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现在,哪个国家对中国的疫情输入风险最大

2020
03/06

+
分享
评论
环环 / 环球时报
A-
A+
虽然中国疫情防控效果逐渐彰显,但海外不断拉响新的警报,让中国面临的境外疫情输入风险成为需要迫切对待的问题。

据世界卫生组织3月5日发布的数据,截至欧洲中部时间3月5日23时,全球累计确诊新冠肺炎98067例,死亡3281例。中国境外共78个国家累计确诊17637例。

中国疫情防控效果逐渐彰显,海外却不断拉响新的警报,这让中国面临的境外疫情输入风险成为一个需要迫切对待的问题。

统计显示,截至3月4日零时,全国海关共发现入境有症状旅客6728人,其中疑似病例779例,新冠病毒核酸检测呈阳性75例。境外输入风险有多大?主要来自哪里?《环球时报》记者就此进行了调查。

他们选择关了店铺,从遥远的亚平宁辗转回国

“意大利歌照唱,舞照跳,但华人却吓坏了。”据了解,意大利全国有超过20万华人,大部分来自浙江丽水和温州,他们在意大利开服装厂,或经营餐厅、酒吧等服务业,李娜就是其中之一。她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她认识的意大利浙江人因疫情已回国的还不多,“但打算回国或已经订了机票的挺多的”。她说,这是因为意大利疫情蔓延很快,但该国的政策却和华人的防护意识存在矛盾。

据国家卫健委通报,截至3月4日24时,累计报告境外输入确诊病例20例,其中浙江的境外输入病例占一半。3月1日、2日两天,浙江有8例境外输入病例确诊。他们均为意大利返乡人士,目的地指向同一个地方——被称为“华侨之乡”的浙江丽水市青田县。5日,浙江湖州发布信息称,新增2例意大利输入病例。

李娜居住的城市离意大利第一例确诊病例所在地仅20公里。“一开始当地十分紧张,可是没过两天气氛就变了。我觉得这和当地政府的宣传有关。当初中国疫情最严重时,意大利也很紧张,每天都更新确诊数字什么的,但轮到自己时却又放松了。现在意大利很多老百姓觉得这就是普通流感。”

“我家开的酒吧已关门十多天了。”李娜说,现在意大利华人普遍比较紧张,很多人关掉了店铺,但一转头看到意政府和社会的措施力度却不大,他们心里着急,一些人选择回国是情理之中。

不过,浙江多地已开始对归国华人华侨进行严格管理。李娜虽然暂时没有回国计划,但也收到了家乡温州市文成县的通知,要求如果回国需提前进行健康申报,且入境后需要集中隔离。她说,文成县的侨联和防控领导小组还向各国文成籍的华侨发了通知文件,提醒他们在海外和回国路上的注意事项。

温州隔壁的丽水也没放松。该市青田县政府人员告诉《环球时报》记者,这几天,他们不仅派专人到上海、杭州、温州三地机场“严阵以待”,还以免费专车或社会竞价方式,直接将青田籍归侨接回集中隔离地,以减少从入境口岸至隔离点之间的接触,做到“全程精控”。青田县将对所有海外返青人员,不论从哪个国家来,均采取与原国内疫区回青人员相同的措施——统一送至县内医学观察点集中观察14天。

该政府人员介绍说,目前该县医学观察点中已有从意大利、西班牙回来的华侨。青田各个街道和乡镇的管控也在加大力度,在必要出入口设置健康监测点,24小时值守。健康监测点会对“生面孔”“提行李”的人员加强询问。此外,青田还重点发动意大利侨团,使其分区域和区块了解相关情况。

上海浦东机场青田服务组的一名工作人员对记者说,他们从2月29日起就驻守在上海,最初接到的多是意大利侨胞,3月3日起,从意抵沪人员在上海统一就地隔离,这两天他们送回青田的还有来自西班牙、德国、瑞士等国的侨胞。

