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吹哨人:私下测试流感样本,发现多例新冠病毒阳性病例

2020
03/14

+
分享
评论
凌武娟(编译) / 健康界
A-
A+
新冠病毒早在美国立足了。

近日,美国疾控中心主任承认,美国确有原本被诊断为患流感,实为感染新冠肺炎而死亡的病例。

然而,一位研究流感的美国博士早就发现了这个事实,并且通过自己的努力推动了美国新冠肺炎的检测范围。

用流感鼻拭子检测新冠病毒遭拒

海伦·Y·朱(Helen Y. Chu)是华盛顿大学西雅图分校的传染病学专家。

1月22日,美国首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出现在西雅图,也正是海伦所在的城市。

在新冠病毒基因序列在1月发布后,美国疾控中心也研发了诊断测试,还发布了冠状病毒检测标准,但起初仅包括那些出现发烧和呼吸道疾病症状且曾前往中国武汉的人。连西雅图地区那名首例确诊病患都达不到测试要求。

对于首例确诊病例,华盛顿州卫生部监测了70名与之有接触的人,其中有50名同意接受鼻拭子取样,无一人的检测呈阳性,但华盛顿州流行病学家斯科特·林德奎斯特(Scott Lindquist)说,这样有可能还会漏掉一些人。

凑巧的是,几个月来,作为流感研究项目的一部分,海伦和其他研究人员一直在整个普捷湾地区出现症状的居民中收集鼻拭子,已经收集了数千个。这些现成的鼻拭子是监控新冠病毒的好法子。

但是有一个麻烦:该流感研究项目主要使用于研究实验室,而不是临床实验室,并且其新冠病毒测试未获得美国FDA的批准。因此,海伦无权向除了调查人员以外的任何人提供测试结果。

美国前疾控中心高级官员斯科特·道威尔(Scott F. Dowell)现在是比尔和梅琳达·盖茨基金会(Bill&Melinda Gates Foundation)的副主任,该基金会资助了这项西雅图流感研究。他向美国疾控中心负责应对新冠病毒的主管寻求帮助。

之后,林德奎斯特致信美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和预防部门负责人阿丽莎·弗莱(Alicia Fry),要求将该研究用于监测冠状病毒。美国疾控中心官员们一再表示不可能,并将锅甩给了美国FDA。

“我们感觉在坐以待毙,等待大流行的到来,”海伦·朱说,“我们能帮忙。但我们什么都做不了。”

测试剂盒无效,自由检测审批太繁琐

在华盛顿州与联邦官员就如何行动争论不休的同时,美国疾控中心面对一项艰难的任务——进行更广泛的新冠病毒测试。

按照疫情暴发期间的一贯做法,各个国家都开发了自己测试剂盒,美国疾控中心设计了自己的测试剂盒。但是当他们将测试剂盒分发给各地的公共实验室时,一些实验室报告该测试剂盒无效。

美国疾控中心承诺在几天内分发新试剂盒,但“几天”变成了两周多。在此期间,美国只有5个州实验室能够进行检测,华盛顿州和纽约州不在其中。

到2月24日,随着新的病例开始在美国出现,美国公共卫生实验室协会(Association of Public Health Laboratories)向FDA局长斯蒂芬·哈恩(Stephen Hahn)提出了一个“罕见要求”:允许州和地方公共卫生实验室自行进行病毒检测。“我们的应对行动已经进行了好几个星期,绝大多数成员实验室在CDC之外仍然没有可用的诊断或检测方法。”该协会CEO斯科特·贝克尔(Scott Becker)在给哈恩的信中写道。

两天后,哈恩做出了回应,表示欢迎各实验室提交自己的检测,以获得紧急授权。

现实却是,美国私人和大学的临床实验室通常有自行开发检测手段的自由,但当这些实验室向FDA申请新冠病毒检测时,审批过程十分繁琐。

西雅图华盛顿大学医学中心(University of Washington Medical Center)的助理教授亚历克斯·格瑞宁格(Alex Greninger)说,他在2月中旬就开始进行检测申请,但“这种病毒的传播可比FDA的速度快多了”。因为除了通过电子邮件提交材料外,还要邮递材料。

新检测通常需要FDA验证,对来自患者或病毒基因组副本的已知阳性样本进行检测。FDA的验证流程需要五个样本。伊利诺伊州北岸大学卫生系统(NorthShore University HealthSystem)病理与实验室医学部主任凯伦·考尔(Karen Kaul)说,获得这样的样本很难,因为大多数医院的实验室还没有发现新冠肺炎病例。

随着新病例的逐渐增多,海伦等不及了。

私下进行检测,发现大量新冠病毒阳性

2月25日,海伦和同事开始检测流感样本。很快,他们发现当地一位青少年测试结果为阳性。

这名青少年与美国首例确诊患者在同一个县,但他没有中国武汉旅行史,与任何已知病例也没有接触。

海伦和同事将此事通知当地的卫生官员。

当天,美国联邦政府给出的回应直截了当。“他们在电话里说得很清楚,就是让海伦住手,不要再检测了。”林德奎斯特回忆说。

但海伦所在西雅图流感研究所(Seattle Flu Study)迅速对病毒的基因组进行了测序,发现美国首例新冠肺炎病例中的病毒也存在遗传变异。该病毒很有可能已经在社区内悄无声息地传播了大约6周,感染了数百人。

西雅图流感研究所研究人员回忆,在CDC和FDA要求海伦停止检测的第二天,官员们打来电话,态度稍有缓和,表示允许该实验室测试流感病例,但只适用于未来的流感样本,不能检测已经收集的流感样本,且需要签订一份新的同意书,与当地卫生部门共享新冠病毒检测结果。

同一天,FDA放宽规定,允许临床实验室使用自己的新冠病毒测试,但需要他们提交工作证据。

海伦实验室一位技术人员利·斯塔里塔(Lea Starita)说,3月2日,华盛顿大学西雅图流感研究所审查委员会认定,在紧急公共卫生状态下,研究人员如果不进行检测并报告结果是不道德的。从那时起,其实验室发现并报告了许多新冠肺炎确诊病例。

在新样本到来的同时,海伦等人也开始追溯一些在冰柜里放了几周的样本,检测阳性样本可追溯到2月20日,在7天后美国公共卫生官员才重视新冠病毒。

海伦等人表示,如果美国联邦政府允许进行检测,他们本可以更早地通知有关部门。

那名青少年接受检测后的几天,西雅图地区数十人检测呈阳性,至少22人死亡,其中许多人是在一家疗养院感染的。自2月19日以来,这家疗养院一直有人感染,原因不明。

在美国,新冠病毒检测仍然不是哪里都可以做,有些地区可以轻松进行检测,有些则不行。一些州的官员开始担心,新冠病毒的传播速度远远超过了检测能力的增长速度。

海伦回忆道,病毒肯定一直都在这里,并且已经无处不在。

原文来源:New York Times

原文标题:‘It’s just everywhere already’: How delays in testing set back the U.S. coronavirus response

本文为健康界原创,任何机构或个人未经授权均不得转载和使用,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打赏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