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SS战疫 | 嘻哈包袱铺高晓攀:疫情让我重新认识了医护群体

2020
03/13

+
分享
评论
李子君 / 健康界
A-
A+
在疫情结束之后,嘻哈包袱铺创始人高晓攀如何带领团队实现涅槃重生?

上座率100%,新老演员同台PK,演出现场“笑果十足”……2020年1月18日当晚,当嘻哈包袱铺掌门人高晓攀沉浸在"封箱"演出成功的喜悦中时,一场影响全国的疫情,正在慢慢逼近。

伴随新冠肺炎疫情日趋严重,1月23日,武汉"封城",各地春节庙会停办,团体演出全部被叫停。往年春节期间邀约不断的高晓攀,在这个异常寒冷的新年里体会了一把什么是"颗粒无收"。跟其他人一样,突如其来的疫情也把高晓攀困在家中,他拥有了一段难得的长假。陪伴家人、带孩子、健身、读书……

作为创始人,高晓攀在享受安逸生活的同时,也不得不思考,如何带领嘻哈包袱铺在疫情结束之后实现"涅槃重生"。日前,高晓攀在接受健康界独家专访时直言,大部分演出团队的现金流遇阻。当然,嘻哈包袱铺也不例外。

演出悉数叫停时没想过裁员

毫无疑问,以小剧场演出为主的团体,受疫情影响最大。在餐饮、教育、建筑等行业陆续复工复产时,现场观众密集的小剧场演出恢复起来仍然遥遥无期。据中国演出协会不完全统计,仅今年3月,中国有近8000场次演出被取消或延期,直接票房损失将超过10亿元人民币。

高晓攀原本参与录制了央视元宵晚会,因为当时处在抗击疫情最关键的时刻,已经准备好的节目无法播出,晚会临时换成了鼓舞人心的诗朗诵和歌曲等节目,欢快的相声小品无缘亮相。但这还不是最糟糕的。原定的嘻哈包袱铺一系列春节期间的小剧场演出,被悉数叫停。

所有通过网络购票的观众很快收到了退款,已经签好协议的商业演出大部分需要解除。"个别商演可以挪到下半年或者明年,但这些都是未知数。"高晓攀说,按照每个小剧场每天营业额10万元计算,仅春节这几天利润损失至少在100万以上,后续的损失尚难以估算。

疫情对于百余人团队的嘻哈包袱铺来说,无疑是个"灭顶之灾"。没有演出,意味着演员可能是零收入。公司中宣传、行政、管理等岗位人员,高晓攀按照国家规定给每个人开出70%工资,他也没想过裁员,小剧场的租金早已交齐。"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能扛多久扛多久,扛不下去就只能散伙,大家各奔东西。"对于这个"多久"到底是多长时间,高晓攀坦言,如果疫情让小剧场一直无法开门迎客,嘻哈包袱铺也不想办法自救的话,很难撑过三个月。

"不瞒你说,行业里很多说相声的孩子过去都是'月光',一下没有了演出,现在只能借钱过日子。"高晓攀说。

合作16年的搭档说了句"肉麻话"

当整个行业陷入束手无策的时候,高晓攀希望能将"坏事变成好事",他的借力点是互联网。

新春已过,各大相声团体受疫情影响纷纷延缓"开箱",嘻哈包袱铺选择联合一家直播平台采用线上直播的方式,为观众呈现了一场轻松的公益"开箱"演出。

在3个多小时的直播中,有近十万人参与其中,登录人均停留时长为1554.5秒,数千名网友参与互动,并主动打赏。高晓攀将这次演出全部打赏如数捐出,为抗击疫情尽上一份绵薄之力。

其实早在2018年,嘻哈包袱铺就已经开始"拥抱互联网"。伴随互联网的发展,粉丝经济已经大于演员在剧场里演出所带来的收益。新相声、新段子在互联网上大放异彩;优秀的作品版权可以进行二次、三次销售……"我们曾经觉得,得北京大妈者得天下,现在应该是得粉丝者得天下。"高晓攀认为,当演员在互联网上拥有了簇拥者,这部分粉丝自然会转化为现场观众。

"云复工"的喜剧人高晓攀无疑尝到了甜头。与高晓攀合作16年的搭档尤宪超,过去从未在他面前说过"肉麻话",但是这一次,尤宪超跟他说了一句:我还真没想到,你能在疫情到来的时候,反应这么快!