要不要离开,伊韩日华人情形大不同

和意大利一样令人担心的是伊朗,早在2月26日,宁夏就发现一例伊朗输入病例。3月5日,甘肃新增11例伊朗输入确诊病例,上海新增一例。

张明(化名)是3月4日乘中国包机回国的中国人之一。他对《环球时报》记者说,他在伊朗疫情重灾区库姆学习和生活,随着越来越多的死亡病例公布出来,他愈发忐忑不安,最担心伊朗的医疗水平和医疗设施跟不上。“伊朗人的生活习惯以及个人防护意识也让我担心。国内的父母一直催我回来。我周围的同学,除特殊原因外,都归心似箭。”

张明说,在伊朗,口罩价格飞速上涨,一只N95口罩的价格几乎相当于伊朗人一个工作日的收入。由于伊中之间暂停直飞航班,从伊朗回到中国需要转机,通常选择的路线是借道俄罗斯或泰国。“如果转机到这两个国家遇到比较严格的入境措施,那就更麻烦了。”他说。

目前包括张明在内的第一批坐包机的中国人共140余名,都在兰州进行隔离。“登上中国包机的那一刻,我心里感慨万千:终于安全了。现在在隔离期住的是单人间的公寓,吃住都很好……心里真是完全放松。”张明说。

在另一个疫情比较严重的国家韩国,当地华人告诉《环球时报》记者,韩国对疫情的重视程度不够,但他暂时没有回国打算,因为回国即失业。他说,受疫情影响,工作岗位减少,外国人往往成为第一批被辞退的对象,这些人可能会考虑离开韩国回国。

崔女士一家生活在首尔,她对记者说,首尔的情况不像大邱那么严重,所以很多人不重视,政府呼吁民众减少聚集,但效果不佳。“年轻人还好,主要是家里老人孩子抵抗力弱。”她打算再观望一阵子,实在不行,就辞职回国避一避。

据了解,在韩国确实有一些中国人想回国,包括中资企业员工、在韩直播卖东西的中国人等。目前,从韩国返回国内的人员均要接受为期14天的隔离。而烟台、大连、延吉、青岛等重点城市一早就采取了针对性举措。

至于日本,其防疫举措近来引来当地华人吐槽。东京的上班族李想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日本对于新冠肺炎的共鸣不强,政府、媒体和民众起初都不重视,像是“别国的事情”。随着疫情愈发严峻,各大公司开始实施错峰上班、在家办公等措施,“但出手太晚了”。她很担心,但因有工作,无法做出辞职回国的决定。

没工作的学生党也无法轻易回国。姜姜就读于大阪一所语言学校,在她发给记者的照片当中可以看到,当地闹市区还有很多人不戴口罩。报道里说大阪目前的感染人数有17人,她对此表示怀疑。姜姜说,很多中国留学生想回国,但眼下日本的政策一天一变,万一无法入境日本,之前交的学费就打了水漂。

富山县卫生研究所所长大石和德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总的来看,和伊朗不同,近期在日华人绝大多数不会回国。有回国意愿的是短期滞留者,这批人之前已经由使馆安排包机接回。日本下周开始对中国全境入境人员强制隔离,中国也对来自日本的旅客采取了防疫限制措施,加上这段时间往来中日的人员、航班明显减少,整体情况可控。

法、美等国,疫情潜在风险难估量

在欧美国家中,法国、德国、西班牙、美国被认为是近期疫情加重比较明显的国家。以法国为例,在法居住的福建商人曹华钦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他感觉法国接下来疫情肯定会严重,因为当地的防控措施不到位,“主要是法国的国情没法做到比较严格的社会阻隔”。

“据我了解,法国华人因为疫情想回国的不是很多。在这里的华人也很警惕,很多人买好了三个月的米粮、水和日用品,尽量不出门。”曹华钦说,“法国的医疗水平整体十分发达,且目前死亡病例都只是患有其他疾病的老年人,华人对一旦患病可以治愈比较有信心,因此还没有出现像意大利那样的情况。”

曹华钦表示,近期法国华人因其他事务回国的也不多,因为疫情暴发以来,大部分人已取消不是非常必要的行程。据他了解,中国驻法国使馆和中国各省市的侨界都全面细致地做工作,通知了当地华侨在海外和回国的注意事项。他自己就接到了福建侨联的通知。另据法国驻华大使馆此前向《环球时报》记者透露,许多法国企业和商务人士也因疫情推迟了赴华行程。

