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疫指挥 | 许可慰:你为病人好,他一定能感受到

2020
03/11

+
分享
评论
崔馨竹 / 健康界
A-
A+
许可慰希望,通过这次疫情后,融洽的医患关系可以形成常态,而不是好了伤疤忘了痛。

3月7日,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下称“中山二院”)第二批援鄂医疗队出征满月。一个月前,131名医护人员驰援华中科技大学附属协和医院西院区(下称“武汉协和西院”),这里是国家卫生健康委指定的专门收治重症、危重症新冠肺炎患者的定点医院之一。

中山二院党委副书记、副院长许可慰担任医疗队总领队、临时党总支书记,他带队开辟一个重症病区,创立了“逸仙ICU病房”,并协助另外两个病区的医疗和护理等工作。

“我是‘老医生’了,应该到一线去。虽然我不是重症医学、呼吸疾病专业,但我对疑难病的处理比较在行,院领导决定由我来带队。”许可慰对健康界回忆出征的情景时如是说。

党的十九大代表、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党委副书记、副院长许可慰

已从“紧急迎战”过渡到“日常战时”

健康界:您带队接管的病区是由普通病房紧急改造成的重症病区,并且很快就开始接收病人,这期间的设备如何去快速调配和保障? 

许可慰:医疗队2月7日来到武汉,次日就开始对病区进行改造,晚上8点左右就开始接收病人,不到48小时,50人的病区都收满了。 

我们在接收危重症患者前,会对患者情况进行评估。有些病人需要进行普通氧疗,有些病人需要通过高流量氧疗,有些需要用小无创的通气设备,有些需要大无创的通气设备,甚至需要进行气管插管……根据患者情况尽快罗列救治需要物资清单,提前让院方帮忙协助调集物资设备。 

健康界:目前病区的救治工作处于一种什么样的状态? 

许可慰:当前病房工作情况为日常战时状态,已经不是之前的紧急应战状态了。我们建立了三级医生查房制度:除了轮班医生外,我们设立了小组长,负责检查每个班次处理情况是否到位,另外还设立大组长负责进行整体把控。通过这种监控能够让患者得到更加安全可靠的救治。 

目前,我们日常工作中的核心制度,包括病例讨论制度已经很完善了。对于一些疑难的、涉及到多学科的患者,仅靠前方的会诊小组是不够的,还需要通过微信视频通话或武汉协和西院的远程会诊平台与我们医院后方的专家进行对接。

医疗队与广州院本部专家团队进行远程会诊

健康界:在减少重症病人往危重症发展、降低死亡率方面,救治团队如何去分工配合? 

许可慰:医院派来的医务人员都是往重症方向准备的,我们将25位医生分成5个小组,每个小组都有重症医学、呼吸科、内科或者急诊科医生,还有麻醉师或耳鼻喉科专家,5个小组轮班倒。

“炎症风暴”会造成重症患者多脏器受损,所以每个组别都搭配相关医生,能够迅速对患者进行基本分类。同时,我们对护理小组也做了细致的安排,让有ICU工作经验的护士护理危重症患者。医疗队还创下入驻武汉协和西院接管院区6天危重症零死亡率的纪录。

从各个细节保障医疗队员的身心健康

健康界:为避免医护人员感染,您采取了哪些措施?

许可慰我制定了严格的“四不”防护铁纪——防护用品不达标准不入病房;防护培训考核不过关不入病房;防护穿戴不合格不入病房;下班后各自隔离不串门。医护人员在进出隔离病房前“两两一组”互相监督、互相帮助,这样就避免遗漏微小的细节,降低院感风险。

健康界:在医疗层面,您作为医疗队负责人需要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许可慰: 在医疗方面,我主要负责统筹规划,如果患者的情况需要进行病区内讨论或者请后方会诊,我都会进行把控。另外,我们在武汉协和西院的领队还被邀请加入暂时医务处,我也是一个片区组长,除了负责对内病区的事务,还要督导北京医疗队等三个病区的医疗情况。

健康界:在统筹救治之外,如何牵头为医疗队队员提供后勤保障?

