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铁山:“疫”数说话,医院的数据生产与数据治理

2020
03/06

+
分享
评论
张铁山 / 健康界研究院
A-
A+
在医院信息化建设中,对数据结果的质疑要变成对今日结果产生的溯源,由停下来的责备变成改善和治理的行动。从规划设计源头把关,从业务流程再造着手,从信息系统规范重构落地。

新冠疫情防控,感人至深的逆行者,平凡的普通人,国家的力量,民族的精神时刻振奋鼓舞着我们。作为信息化建设者,我还受到一个专业领域的启发,那就是数字以及数字的呈现。疫情发布的每一个数字都牵动着亿万人的心,每一个数据背后都是一个个同胞,一个个生命。疫情的数字变化呈现的趋势,直观地展示着防控的效果,治愈率、死亡率、增长率等等曲线让我们牵挂着每一个生命的健康,牵挂着每一位医务人员的安全,也默默感谢着每一个人在防疫中的贡献。新闻媒体从传播学角度提炼的大大的“0”字,以艺术化,精心设计展示的每日新增的数字,从视觉上冲击着人们,振奋着人们,警示着人们。

从信息技术和产业思考,这些无声的数字,是信息化时代最炫、最直接的体现。各种艺术化的大数据呈现模式是信息化时代最美的IT。数据,大数据,是信息时代的产品。就像农业时代的谷物,工业、电器时代的机器生产的各种物品。同样,医院信息化管理的初衷也是是获得数据,获得医院运行管理、质量管理等各种数据。

随着医院信息化的不断深入,虽然系统的集成度仍有待提高,但数据呈现,数据共享已经有很大进步。今天,医院的绩效考核,可以依据医院信息化产生的数据;医疗质量的评价,可以依据医院电子病历记录的电子化数据;医疗保险管理,可以依据医院财务收费系统产生的数据,凭借“大数据”核查;医院内部也建立了诸多的BI系统,数据分析系统,大数据分析平台、科研数据挖掘系统,医疗机构的财务数据、电子病历数据,门诊住院患者信息等数据也比较广泛地被区域级的信息平台集成和共享。

当数据被集中,被呈现出来的时候,人们有些失望地发现,数据是不准确的,不好用的,数据杂质很多,数据错误很多,存在很多垃圾数据。人们开始质疑信息化产品是有问题的,信息标准缺失,信息系统孤岛,等等。其实换个角度看,这何尝不是一种“进步”,数据毕竟是从无到有了,数据从分散到集中了,数据的真实面目呈现在我们面前了。也许,我们需要做的不是质疑、指责和抱怨,我们要历史地看待这个行业的发展阶段,既不能妄自菲薄,也不能揠苗助长,更不能轻易否定过去建设的成绩。

面对信息化沉淀下的数据,和今天的“数据果实”,我们要反思,在现有的信息化建设中有多少顶层设计,在当初出发的时候就关照过今天的结果;有多少信息化应用经历过细致又谨慎的评估,尤其是从管理需求到数据需求,到产品设计,到应用规范、标准落地全流程的信息和数据质量控制。每个农民都知道精心照顾庄稼,才可能获得粮食的丰收。同样,数据的生产也要经历春种秋收,没有耕耘哪有收获,数据的质量也需要不断的治理完善。

思考之后,我们需要行动与合作。对信息化的建设,很多时候关注点聚焦在建设上,而忽视了应用和治理。信息化产品就像手机、汽车生成线、农业收割机一样,是人们行动的工具,建设固然重要,应用才是目标。使用才能带来生产效益,才能生产出数据。数据生产也只是我们每个行动元素的数字化镜像,每个事物在时间和空间流转的数字化历史。数据治理既要治理数据生成的工具,也要治理数据生产的业务流程,而这种治理产生的结果不仅仅是准确好用的数据,更是规范、标准的行为,精细化协作场景。因此,在医院信息化建设中,对数据结果的质疑要变成对今日结果产生的溯源,由停下来的责备变成改善和治理的行动。从规划设计源头把关,从业务流程再造着手,从信息系统规范重构落地。

医院信息规划设计要上升到医院战略管理层面

顶层设计、分步实施是系统工程的原则,但是战略高度,工作方法和能力是严重不足的。被说的越多,强调的越多的事情,有些时候就越是不足的,尤其是能力不足,方法缺失。

从规划设计角度完善数据生产和治理,首要出发点是事业目标和管理流程规划设计。管理流程的优化必然带来信息流程的优化,但信息系统的优化不能必然带来管理流程的优化。同样没有面向事业发展目标的管理流程规划设计,直接切入的信息化规划设计就是“半路出家”。因此要建立信息化规划设计管理先行的理念,信息化在医院内部更倾向于管理,是实现管理目标,优化系统效率,提高系统整体效能的手段。

