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版“张文宏”:追求事实才是唯一标准

2020
03/10

+
分享
评论
黄子江(编译) / 健康界
A-
A+
寻找新的病原体已经成为他的职业病。

安东尼·福西(Anthony S. Fauci)博士是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NIAID)所长,也是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DC)的顶级传染病专家。

最近,他频频在美国电视节目上露脸,成为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期间最为大众熟知的面孔。其中,他与特朗普总统发生的一次“争论”,更是让他“一战成名”。

安东尼·福西(图片来源:NIAID网站)

“最快也得一年!”

3月2日,特朗普在同10家制药和生物技术公司高管举行的简报会上,敦促大家在“几个月”内开发出新冠肺炎疫苗。福西多次据理力争,表示疫苗研发至少需要一年到一年半的时间。然而特朗普对他的话不屑一顾,还说自己听过只需几个月时间的说法。面对此情此景,福西再次提醒,不论进度多快,最快也要一年。

这已经不是福西第一次“怼”特朗普了。今年2月初,在新罕布什尔州的一次竞选集会上,特朗普谈到新冠病毒时说:“到了4月,理论上当气温高一点时,病毒就会奇迹般消失。”福西没有否认这种可能性,但更为严谨地补充道,或许能如总统所愿,但面对一种新病毒引起的疾病,目前没有证据支持这一判断。

弗罗里达州众议员唐娜·莎拉(Donna E.Shallaa)在克林顿政府时期领导着美国卫生和公共服务部(Department of Health and Human Services),她说:“我认为福西自始至终都扮演着一个理性的角色,为大众传达准确而清晰的科学知识。当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来临时,只有科学家和医生才是最值得信赖的人。”

“您是有分身吗?”

3月8日,福西先后出现在至少两档电视新闻节目中。他警告说,随着病毒的传播,可能会考虑采取更严格的措施隔离新冠肺炎的感染者。他还向老年群体和有潜在健康风险的人们喊话,建议他们避免乘坐邮轮、航班和参加大型集会。

几周以来,福西与立法者、研究人员、卫生官员和媒体记者不厌其烦地交谈,他的权威身份让其成为当下美国最炙手可热的访谈嘉宾。在最近一次国会小组委员会听证会上,一位代表甚至问道:“福西博士,您是有分身吗?感觉最近您似乎无处不在。”还有位医生则建议福西把柠檬、蜂蜜和波旁威士忌一起冲调饮用,能缓解嗓音沙哑的症状。

福奇之所以成为大众公认的疫情“解说员”,有一部分原因是其他科学家不是很愿意成为新闻媒体关注的焦点。当然也有人仗义执言,但被特朗普指责“夸大了病毒的威胁”。但每当记者给福西打电话咨询时,他都主动回了电话。

“不想炫耀自己的知识”

现年79岁的福西一直站在抗击病毒的一线。他曾说过,公众需要可靠、易懂的医疗信息,尤其是在重大危机期间。因此,他“不想炫耀自己的知识”,而是要用严谨的分析为大家提供更好的公共指南。

以福西的经验来看,他真的有资格“炫耀”。作为美国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福西自1984年以来连任了6届,他曾带领联邦政府抗击过各种病毒:HIV、SARS、猪流感、MERS、埃博拉……新冠病毒是战绩赫赫的他所面临的最新挑战。

他曾直面炭疽病毒的威胁。2001年,当炭疽病毒被邮寄给南达科他州参议员汤姆·达施勒(Tom Daschle)时,他就向布什政府指出:“这就像一个高效的生物恐怖分子,是种相当可怕的物质,人们会在没有直接接触的情况下感染它。”

他还是美国总统艾滋病紧急救援计划(President’s Emergency Plan for AIDS Relief)的总设计师,该计划于2003年由美国总统小布什(George W.Bush)发起,为期5年,旨在全球范围内抗击艾滋病。

寻找新的病原体已经成为他的职业病。当武汉发生不明原因肺炎病例见诸报端时,他的脑中立刻拉响了警报。

“现在就开始研制疫苗”

事后来看,福西的预判惊人的准确。“在知道它是冠状病毒之前,我就说过它看起来像是之前的SARS。”在确认是新型冠状病毒后,福西就召集高层开会,指示“现在就开始研制疫苗”。到了1月30日,福西向当局建议:暂时禁止从传染病中心旅行者入境,可以为制定预防和检测措施争取到一些时间。第二天,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长亚历克斯·阿扎(Alex Azar)对外公布了这一禁令。

尽管福西看起来很镇定,但新的冠状病毒让他担心,特别是它在西雅图传播的威力如此迅猛。他直言,虽然仍有可能阻止这种疾病,但缺乏检测能力是一个巨大的障碍。此前,CDC发给各州的试剂盒存在缺陷,花了数周时间才完成更换。而美国食品药物监督管理局(FDA)的严格规定,也阻碍了外部实验室进行核酸检测的进程。

在前CDC主任费和平(Thomas Frieden)看来,福西是一位公正的同事。2014年抗击埃博拉疫情期间,两名护士因为治疗一名前往美国的患者而被感染。这让特区政府饱受批评,但福西没有附和这些言论。“如果我们做错了什么,他会直白地指出。当我们受到不公平的攻击时,他会为我们辩护。我想这就是他如此受人尊敬的原因。”费和平说道。

“我不担心自己”

在艾滋病最开始流行的那几年里,美国政府及其卫生机构经常成为公众批评的对象,理由是对潜在的治疗方法不作为,投入的研究和医疗资金不充足。

1988年,艾滋病激进分子在福西的研究所外示威,要求尝试实验性药物。福西则邀请他们进入了办公室,这让时任领导大吃一惊。最终他选择与这些激进分子合作,在不影响临床试验的前提下,开发新的方法,扩大试用范围。后来,这种方法也被应用到其他疾病的研究当中。莎拉说:“世界级的科学家有很多,但福西有自己的一套方法:他强大的沟通能力、高度的正义感和对政治保持的合理距离。”福西是收入最高的联邦雇员之一,年收入约40万美元,超过副总统或最高法院首席法官。

福西承认,他这个年龄是感染新冠病毒风险最高的人群。但这并没有让他放慢脚步——他每晚只睡5个小时,大部分清醒的时间都在工作,经常会看到他穿梭于办公室、国会大厦和白宫之间。

“我不担心自己,”他说,“我在意的是我要做的工作。”

参考资料:

  1. 1. The New York Times: Not His First Epidemic: Dr. Anthony Fauci Sticks to the Facts

  2. 2. The New York Times: Inside Trump Administration, Debate Raged Over What to Tell Public

本文为健康界原创,任何机构或个人未经授权均不得转载和使用,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打赏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