《环球时报》记者联系在美华人,包括4日进入紧急状态的加州地区资深媒体人,了解的情况大同小异。他们均表示未听说有人打算近期回国,因为很多航班已取消,也担心飞行过程中被感染。

但美国国内的疫情发展值得持续关注。截至《环球时报》记者发稿时,美国新冠病毒的确诊患者已超过150例,由于大量舆论质疑美国联邦疾控机构的检测力度和范围,不少学者怀疑真正感染人数远大于已公布的数字。

加州是全美第三个宣布进入紧急状态的州。在洛杉矶某大型医院工作的吴先生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感叹道,“美国人依然觉得新冠病毒和流感差不多,最紧张的都是华人”。他认为,美国的新冠病毒核酸检测能力受到限制,一方面是检测工具不足,另一方面是检测费用高昂,很多人不愿意进行检测。吴先生和美国当地医生、公共卫生专家交流发现,美国人普遍认为加州疫情大规模暴发的风险不大。以洛杉矶为例,其城市布局松散,开车出行者多,和北京相比,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更远。

耶鲁大学全球健康政策与经济学助理教授陈希对《环球时报》记者说,随着多国进入社区传播阶段,简单通过旅客来源来判断风险大小的做法已经失效。此前美国对中国的旅行禁令起到一定作用,因为当时的传播是一对多,现在则是多对多。比如已经感染的意大利人可能在另一个国家感染了他人,后者再旅行至世界各地。

据美国《纽约时报》5日报道,美国确诊病例中,有43人来自“钻石公主”号邮轮,15人有中国旅行史,11人有意大利旅行史,2人有埃及旅行史,有韩国或伊朗旅行史的各一人。

专家:在入境关卡处快速识别风险很关键

北京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副院长王培玉5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说,除上述国家外,根据与中国间的航班数量和该国的疫情,还有一些国家需要更多注意,比如中东地区的科威特、巴林,亚洲的泰国、柬埔寨以及欧洲部分国家。

飞友科技向《环球时报》提供的《COVID-19疫情重点国家及与中国内地通航情况表》显示,3月3日零时之前的24个小时内,有32个国家共计420个航班往返于中国与海外。在重点监测的疫情比较严重的国家中,中韩往返执行的航班为85架次,执行率已经下降到23.10%。中国同伊朗的往返航班只有2架次。中国与日本执飞了57架次。中国与美国执飞17个往返航班。其他与中国航班往返比较多的国家是泰国,监测时段内当天有83架次的航班执飞,柬埔寨为41架次,马来西亚为19架次。

根据另一份数据,2月25日至3月3日,自韩国到达中国航班数量最多的是北京、青岛、上海、沈阳、延吉等地的机场,从日本到达中国的航班数排在前面的是上海、北京、广州、大连等,美国则是上海、北京、沈阳排前。

《环球时报》记者从国内多个机场获得的相关文件中,均强调加强自境外疫情严重国家(地区)乘机入境人员的管理工作。厦门机场要求所有航空公司在入境航班落地签,务必收集、询问、排查所有乘客14天内是否存在日、韩、伊、意及新加坡逗留或旅居史。浙江各机场也要求航空公司对于日、韩、伊、意四国通过中转联程机票入境的人员,需提前将名单告知目的地机场。从目前的数据看,国际中转城市值得特别注意,近期输入的意大利病例就是经巴黎戴高乐机场或莫斯科机场进入中国的。

在王培玉看来,防治输入性病例的方法主要有两种,一是入境时进行严格体温检测和旅游史调查、登记,二是呼吁公民减少前往疫情多发和风险较大的国家。陈希认为,中国眼下是几线作战,针对外来输入并没有特别有效的管控方式。“中国是一个非常全球化的经济体,不可能通过禁止大量旅客入境来达到防控目的。现在最重要的是在入境的关卡处快速识别风险,政府也可以考虑在主要的航空港附近征用一些设施,方便有风险的旅客隔离。”

本文转载自其他网站,不代表健康界观点和立场。如有内容和图片的著作权异议,请及时联系我们(邮箱:guikequan@hmkx.cn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打赏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