病一样”,周俭介绍,平台自2015年底推出以来,已在网上会诊180多万人次,还与600多家药房签约,若患者享有上海医保,可直接使用医保卡到自己选择的药房消费拿药。

徐汇云医院优质、连续的服务迅速在百姓中口碑式地传开。“今年2月26日,我们终于领到了属于自己的“身份证”,还拥有了正式的名字——上海市徐汇区中心医院(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徐汇医院)贯众互联网医院。”周俭兴奋地说,这是上海市首家获得互联网医院牌照的公立医院,从当天起,平台每天的注册人数上千。

与很多已获互联网医院牌照的公立医院不同,徐汇医院是二级医院,位于徐汇区-中山医院医联体的中部,上有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下称中山医院),下有5家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其地理位置,虽坐落于市中心,但周围却被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等9家顶级三甲包围。

然而,“我们从没有过‘夹心层’的感觉,”习惯快言快语的周俭说到此顿了顿,“也从未担心过没有病人来就医的问题。医联体成立后,我们找到适合自己的发展空间。”

坚持背后的“健康”情怀

至今,徐汇云医院这条与众不同的“互联网+”之路一走就是近5年,周俭不愿多说其中的不容易,而是描绘了有关“健康”的愿景……

2015年12月16日,对全国乃至徐汇来说,都是重要一刻。一边是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在浙江乌镇举行,习近平主席的发言传递了中国重视互联网的信号,另一边是“徐汇云医院”成立,开启就医新模式。在周俭看来,医院是应时而生,“互联网的广泛触角让人们更加追求美好的生活,医疗服务也要符合当下对健康的需求”。

一件事成功与否有时要看天时、地利,也看人为因素。刚刚开张的徐汇云医院也遇到过政策、资金、人才、技术不足等方面的困难,还有不理解、不接受的质疑声和反对声。

“排头兵是什么?就是战场上最先排除地雷的先锋部队,我们都没有胆量往前冲,后面的兵该怎么办?”周俭强调,“我们坚持多年,就是认准了这件事对百姓健康有益。”

右一为院长周俭

带着“执念”,周俭和团队曾向当地卫健委、经信委、科委等多部门申请项目资源,包括人员,科研、资金调动等,不停地与有关部门沟通,与高新企业、研发机构合作,在各种大型智慧医疗研讨会上交流,周俭与执行院长朱福都曾带着“徐汇云医院”的介绍走出国门。

一直以来,徐汇云医院的咨询服务是不收门诊费的。除了医院规定的固定排班时间和患者预约时间以外,现有600多位医师和药师等也可以用医生端APP在碎片化时间办公。开展在线诊疗的医生需获执业医师资质3年以上,未满3年的执业医师仅可实施咨询及随访。

如此耗时耗力的线上工作,对于调动医护人员的积极性是一个难题。周俭说,“绩效政策也可以应用于此。”

据他介绍,医院要求共20余个科室每个科室都要进行24小时的排班,双向选择,医院不强迫,值班靠自愿,且每个月发榜,名次靠前的医护人员会有一定的奖励。让周俭感到欣慰的是,被安排值班的同事没有抱怨,“我看到他们都有着对医疗本职工作的情怀,也有着守护百姓健康的情怀。”

不仅如此,以徐汇云医院为中心发射出的“健康互联网”,终点不仅抵达了各个大小医疗机构,还有近千家大型企业以及养老院,原因在于这些非医疗机构一般缺乏对医疗资源的储备,例如缺乏医务室的设置或医护人员的匹配。“如果他们以我们为背景,通过徐汇云医院作为切入口做它们的‘健康’支持,上到中山医院看专家,下到基层社区看小病,这背后都有一条完整的、闭环的大健康产业链作为支撑。”周俭强调。

做大健康产业的排雷者

徐汇云医院的诞生,站在了互联网即将蓬勃发展的风口。此次抗疫期间拿到互联网医院牌照,在周俭看来,不乏一窥是智慧医疗、健康产业高歌猛进的契机。

至今,他一直记得习近平总书记2016年8月在全国卫生与健康大会上发表的重要讲话——强调要把人民健康放在优先发展的战略地位,以普及健康生活、优化健康服务、完善健康保障、建设健康环境、发展健康产业为重点,加快推进健康中国建设……

“重点中的5个方面,互联网医院都有责任。”周俭举例,在普及健康生活上,通过网络传播健康知识,远远快于实体刊物。“那么,就要思考,互联网医院如何精准、及时地对公众进行健康普及,例如疫情期间,上下班途中要注意什么?居家隔离要注意什么?……在优化健康服务上,互联网医院要打通哪些周边机构;在完善健康保障上,医保支付要如何进一步优化流程;谈到发展健康产业,公立医院体现的是公益性,但产业提供商肯定是希望能有获得感,如何处理好二者的关系,是互联网医院和有关部门接下来要深入考虑的问题。”周俭说。

在拿到牌照两天后的2月28日,徐汇云医院迎来首批位医保结算患者,实现线上脱卡支付,且药品被直接配送到家。“这只是一个开始。”周俭话语一转折提出了自己的设想:现在长三角地区的实体医院可实现异地就医住院、门诊直接结算,互联网医院什么时候也能这样?上海市内有至少50%的外地人和不少海外人,他们如何通过云医院支付得到医疗服务?“这些也只是大健康产业的一环。大健康产业背后是大健康概念,涉及到全流程、全方位、全周期的保障和服务。

面对上海来势汹汹的银发浪潮,徐汇云医院已提前面向市内60岁及以上老人提出医疗照护的理念,为有需要的家庭安排护理师。周俭介绍,医院的“健康触角”还延伸至贫困地区,“扶贫输出的不仅是生活物资,还有健康方式”。目前,平台已与云南省50多家医疗机构进行过远程会诊,与当地医务人员进行过专业培训和知识共享。

尽管已在大健康路上成为先行者,但周俭还是对一些后续问题坦露出担忧:将来在线问诊量大幅提升后,患者还是扎堆来找大专家该怎么办?怎样平衡年资低和年资高的医生的工作量?门诊咨询服务是不是也要适时打通医保?医生的多点执业是不是可以通过互联网医院实现?如何加强互联网医院服务的安全性?等等……

“还有很多工作需要去探讨。互联网医院之路任重道远,我们希望做好‘排雷者’,扫除前方所有的‘健康’阻碍。”周俭说,他看好未来,更做好了准备。


本文为健康界原创,任何机构或个人未经授权均不得转载和使用,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打赏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