规划设计路径上,要把医院事业目标转化为管理方法、路径、机制、资源保障等。然后将人的行动根据规则和规范要求转换为角色和动作,角色和动作间根据业务流程设定交互关系。最后再将角色和行为对应到信息化项目和产品中,明确信息系统中的角色和信息生产行为,数据生成的标准和数据流转、交互的信息方案。

信息技术架构师等工程设计人员,再将以上各项内容抽象转换为代码层面、数据库层面和基础设施与安全层面的工程设计。只有从业务目标逐层沉淀下来的规划设计,才能保证数据生产的结果不偏离业务目标。在具体每个信息工程实施的环节,哪怕是一个小的需求变更,也要嵌套这种设计流程,以保障工程设计与生产目标一致性。因此,改善医院信息化数据生产和治理,顶层设计要上升到医院战略管理层面规划设计,而不能仅仅作为工程技术设计。

业务流程再造以保证系统应用符合规划设计

任何一项技术引入生产环节,都会重塑生产关系。从石器时代到金属时代,从手工工具到蒸汽、电器化工业时代,从工业时代到信息化时代,科技革命塑造和改变着人类的生产生活方式,改变着人们的交往方式。医院信息化不是复制既有的业务流程,每一个信息化的介入都会或多或少,甚至颠覆性地重塑既有的业务流程和生产方式。旧的生产方式使用新的生产技术一定会影响产品的质量。不变的医院业务流程,结合到信息化产品中自然会生产出用户不满意的数据。

工业社会的纪律性,信息社会的精细化和规范化是对人们行为和品格的重塑,使用信息产品的随意性,角色错位,时间差异,过程与结果的分离等等都会导致数据生产质量受影响。业务流程的信息化之后,会因为信息的交互,消除一些传统的角色,新增一些新的角色。当这些角色不到位,流程变化不到位的时候,数据生产的扭曲和错位是不可避免的,数据质量可想而知。

当然,即使适应总体规划,进行流程再造,在新旧转换的过程中也会产生一些磨合期的不良数据。磨合期长,不良质量数据积淀的就多,磨合期短就会少一些,这取决于医院规模大小,系统管理的效率和效能,流程变革的转换力量。“腾笼换鸟”的过程如何尽可能做到妥善细致,是十分具有挑战的。再造流程而贴合信息化应用,是改善数据质量的重要环节。

信息系统的重构是数据治理工程的匠心所在

医院信息系统作为一项基本建设,是数据治理的一个十分重要环节。系统重构保持系统的健康和灵活性,通过重构保持系统的韧性和战略目标适应性。

首先要面向医院管理战略目标,在信息产品布局上重构。这种重构要以“人”为核心,以“事”为驱动,以“物”为聚集,构建信息产品体系,从全要素着手设计基础数据、应用数据和交互数据。将所有的连接点都抽象为“信息资源”,覆盖全部资源布局产品。同时理清信息产品的功能边界,明确信息产品的角色功能,优化信息产品的集成交互方式。信息产品体系重构,功能不漏、不重、不产生歧义,数据才能完整、准确,清晰。

其次是每个信息产品自身的重构,在统一的规划下,每个信息产品要向专业功能灵活、完善,集成方式标准、规范的方向重构。医院信息产品从大而全、粗且不精,向小而专、精细而多能的方向重构。只有这样,数据的采集才能丰富,而与人、事、物贴合得紧密,数据才能更客观真实。最核心的是集成方式的治理和重构。

一体化产品,曾经是大家期望的信息化目标。随着行业的发展,一体化产品已经不符合现实,尤其是医疗行业自身不断变化,信息产品迭代频繁。纵然是一体化产品也要内部模块化,所以互联互通与集成的重构凸显重要性。集成的过程是直接面向信息治理、数据治理的一线战役,集成过程是在重构数据流向,是在数据标化处置,是在产品系统重构和产品重构基础上,系统性地导向管理战略目标的一次规模化行动,集成的深度、广度和细度,数据关联程度,在数据场景化体现上,才会一目了然,否则数据汇聚的场景就是残缺的。

除了这些方面,完善医院数据生产和数据治理外,还有一个十分重要,也需要关注的就是“数据艺术性呈现”。在数据质量更接近客观实际的时候,数据与美学和艺术结合,将是我们更高的需求。大数据不仅准确、有用,还要好看、直观、易懂。这是我们在完善数据生产和治理工作基础上,对数据未来的梦想和期待。

*作者张铁山:中日友好医院信息中心主任

本文转载自其他网站,不代表健康界观点和立场。如有内容和图片的著作权异议,请及时联系我们(邮箱:guikequan@hmkx.cn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打赏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