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连线 | 驰援医生史红阳:第一次来武汉,圆了心中的英雄梦

2020
03/09

+
分享
评论
张斯文 / 健康界
A-
A+
每天看着科室危重病人不断减少,出院人数不断增加,感觉疫情结束指日可待。

农历除夕,西安交通大学第二附属医院(下称交大二附院)呼吸科副主任医师史红阳瞒着家人,主动报名参加了医院支援武汉的医疗队,希望用自己的方式助力湖北早日战疫胜利。

2月2日,史红阳随陕西省第二批援武汉医疗队“出征”。特殊时期,与这座曾经向往的城市相见,心中满怀感慨的她,同时也感受到了出乎意料的温暖。

出发前,史红阳(右二)与同事们相互打气加油

医院里穿梭的笨重英雄

“这是我第一次来武汉,之前对武大的樱花早有耳闻,觉着这应该是个经济很繁华的都市。到了之后才发现街道很空旷,基本看不到行人和车辆。”说起对武汉的第一印象,史红阳直言“给人一种特别安静的感觉。”

安静不仅体现在武汉街头,在史红阳所在医疗队支援的武汉协和医院西院,原本人声鼎沸的地方,安静依旧是主旋律。

“协和西院是这次武汉市收治新冠肺炎患者的定点医院,但在医院大厅却基本看不到患者。”史红阳说,患者基本上都被救护车拉过来后,直接送进隔离病房了。

史红阳(左一)和同事在隔离病房查房

在这座安静的医院里,史红阳和医疗队的同事们每天都穿着笨重的隔离服工作着。“以前在医院里工作的时候,有患者主诉气短,我当时很难理解他的感受,现在我们每天戴着两层口罩,对于呼吸困难真是感同身受。”史红阳介绍,协和西院的医护人员每次进到隔离区,都要严格按照规定穿戴好隔离服。“一进去就是连续6个小时起,再加上穿脱隔离服、消毒的时间,一套流程下来,没有8、9个小时很难完成一天的工作。”

为了避免浪费隔离物资以及感染的发生,史红阳等在一线工作的医疗队员还要在进入隔离区之前几个小时,就禁食禁水。

除了体力上要承受挑战外,厚厚的隔离服给史红阳等医生带来的技术操作上的挑战难度也不小。

2月5日,到武汉后上第一个班的史红阳,在隔离病房见到了一位80多岁的老婆婆。老婆婆说着史红阳听不太懂的湖北方言,似乎是在喊着想让儿子来陪她。当隐约听到老人说想喝水后,史红阳拿起杯子为老人喂水。尽管是平时很简单的一些动作,但对于穿着隔离服的史红阳来说,操作起来却很艰难。

史红阳在照看患者

 “在穿着隔离衣和防护服的情况下,我们走路都不敢太大步,总是怕鞋套脚套掉了。别人说话也很难听清楚,必须大声说,或者近距离说,总之感觉很难完成平时很容易进行的动作。”史红阳说。

即便如此在厚重的装备下体力透支、行动不便,史红阳也和医疗队的队友们共同帮助病区患者闯过了一个又一个难关。

截至发稿前,在交大二附院医疗队支援的协和西院病区共收治了80余名患者,还有40余名患者在院接受治疗,除个别合并基础病的重症患者发生死亡外,其余患者均已出院。

 “我们收治的大部分是相对重症的患者,而且新冠肺炎本身康复周期就比较长,看到患者逐渐的好转、出院,就觉着再苦再累都值得。”史红阳说。

未来呼吸医生要全面地发展

2003年非典肆虐的时候,史红阳还是一名在读的硕士研究生。对于非典的印象,她还停留在“那个时候都在说大家尽量不要出去,不要去人员密集地。”

如今新冠肺炎来袭,作为一名呼吸科医生,史红阳却义无反顾地走上了战场。

史红阳(右)和同事准备进入病区开始工作

新冠病毒是一个比较新的病毒,虽说与SARS同源,但是还具有自己的特殊性,目前在治疗方面还没有特别好的药物和手段。在这段时间对新冠肺炎患者的救治过程中,史红阳也摸索出了一些“关窍”。比如,“在救治患者的过程中,心理疏导同样重要。”

在史红阳照看的病人中,一位女性给她留下的印象尤为深刻。这名患者家中多人发生感染,爱人刚刚过世,她和女儿如今都在医院接受治疗。 “对于很多重灾区患者来讲,疫情对他们的心理产生了很大影响,而心理健康也在一定程度上决定着治疗的成败。所以,我们不仅会关注患者的身体健康,还包括心理健康。”史红阳介绍说。

不久前,陕西省派出的第五批支援武汉医疗队集结了很多来自西安市精神卫生中心的医护人员,以及一些医院的身心科人员,希望能够在心理层面对患者进行疏导救治。

史红阳认为,除了聚焦患者的身心健康外,与互联网的结合,也是未来呼吸科医生要关注的一件事。

受疫情影响,线上问诊的模式逐渐丰富。“我们很多在后方的同事,他们有的还在居家隔离、没去医院上班,但是可以通过接听电话以及网上接诊,为患者提供诊疗帮助以及科普健康方面的基本知识。”史红阳认为,对于呼吸科医生来讲,经历此次疫情,应该意识到要更全面地发展自己,包括借力新兴的手段,为百姓健康保驾护航。

牵挂家庭的“不称职”母亲

 “妈妈,算起来已经有20多天没见到你了,我非常想你。得知你去支援武汉,我心里很舍不得,偷偷的留下了眼泪……”

不久前,史红阳收到了女儿写给她的信。

女儿写给史红阳的信

谈起女儿与家庭,史红阳有些哽咽。

“看到单位群里的信息,说要支援武汉的时候,我没有和家里人商量就报了名。当他们得知后,没有责怪我,有的只是对我的支持和对安全的担忧。”史红阳说,因为工作关系,她在孩子的成长中,对孩子的照顾一直有所欠缺。她随医疗队到武汉后,11岁的女儿就被姑姑接到家中照顾。“很感谢家人对我的支持和理解,希望这段时间孩子能够认真完成作业,同时帮助姑姑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家务。”

让史红阳感动的除了家人外,还有支援前线以来遇到的患者以及不同岗位的逆行者。史红阳说,“我们病区的这些患者,大部分人的心态都是积极的,很配合治疗。当他们知道我们是从陕西远道而来的时候,不停地对我们表示感谢。还有,我们驻地酒店的服务人员,尽心尽力的为我们提供后勤保障,让我们吃好住好。”

前些天,史红阳所在病区收治了一位60岁的危重患者,经过组里医护人员的精心救治,目前患者的精神状态以及身体情况都比原来有了明显好转。“我当前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我的患者能够尽快恢复健康。同时希望疫情尽快结束,大家就都可以恢复正常生活了。”史红阳告诉健康界。

3月2日,史红阳支援武汉正好一个月。她当天在朋友圈中写道:“自从到武汉以来,好像都不知道每天是周几,只记得自己什么班。这段时间有很多值得高兴的事情,比如患者出院时饱含感激的短信,每天看着科室危重病人不断减少,出院人数不断增加,感觉疫情结束指日可待。”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英雄梦。史红阳说,她这次来武汉,就是来圆自己心中之梦的。

本文为健康界原创,任何机构或个人未经授权均不得转载和使用,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打赏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