许可慰:刚来时交通非常不便利,医疗队驻地酒店离医院大概有30多公里,由于封路、司机对路线不熟悉,一开始我们去趟医院可能就要花50分钟,这样一来一回,再加上穿脱防护服的时间,每天工作的实际耗时接近10个小时。

作为队长我要不断协调,想办法把班车安排好,让我们的队员不用下了夜班坐班车还要等好久。我们还让一些轮休医生组成一个互助驾车小组,如果出现特殊情况,他们可以紧急支援。

我们刚来时,物资也比较紧缺,行业里下夜班的同事连口热汤都没有,后来我们很快就准备好热粥、热面。作为队长及时发现运行中的问题,及时帮他们解决。 

健康界:医疗队员现在状态如何,进入轮休状态了吗?

许可慰:来到这里大概十四五天后,国家卫生健康委安排了部分广西医疗队的队员加到我们团队,这样我们的队员能够适当休息,基本可以保证一个星期休息两天。

我们不采取整体调休的方式,因为我们的这些病人需要连续性看护,如果整体下撤会造成诊疗的不连贯,接管也不方便。

健康界:在一线的医护人员长期奋战会承受巨大的心理压力,怎样帮他们缓解?

许可慰:我们已经在武汉一个月了,下了班基本就在自己的房间里,长时间独处或多或少会产生一些心理上问题。队伍中正好有一位神经心理学的医生,在他日常轮值之外,如果队员需要倾诉就可以找他帮忙。我觉得倾诉是一种方式。

另外,组织制度的完善对他们来说也是最大的安慰。我成立了党群小组,在原来党小组的基础上加入了非党员成员,他们可以在小组内展开更加细致的沟通。此外,还可以在遵守疫情管控的前提下,开展一些集体活动,比如跳广播体操或跳绳等锻炼活动。对于医护人员来说,增强体能同样重要。

部分医疗队员合影

如果规培生和临床研究生来一线……

健康界:您曾提出,应该为医学生提供上一线的机会,医学生在一线能学习哪些内容?他们经验欠缺,是否会增加感染风险?

许可慰:我指的医学生主要是规培生和临床研究生,因为他们在经过本科5年的基本学习后,他们不单要接受技能的培训,还需要接受医者奉献精神的传承。

在抗疫救援期间,医学生可以和他们的老师以及我们这些医生一起在前线战斗,我觉得这对他们来说将会是一场很罕见的经历。他们可以看看我们是如何面对这种紧急事件;如何完成多学科协作;如何在科学合理的防护下诊查患者;如何给予病人心理疏导和人文关怀,这些是他们平时学不到的。

另外,穿脱防护服的规范操作是可以短时间内培训完成的,绝大多数援鄂的医护人员也只是在上岗前参加多次培训。作为一个已经实习过的医学生,他们应该有这个能力接受同样的培训。

你为病人好 他一定能感受到

健康界:不少人表示这段时间医患关系迅速回暖,对此您有什么感受?

许可慰:其实我已经当医生20多年了,你为病人好,病人都能感受到。我觉得医护人员只要尽本分,用心用情做好工作,医患关系肯定是融洽的。

在病房里,我要看望所有病人并和他们握手,不是领导慰问式握手,而是要让他们感受到温度。在疫情期间,我们去床边诊查病人,病人感受不到这种温暖吗?病人不知道病毒的可怕吗?日常行医也是如此, 

前段时间确实出现了不良的伤医事件,通过这次疫情后,我希望融洽的医患关系可以形成常态,而不是好了伤疤忘了痛。我觉得社会应该形成一种良好的氛围,同时也需要媒体把这种理念宣传好。 

许可慰诊查患者并与患者进行交流

截至3月6日,许可慰带队的医疗队负责的病区累计收治患者78人,出院21人。他表示,经过这一个月的救护,不少重症患者的病情明显转轻,医疗队的成员正在想办法让患者适当活动,比如他们购买了一批弹力乒乓球训练器,带着患者打乒乓球。

为了给患者带来精神鼓舞,医疗队员还制作创意“加油卡片”,其中一张写着“等你好了,我们一起去吃热干面!”

这一天指日可待。

本文为健康界原创,任何机构或个人未经授权均不得转载和使用,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打赏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