最近,嘻哈包袱铺的演员们相继在各大直播平台上"露脸",相比过去,加大了网络"出镜"的频次。尽管直播打赏收入尚不及剧场演出的零头,但是高晓攀相信,待到疫情过去,嘻哈包袱铺的演员们定能在回到小剧场时,找回曾经的"荣耀"。

2月21日,北京发布《新冠肺炎流行期间北京市演出场所防控指引》;几天后,上海也发布《上海市演出场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的工作指南》。纵观两份防控指南,最醒目的建议要求是:每场演出隔座卖票,京沪两地分别要求上座率控制在60%和50%以内。

与所有从业者一样,高晓攀能明显感受到,这是政府关切演出行业而制定的复工建议。政府文件中传递出的,是整个演出业逐步复工的信心。高晓攀预计,如果不出意外,北京的演出大约可以在五、六月份时逐步恢复。

对于新冠肺炎疫情,高晓攀亦与健康界畅谈自己的感受和领悟。

健康界:在疫情爆发之时,自己作为老板如何去保障员工的健康?

高晓攀:在1月中上旬的时候,我听说武汉发生了疫情,当时我马上买了几百个口罩和一些酒精。买完没几天之后,北京的药店就买不到口罩了,这也算是误打误撞吧。我把这些口罩留出几十个给家人,其他的都分发给员工了。

健康界:疫情发生后,你是如何看待医护人员的?

高晓攀:我从小对白衣天使就非常敬重。小时候有一次妈妈生病住院,那时候爸爸很忙,放学之后我去医院陪着妈妈,医生们就看着我写作业。长大以后,白衣天使也让我感觉非常亲切。

作为编辑,如果一天让你采访十个人,你一定会觉得很烦,但是医生在门诊一天要看那么多病人,他们却不能烦,不能出错,这其实做起来非常不容易。这次疫情发生以后,四万多名医护人员逆行冲进疫区,他们非常伟大,这也让我更深层次地重新认识了他们。

小时候,我曾经想过要当一名医生,因为那时候知道一句话:不为良相便为良医。我想如果我没有成为相声演员,可能会努力去做一名中医。

健康界:如何看待疫情发生后,社会上有些贬低演员的声音?

高晓攀:经常会有人说"将军孤坟无人问,戏子家事天下知"。有些人觉得,用这种方式把演员骂一顿,就会显得自己很高尚。但是,这些人为抗击疫情捐的钱,反而没有他们口中的"戏子"捐得多。我只想告诉大家,术业有专攻。专家有专家做的工作,演员有演员要做的事。演员现阶段要做的,就是创作优秀的作品,去歌颂专家和医护人员。

这次疫情也让我看到了很多人性中的"恶"。比如当时李文亮生前发微博告知大家自己感染新冠肺炎住院时,仍然有人在他的微博下面恶语相加。有医护人员在医院连续工作很多天之后,回到家却被小区物业拒之门外。我希望疫情结束之后,人们能够重新审视自己的内心,并且去做更多善良的事。

健康界:疫情让大部分人都静下来,在这段时间里,你除了网络直播,还做些什么?

高晓攀:看书,看了很多与中国传统文化有关的书。在相对浮躁的时代,相声需要更加完整的作品。作为必须到台上"使活"的人,我得让自己踏下心来去系统地学习传统文化。

在家这段时间,我也很享受陪伴家人的感觉,我喜欢带孩子。其实过去无论工作多忙,我也会拿出很多时间来跟孩子玩儿。

我很热爱运动,即便是最近,几乎也会每天跑步五公里,大部分时候会在小区附近跑。我也喜欢拳击,会经常打拳。我相信运动可以让一个人始终保持良好的身体和心理状态。

健康界:疫情结束后,你最想回到剧场表演哪个相声作品?

高晓攀:没想那么多,现阶段想的是如何让团队活下去。如今很多相声演员很红,但是大家却不记得他有哪些作品。我想,干我们这行儿,终究还是要去学习和沉淀,努力去呈现出更优秀的节目。


本文为健康界原创,任何机构或个人未经授权均不得转载和使用,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打赏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